毒教材的问题,该到了必须要认真解决的时候了


  人教版教材教辅和大量儿童读物,已经被网友揭露出荼毒少年儿童,教唆少年儿童犯罪,侮辱五星红旗,美化帝国主义,为小日本侵略者涂脂抹粉等等大量的问题,可是只有人教版教材教辅有问题吗?当然不是。这些年,有问题,而且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的,还真不少。

  一,人教版教材暴露出侵华日军的战机图案以后,有网友扒出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小学教辅封面上,也出现了侵华日军的战机图案,原来,他们是一丘之貉啊。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并未做出回应。怎么,紧张了,胆怯了,害怕了?敢做不敢当了?

  二,有个叫曹文轩的主编的《大语文》教辅材料中,也出现大量“低俗”的内容,

  “姐儿生得漂漂的,两个奶子翘翘的,

  有心上去摸一把,心里有点跳跳的。……”

  这是些什么玩意,居然出现在《大语文》教辅材料中。

  这段文字虽不是出自曹文轩之手,而是出自汪曾祺的《受戒》一文,但曹文轩把它编入教辅教材,用心之毒之恶,一样昭然若揭。

  有人认为,这种成人小说用在少儿读物不合适,难道说用在成人读物就合适吗?我认为一样不合适。对于成年人,它同样是一种心理暗示,同样是一种教唆犯罪。是的,这些内容出自汪曾祺之手,汪曾祺可是挂着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名头的,那又怎么样?名头再大,写出的东西有毒就是有毒,有毒就应该毫不留情地否定批判。

  这曹文轩何许人也?曹文轩的名头可多了,他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同时还担任很多小学语文教材编写组的主要成员。头衔很多,那又怎么样,头衔越多,如果心术不正,没有别的,只能说明他的危害越大。

  三,有网友还扒出,曹文轩主编的《七色花》中还出现了女孩吃“罂粟籽”面包的情节。《七色花》(童话)是苏联作家瓦·卡达耶夫的作品。《七色花》中“罂粟籽”情节在译本里是这样表述的:……给妈妈买了两个带罂粟籽的面包圈……

  这是要干什么?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要教唆我们的孩子们吸毒染毒是什么?其用心何其毒也啊。

  四,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练习册里,居然把美化日寇侵略的照片,标注为雷锋做好事。

  把美化小日本侵略者的照片,标注为雷锋做好事,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亵渎雷锋,侮辱雷锋,侮辱人民共和国几代人敬仰学习的国家英雄是什么?

  从人教社毒教材,到广电出版社用小日本侵华战机作小学教材封面,到曹文轩主编的《大语文》教辅材料中涉黄内容,到曹文轩主编的《七色花》中女孩吃“罂粟籽”,再到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把小日本侵略者,标注为雷锋做好事,人们可以看出,中国的教育文化出版等部门,已经被搞得乌烟瘴气,彻底颠覆了沦陷了。然而只有这些问题吗?显然不是。这些年,把《谁是最可爱的人》,《狼牙山五壮士》等等描写英雄人物的内容剔除课本,把美西方虚构出的自我美化的的故事《爱迪生救妈妈》《地震中的父与子》《华盛顿与樱桃树》等等塞进我们的课本,为美西方歌功颂德,可见教材去政治化去革命化西化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相信随着网友不断的揭露与曝光,越来越多的问题还将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人们不禁要问一声,今天这些毒教材的出笼,难道不是在公然地对我们的少年儿童的荼毒和摧残,难道不是在教唆少年儿童犯罪,难道不是对少年儿童的犯罪,难道不是对我们国家教育事业的严重破坏和犯罪,难道不是对我们国家培养接班人事业的犯罪,难道不是对我们国家和人民非常严重的犯罪?

  人们常说,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我们的教育是要为国家培养接班人的,可我们的这些出版社,出版社的编辑编审,出版社的领导人,利用教材教唆少年儿童犯罪,疯狂荼毒和摧残祖国的花朵,这些人该得有怎样的祸心,该得对我们国家有多大的仇恨,才会做出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啊。不是国家和人民的敌人,不是对社会主义有刻骨的仇恨,不是拿了美国小日本狗粮的汉奸第五纵队,能这么干吗?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只能说明,他们这是要毁掉我们的下一代,毁掉我们的未来,动摇我们的国之根基,毁掉我们的国之根基,颠覆我们的国家啊。

  事情暴露以后,体制内圈子内的一些人,纷纷跳了出来,叫嚷什么“不能网络暴力”啊,“不能上纲上线”啊,这能怪广大网民吗?他们不该被“上纲上线”吗?他们自己作恶了,还能怨义愤填膺的亿万网民“网络暴力”,“上纲上线”吗?

  先前,一个叫熊丙奇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跳了出来,用“审美角度”为毒教材辩护,现在又一个叫温儒敏人也跳将了出来。这个温儒敏来头可更大了,他是山东大学特聘人文社科一级教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部授予国家级高校教学名师,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人教版高中语文教科书主编。2003年起任人民教育出版社新课标高中语文教材执行主编。2007-2010年任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2007年至2020年任北大“国培”计划语文学科首席专家。2010年至2020年任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委员会委员。就是说,他作为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这些年中小学教材去政治化去革命化他应该有很大的功劳吧?但是这个温儒敏6月1日的回应只强调“语文教材中课文的选择经过多方层层把关、二三十轮审查”,这温儒敏的回应,根本不敢触及毒教材问题的实质,根本就是在避重就轻,避实就虚,根本就是狡辩,根本就是推卸责任。还别说“多方层层把关、二三十轮审查”,就是所谓的“三审三校”,也不该出这样的毒教材吧?

  如果事情真的如温儒敏所说,教材的“选择经过多方层层把关、二三十轮审查”,可教材仍然严重去政治化去革命化西化,那就严重了,说明这些教材的“把关”者,“审查”者,他们的屁股根本就坐歪了。

  今年3月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北京召开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伊力江·阿那依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浪涛等介绍了新疆有关情况。

  王浪涛通报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被告人,新疆毒教材策划者,新疆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以分裂国家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相关规定,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自治区党委常委会议审议,决定给予自治区教育厅原副厅长阿力木江·买买提明开除党籍处分;由自治区监察厅报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给予其行政开除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教育厅原副厅长阿力木江·买买提明,新疆教育出版社原社长阿布都热扎克·沙依木和塔依尔·那斯尔均被判处无期徒刑。

  有网传消息说:曹文轩因为作品选入语文教材后,名利双收,他的书编入教育部推荐阅读书目,从而使他每年的版权收入直接到千万元的顶级作家行列。还有网友扒出,曹文轩光是《大语文》的版权收入就高达几千万。这些年,国家参与教材教辅的编写出版的一干人等,应该一个个都赚的盆满钵满吧?本质上,人教版教材,曹文轩的《大语文》之类毒教材,与新疆毒教材并没有多少根本的区别。新疆毒教材策划者,新疆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等人,已经被国家没收了违法所得和个人全部财产,那么,这些年来,编辑出版了毒教材的一干人等,他们的犯罪所得,难道不应该同样被追缴吗?

  教育文化出版领域触目惊心的这些问题,是该到了必须要认真解决的时候了。解决这些问题,国家必须狠下决心,采取刮骨疗毒的断然措施,彻底换掉心术不正三观不正的这些人,重新启用一批有责任心有正义感的爱党爱国人士,否则,毒教材的问题是根治不了的。教材事关国家的未来,教材的制定,必须掌握在真正的共产党人的手里,必须掌握在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手里。决不能让那些“红皮白心”的西化派,继续染指我们的教材,祸害我们的下一代了。

  2022.6.3

  【文/宁可抗日死,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