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对汉语文学的破坏是全方位的(第二部分)

2022-08-02
作者: 颂明 来源: 红歌会网

  三

  由于汉字的独特魅力,汉语言文学具有了世界上其它任何语言文学都不具备的,独一无二的美学效应以及深邃感。由于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汉字本身就具有画面感,每一个汉字几乎都是一幅画;而且由于至少5000年以来沧桑变化所形成的历史沉淀,每一个汉字又都包含着一段故事,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加之汉字有四声的音调变化,用这种文字创造出来的文学作品就具有了音乐美、形象美、情感美和意蕴美的诸多审美特点。我都无须选用经典作品的例子,本人虽才疏学浅,即便以拙作为例也足以说明这一点了。比如前两天我和网友“王羲之家”开玩笑写的一首“梯式藏字诗”,这种形式美用其它任何文字也无法表达:

  牡丹唤作百花王

  香薰天子似羲皇

  汝须开佛之知见

  思君归家酒已凉

  再比如,同样是我与网友做游戏而写的一首“字谜诗”,用其它任何文字也无法翻译:

  颂明7月26日与网友游戏

  暮日落去起雾霭,

  东风报信人不来。

  两个小鬼躲伞下,

  古稀尚有大情怀。

  失之交臂太可惜。

  多经磨难早自立。

  吴侬软语吾去也,

  方圆之内有宝玉。

  我想能够看懂这首诗的人并不多。

  我还能够以我的小说《王梓和龚主》为例来说明问题。小说中一个主人公龚嘉琦是个残疾人,由于生存和自我保护的本能,他文化水平低却练就了一张不饶人的嘴。临时担任乡里的小学教师后念了很多白字。王梓的爸爸王劲松找他理论,他胡搅蛮缠却把王劲松说得哑口无言,最后还骂了王劲松一通,骂得厉害却不带脏字,如果再用河南方言读起来显得特别幽默而有韵味:

  龚老师得意地指着王劲松的背影:“俺看恁是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先天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来找爷的茬,恁还嫩点。爷爷俺教恁练刀,恁偏练剑,还上剑不练,恁练下剑(下贱)!金剑不练,恁练银剑(淫贱)!给恁剑仙恁不当,赐恁剑神恁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贱人)!真是的,何必呢?!”

  而通观莫言小说,大量使用欧化语言以显示高明,且故意不加句读而使用超长句,臃长拗口、隐晦艰涩,让人读起来大喘气,完全破坏了小说叙述语言简洁、准确、生动、富有生活气息、有节奏感的审美要求。除此之外,以莫言为代表的所谓“先锋小说”普遍使用“自创意像”而蕴含一些让人费解的“寓意”。他们自以为得计其实不过是一种发泄私愤的下作影射手法。更为卑劣的是,莫言故意以一些具有政治敏感性的词语作为人名来实现其对特定对象的恶毒诅咒的目的。

  莫言小说还充斥着大量不堪入目的性行为描写,有些简直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比起历史上的任何一部“淫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莫言龌龊文风的影响,一度导致了文坛的“写脏大赛”,作家、诗人纷纷效仿,各种“屎尿奶”诗文赶趟似地涌现,给社会尤其是青少年形成了巨大腐蚀。

  现在划重点:莫言小说的叙述语言大量使用不加句读的超长句以及充斥着色情、低俗描写,严重破坏了汉语言文学的纯洁性、规范性和美感,给汉语文学创作做出了极具负面性的示范,给社会尤其是青少年形成了巨大的腐蚀力。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