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华:当前文化现象漫谈

2023-12-07
作者: 董小华 来源: 昆仑策网

  目前有一种文化现象受到许多人的追捧,那就是伤痕文学。

  提到这种体裁的文学,有一个网友和我说:“我们家没吃过煤,但我可以把我父亲那时的经历讲给你听!三年大锅饭后期,大部分民众因饥饿而身体浮肿。当年夏天生产队种玉米,生产队干部也都知道村民饿久了,怕偷吃种子,都提前在种子里拌上了屎尿。可是种玉米的村民们一围上来,也顾不得屎尿的肮脏,抓起玉米就往嘴里塞,村干部先是围着村民打骂,后来一看制止不了了,也就由他去了!这就是我父亲所亲身经历的!能比莫言一家吃煤能强到哪里去?”

  由此可见,有些人对这段历史念念不忘,甚至怀有一种仇恨的心理对此刻骨铭心,所以才出现了伤痕文学。 其实许多问题应该一分为二的看,如果你通达情理,所关注的就会不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而从问题的另外一面看,天灾无情,一连三年,哪个国家摊上都会顶不住。所谓的人祸,你以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恶意而为之吗? 新中国刚刚建立八年,领导层没有取得建设社会主义的经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有挫折和错误难道不可原谅吗?

  新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人民生活不可能像坐直升飞机一样一步登天。虽然以今天的视角看,贫穷一直相伴我们的前辈到七十年代末。但是,你如果以当时人们的视角来看,相比于旧社会,生活不知好过多少倍。

  新中国走的路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进行艰辛的探索是必然的,而所遭遇坎坷也是必然的,领导层发生意见分歧也是必然的,这符合辨证法的常识。问题的关键是,没有老一辈的艰辛探索,哪有后来的改革开放?没有前人的试错,哪有后来的捷途?

  某些人在回避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初衷的前提下,对他们的失误念念不忘,如果他们出于保持清醒的目的也就罢了,如果他们的目的不纯,这种人才是最危险的。

  他们只把否定锁定在前三十年这一点上,因为他们从不吔吔蒋家王朝给中国人民所造成的危害。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不是出于一己之私,明明是性质不同,而这帮家伙总想给治个罪!这就是这伙人的恶毒之处!

  他们只喋喋不休的议论前三十年。与此同时,他们还拼命的往教科书里塞私货!在文学作品中作祟,崇尚邪银毒!这个问题如果不高度重视,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试想一下,如果教材不变,苏联就不会解体。所以这是一场意识形态争夺战,这些人的阴谋如果得逞,中国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的社会可想而知。

  文化的堕落才是真正的世风日下,想一想历史上的新生政权,几乎都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朝气蓬勃,气象清新。而到了晚期则乌烟瘴气,丑恶横生,民心弥散!因此一个励精图治的国家,不仅仅在经济上花大力气,还要在文化建设上扶正祛邪,匡扶正义,不让毒教材、邪书、银诗成为迷乱我们下一代的精神毒剂。

  莫言有一句名言:“我有一种偏见,我认为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是应该批判丑恶。”

  可问题是他实践了他的文学观了吗?他所批判的丑恶多数都查无实据。 对此莫粉掩饰道:“文学是可以夸大可以虚构的。”其实他的这个狡辩就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我对他说:“我虚构一下你家的糗事如何?你允许吗?凭良心说。”听到这番话,这位莫粉马上就开溜了。

  其实莫言也不吝肉麻之词赞美日本如何如何,而真正存在于现实的黑暗他却不想揭露,这种双重标准多少有点讽刺意味。

  事实上,莫言并不是不会赞美只会批判。莫言是把批判对准中国,把赞美献给东西洋。

  莫言不是标榜批判一切吗?反对和禁止歌颂吗?但莫言对自已的行径则放任自流,这也证明莫言伪道士的一面。

  他嘴上虽硬,心理却会很诚实,他在看中国时愤世嫉俗,看外国时却变成了乖宝宝。

  其实如果是在事实的基础之上的赞美和批评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有问题的是那些用虚假的叙事来进行的赞美和批评的文学。

  对于莫言的作品,我看过后觉得恶心,至于为什么? 有一位网友做了如下解释,他说: “大部分人是不能接受让自己不舒服的事物的,所以会选择逃避,真善美的追求中,真才是最难能可贵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一床锦被遮盖了的好。”

  这位网友的话说的很到位,我举双手赞成!不过莫言的作品真的是充满着真善美吗? 所谓的真体现在哪里?吃煤不是真。

  莫言虽然很会以偏概全,他把偷说成捡,但他总过不了这个坎。那就是,拿集体的东西就是偷,因为集体是大家的,你多吃多占还把这个事情说得高大上,这叫不要脸。

  莫言说他娘捡拾公家地里(麦收后散落地上的麦穗还未及时回收干净,并且还有人看管)麦穗挨打了,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她是没有经过生产队的允许就去拾,这是损害集体所有者全体社员的利益,这样的母亲也是伟大的吗?这就是莫言作品里的善吗?

  他娘为什么挨打?莫言能讲一讲吗?

  莫言的作品《丰乳肥臀》《蛙》《生死疲劳》《檀香刑》《枯河》等这些作品的人物形象在生活根本找不到相对应的人和事物。这种现实中不存在丑态假得不能再假。臆造出来的东西还用锦被遮吗?诺贝尔奖就是这位网友所言的锦被吧?我看只要揭开了这床锦被,就会发现,下面包藏的几乎都是假恶丑。

  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作品,莫言说他从来不说假话,他说他十岁不知道照像是怎么回事,结果莫言八岁就和他姐姐一起照过像,莫言说他八岁还没有衣服和裤子穿,结果莫言八岁照像穿的衣服和裤子还是挺好的,莫言说他挨饿吃不饱饭,还经常吃煤,但从莫言和他姐姐照的像片上看,莫言却长的白白胖胖,挨饿吃煤的小孩应该是骨瘦如柴才对。从莫言和他姐姐一起照像这件事情看,莫言文学作品里面假话连篇就再正常不过了。

  西方对莫言的作品评价是魔幻现实主义,面对大家对莫言魔幻文学作品的批评,有位莫粉为莫言开脱道: “看到目前不少的网上不少言论在批评甚至是中伤莫言,大有当年“大.革.命”之势… 但我认为作为一个作家,尤其是那个时代的作家,不媚权贵敢说真话,是值得称赞的!文学不止于赞美,直面真实,不忘过往,作品留给读者思考的东西,这就更加珍贵! 《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用更加荒诞的魔幻主义手法所揭露的美洲现实伤痛,被奉为经典,而这种题材在我们自己的作家身上出现时反而成了大逆不道,别有用心…我想刘慈欣在《三体》里之所以写人类把罗辑从奉为上帝,到踩入泥潭就是在揭露人类的本性罢…”

  我对这位莫粉说:“你清楚魔幻是什么意思吗?魔幻就是不真实,用不真实的内容写自己的母亲如何如何,这本身就是对他母亲为代表的那一代中国妇女的极大污辱。”

  莫粉说:“文学失去了批判性,就失去了灵魂。” 然而,批判与丑化绝对是两个概念,怎么能够相互混为一谈?

  莫言的成功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就源于他一直在《丰乳肥臀》中大篇幅的“问候”他的母亲,消费他的母亲,他用令人难以想像很独特的方式致敬他母亲。

  然而中国人的本性真的像莫言所写的那样不堪吗?莫言所揭露的他母亲一女多配为传宗的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吗?莫言说他姐姐们虽然都长的漂亮,但私生活混乱不堪,最后全部死掉了。关键是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回事吗?

  莫言说:“一个真正的作家创造了一个时代。”其实他的话已经本末倒置。

  借网友的话说就是: 作家永远不会创造一个时代,是时代造就了文学! 从莫言的这一个理念可以看的很清楚,他的作品都是虚构的,因为真正的作家反映的是时代的真实性,特别是事关自己本民族的负面素材,更应该严谨对待,而不应该捏造并且无限度的夸大。

  时代不是作家创造的,而是人民创造的,作家只是纸上谈兵,怎么能够创造时代?弄不好只能是歪曲和阻碍时代的发展。不过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到莫言的这一思想已经充分暴露了他的作品的本质就是虚构的,是脱离实际的随意编造,肆意夸大了负面的东西,抹黑了一个时代。

  有莫粉辩解到:“莫言实际上是为厎层人说话的,反而底层人不理解,我想起了夏瑜的不甘心。”

  对此我质问他:“底层的中国人民都是像莫言笔下人物那样污秽不堪吗?”

  莫言的作品的写作手法不是出于事实的判断,而是出于价值判断的动机。 就是说,他的这种价值判断相当的不靠谱,事情的本质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而他却运用他的“春秋笔法”把这种价值判断表现得淋漓尽致。

  所谓的“春秋笔法”是孔子整理《春秋》时用的一种手法,其特点是“寓褒贬于文笔之中”,也就是不直接表明自己的观点,却又从文笔中透露出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对于莫言的所谓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是这么评价的:

  “高密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很少的旅程能超越这些故事和历史进入一个这样的国度,那里驴子和猪的叫嚣淹没了人的声音,爱与邪恶呈现了超自然的比例。……他给我们展示的世界没有真相、没有常识、更没有怜悯,那里的人们都鲁莽、无助和荒谬。”

  听到这段颁奖词的内容,假如你是获得诺贝尔奖获得者,你还会恬着脸上台领奖吗?况且颁奖词的下半部分更是玷污了中国人民心目中最神圣的思想感情,因涉及政治敏感,不宜说得太直白,大家可以自己查。

  质疑司马南的女孩在电话辩论的一开始就说:“我们的老师,教授都说没有要求我们的文学需要为我们的政治去做服务。” 莫粉说不应该从政治角度评价莫言的作品,应该更加注重文学成就。然而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却不这么看,其内容充满了政治因素和对中国人民的歧视!

  美国学者普腾·费尔德曼在他的重要著作《诺贝尔奖:天才、争议和成名史》中说:“这个奖项被广泛视为政治奖项,也就是说,戴着文学作品面具的诺贝尔和平奖。” 一些批评家也认为:“非文学”标准会降低诺贝尔奖的文学价值,并且(评选委员会)在评选中开始考虑“非专业”因素。”

  有网友说的好,莫言的奖是以丑的一面展现中国而获得的,是现代西方人的口味和对中国的认知。鲁迅和柏杨也是批判文章,但都是爱之意切恨其不争的批评,两者意境完全不同。 所以说书对社会是有影响功能的,辨识好书坏书是每一个有头脑的读书人必做的功课。

  话说穿了,那就是无论美与丑,无论善与恶,只要是不真实的描述,都是在欺世,都是在拿读者开涮,这种不尊重读者的写作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恶!

  有一位网友的话意味深长,他说: “正常的人类 ,既能看见光明 ,也能看见黑暗 。眼睛只能看见黑暗的 ,恐怕是老鼠吧 !” 这话说得到位,如果一味的渲染黑暗,而且这种渲染的方式是造假,那么渲染的人何止是老鼠。

  话说回来了,黑暗如果真实存在,我们用不用直面它呢?比如文教宣传方面隐藏的一些东西最近已经开始被深挖,这些病入腠理的黑暗如果不直面,下一步必然是病入膏肓。

  其实搞文化变异的这批人什么都不是,他们之所以什么都不是,那是因为他们瞧不起自己祖国的文化,他们把西方科技文明和西方霸权主义等同起来,所以他们常常抱怨中国人民说,没有西方的科技文化,中国人还在点煤油灯,其实这是因为他们脑子有些搞投不清!他们是在用脚趾头想问题!事实是,中国人民反对的是西方霸权,而不是反对人类科技文化文明,科技文化属于全人类的,按他们的逻辑,他们既然瞧不起自己的祖国,那就别使用中国人发明的纸张了。

  我们要求某些作家要有家国情怀确实有些苛求了,在他们眼里,利与名是至上的,那怕故意放大自已故土的所谓恶俗,用以摇尾乞怜,以博取西方人的赞赏。

  所以做人不要学他们,要学司马南,司马南讲得好,司马南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司马南的话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民意。他对内忧国忧民,对外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言行颇有君子之风,是爱国网友的一面旗帜。是我学习的榜样。因为他打中了公知恨国党的要害,让那些人渣心惊肉跳,所以那些民族败类对他恨之入骨,他的嘻笑怒骂,让有家国情怀的人甘之若饴,令败类又气又愤,又无可奈何,只好拼命的泼污他,辱骂他,就是不敢和他对质!所以多听一听他的讲话,能使人对一些事情豁然开朗。

  在一些问题上,司马南秉持着中华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理念!这一点与明里假惺惺打着正义幌子,实际暗合美国霸权主义利益的一些败类有着根本性对立!

  我看人不看别的,只看人品。看他是君子还是小人,只要人品高尚,这个人做事一定是君子之为。

  司马南的人品如何?从他的个人历史来看,他反伪科学,反伪气功,打假,揭露盗取国有资产的硕鼠,一路走来,那一件不是符合老百姓根本利益的?这样的人可谓是人之侠者,我不拥护这样的人就没有谁值得拥护的。

  攻击司马南的人都把他和支持他的人骂作爱国贼,是乌合之众。其实许多公知都特立独行,结果最后都臭名远扬了。这是为何?因为人间最基本的价值是正直和善良,而不是邪恶和卑鄙。

  每一个人都有是非观,而世界上总还是有良知的好人比坏人多,好人惺惺相惜,当然会抱大团。坏人少,抱不成团,所以开始把好人抱团贬损为乌合之众。 把司马南和赞成司马南的人骂为乌合之众的人往往把美国人的话奉为圭臬,其实美国人的话就当个笑话听就是了,因为没有一句是真的,真信它的都是傻子。他们甜言蜜语的背后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利用完你一脚把你揣了。

  俄罗斯倒了,西方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就会倾全力对付中国。我们更加不要忘了美国的终极战略是扼制中国崛起。

  其实这些媚美人士也不想一想,你们那种以美国为标杆的蛊惑文案现在还有人信吗? 依我看,美国才是中国青年的良师,只不过这个老师拿的却是反面教材,它教授的是对中国的打压公式,中国青年被美国成功的教育成爱国者。 这个结果是让公知非常恼火的。

  唯物主义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是现象和与本质的统一体,本质离不开现象,本质的表现为现象。现象离不开本质,现象是本质的表现。

  中国当今的文化现象,无论是文学作品的低俗化,还是教育思想的变迁,都集中的体现出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思想文化领域出现了严重的滑坡,病已入腠理,需要从根本上进行刮骨疗毒,而讳疾忌医不可取,为了我们的明天,对这一问题的解决刻不容缓。

  【作者系昆仑策特约评论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