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苟晶真的撒谎了吗?请仔细阅读她的原话…

作者: 轻松笑 日期: 2020-07-06 来源: 红网时评 点击:

  苟晶举报被冒名顶替事件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竟然在网上引发了翻天覆地的争执!一面是支持苟晶的,认为她的举报有利于维护社会教育公平;一面是反对苟晶的,认为她在举报中撒了很多谎,欺骗了网友感情,破坏了社会道德,甚至说“苟晶之恶,不亚于她的老师”。两方言辞看得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一愣一愣的,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重新把整个事件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发现其中存在太多误解,或者是有些人带了一个相当糟糕的节奏,必须给予指出。

  事情要从苟晶发表的原话中寻找答案:

  这是最早苟晶发在微博上的举报原话,实际上也是借着山东查出两年内有242起冒名顶替事件这个热点爆出的。在此之前的6月20日,陈春秀、王丽丽被顶替上大学事件已经交由公安机关审理,而结果在6月29日公布了出来。

  为什么要说这一点呢?因为有人后来说苟晶抢了陈春秀的热点,而事实上,陈春秀的案件已经启动,后面的事情就是公安机关的调查审理了,这个蹭热点一说实在站不住脚。此外,整个“苟晶事件”后来一切的争论都是从原话开始的,我们必须把这个背景搞清楚。且看一看网友指出的所谓苟晶撒了很多谎吧:

  当我看到这张清单时,感受到的是满纸掩盖不住恶意!现在可以对照苟晶原话对此进行一一批驳(同类问题,我们放到一起同时说明):

  1、所谓的“全区第四、班级尖子”和“学霸人设”之说

  网友说是苟晶在撒谎,而我却说这是事实,只不过网友完全理解错了!

  苟晶的成绩“全区第四”,那是对于中专技校考试水平而言的,1500名学生,她排在200名左右,说考了“全区第四”并不违背常理。可如果将这个成绩看成是整个省高考大环境下的成绩,那根本没有可比性。举两个简单例子就比较好理解了:小学考试,我全班第一,最后我只够上一所三流中学,连重点中学都上不了,为什么?因为我的成绩放到全乡镇,已经落到了一百多名以后,上不了重点中学很正常,道理就这么简单。再比如:我在中学考试也考了全班第一,结果我连县里普通高中都差点没考上,为什么?很简单,因为我上的是中学慢班,本身平均实力就已经是快班、重点班、尖子班挑拣剩下的一波学生,每个班能考上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就算不错了,哪怕所有人都没考上高中都很正常,这奇怪吗?

  苟晶自己从头到尾没说她是“学霸”,最后网友理解全偏了,以至于后面引出很多误解。所以,客观来看,苟晶在这个点上并没有说谎。

  2、所谓的“二次顶替”和“系统改分”之说

  网友说这是苟晶在撒谎,调查结果是不存在“二次顶替”,更不可能“系统改分”,所以,她撒谎了。我们说,这样的认识也是错误的,简直错上姥姥家了!具体的情况必须从苟晶的原话中去找答案。

  苟晶对她被“二次顶替”本身是一种猜测,目的是让公检法查一查,让她清楚明白,怎么就能说她撒谎呢?难道你对自己的成绩有怀疑,还不能猜测一下?至于“系统改分”,本身也是一种猜测,在没有搞清楚高考冒名顶替事件时,我也有过这样的猜测:直接改高考成绩不就完了吗,简单粗暴,隐蔽性还很高,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留下一堆案底?最后有知情人士指出:高考成绩是不可改动的,它的隐蔽性相当于银行密码,否则何必冒名顶替呢,直接修改自己的高考成绩不就完了?可这一切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并不知道啊,难道还不能怀疑一下?

  3、所谓的“被迫调剂、野鸡大学”和“中途退学”之说

  网友说,调查结果显示,这明明是她自己填报的,怎么就胡说八道呢?我们认为,这里面也存在太多误解。

  苟晶填报志愿时填了“服从调剂”,最后就被调到了这所大学,如果是你,你怎么想?我当时在大学填报志愿时就有过类似想法:所谓“服从调剂”,是我填报了五所大学若干专业,在这五所大学的专业中“服从调剂”。可没想到不是这样的,这五所大学没录取,“服从调剂”变成了调到其他大学去,谁能想到呢?抱着这样的疑问上学,读了一年后,老师就急不可耐地建议她接受校外公司应聘,难道没有学校中途把学生卖掉的嫌疑吗?这样一波操作下来,难道还不能怀疑一下自己上了“野鸡大学”吗?这些情况落到谁头上,恐怕都不会太平静吧?

  而至于她说“中途退学”,调查结果却是正常毕业,那就更加正常了!结业对于学校来说也是毕业;已经修够学分,最后一年或者半年“中途退学”,那也可以算是正常毕业啊!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宁可允许学生有一定限度的“中途退学”,也不愿意允许学生不承认自己是毕业的!这就是大学基本现状。

  4、所谓的“北京大学”和“改变命运”之说

  网友认为自己被苟晶骗惨了,她根本不是上“北京大学”的料,却把自己说的那么惨,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苟晶“卖惨”的话术。我们认为,说这种话的人,一定没有看过苟晶的原话,只是一厢情愿人云亦云胡扯。从苟晶原话中,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北京大学”的说法,她的原话明明是“北京的一所大学”,这个能随便“缩写”吗?太可笑了!

  而所谓的“改变命运”,网友认为,调查结果发现,她最多也就只能上个中专,怎么就能“改变命运”呢?我只能说,这种认识完全不了解“改变命运”是个什么东西!举个简单例子:第一次考试,你本可以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结果被人顶替了;第二次考试,你成绩虽然没怎么变,却与自己理想的学校失之交臂,这难道不是“改变命运”了吗?为什么非要把考中专与考重点大学相比较才算是“改变命运”呢?谁规定“改变命运”必须一高一低?

  5、所谓的“大汉堵门、电话监听、威胁亲属”和“全不知情”之说

  网友认为这是苟晶恶意揣测,意在“卖惨”,博取网友同情,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目的。我们只能说,这些网友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没站在苟晶的立场,你怎么就能说她这些话是恶意揣测?

  网上有图,她的那个八十岁高龄的“邱老师”的确不远万里跑到人家公司下面去“等着”了,有问题吗?至于几个人堵门,很重要?未经允许,非法获取别人工作地址,并打电话给当事人,如此行径,难道还不允许当事人怀疑一下自己被“电话监听”了吗?在苟晶作为被顶替者的情况下,“邱老师”一来电话,三两句就谈起“侄女要中考”的事情,一件事情未平,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你让苟晶怎么想?难道她还不能怀疑一下是“威胁亲属”?至于最后所谓的“全不知情”,我们认为苟晶所表达的意思跟网友的预期不一样,苟晶的意思明显说的是自己如何被冒名顶替一事毫不知情,而网友的意思是她都能以应届生的身份去二次参加高考,怎么能不知情呢?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

  总结:以上网友满篇的“假”字,这是要有多少的恶意啊,充其量,苟晶的举报最多算是“夸大其词”,让很多人错误理解了她的本意,将事情变得复杂化,与所谓的撒谎、“卖惨”基本没什么关系。坦白讲,她并没有所谓的“卖惨”言论,她现在生活得很好,举不举报对她来说影响不大,整个事件过程中,我们也只知道她是开电商卖货的,但至今为止,我甚至不知道她卖的什么货,开的什么店,因为所有信息都没有任何“引流”的点。如果她真的是为了给自己带来粉丝流量,打几个广告又何妨?她为什么不打?说明她并没有要博取她人同情的意思。

  但这件事情,如果正常举报的话,她的案件有人接吗?中国的社会现实难道还需要在此多做解释吗?如果说她在某些言辞表达上有“夸大其词”的嫌疑,那我们也可以举出若干例子证明这是很有必要的!山东242起冒名顶替案爆出,至今为止仅陈春秀、王丽丽、苟晶的事情引起了网友关注,其他人呢?他们的正义何时能到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苟晶即便真的“夸大其词”了又有何妨?我们在街上被小偷抢了包,满大街没一个人站出来将小偷拦住,该怎么办呢?如果是我,我一定大声喊道:“前面那个杀人了,大家抓住他!”我谎报了吗?谎报了。但我错了吗?没错!这一招还是警察叔叔告诉我们的,不信网上查。

  只有把事情说得很重,足够引起别人重视,问题才能解决。这早就已经是我们的一大社会现实问题了,你能怎么办?所以,基于此,我们应该充分肯定苟晶举报冒名顶替事件的正当、合法、合理性,至于中途网友所说的苟晶撒谎、卖惨、欺骗网友感情,那都是些子虚乌有的,或者是芝麻绿豆大的小节而已。如果把这两者本末倒置,那就是在纵容社会黑暗,打压正义人士的勇敢检举!

  你们认为呢?

  作者:轻松笑

  2020年7月5日星期日

  红歌会网客服小编,有事请加好友

  欢迎扫码订阅“红歌会网站”了解最新精彩资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