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不能遗漏的领域

2022-06-26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昆仑策网

2.jpg

  在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有一个领域,现在还没有引起批判者们的重视。这个领域就是中国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长期以来,历史虚无主义者们在这个领域里极尽诬蔑、诽谤、攻击和抹黑之能事,把中国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说得暗无天日,一无是处。因此,在这个领域里,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坚决、严厉和准确的批判是非常必要的。

  前不久,有位朋友看到我的一些文字,对于塘约道路,对于毕节市委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所推行的党支部领办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措施,对于山东省烟台市委组织部所组织的农村基层党支部领办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做法表示了不很理解。他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简要地回答他说,这是当前乡村振兴工作中,一些地方的党组织所尝试走的,通过开办农业集体化的合作社来实现乡村振兴。

  这个朋友再问我,那是不是以前的包产到户的做法就被否定了呢?我的回答是,问题并不如此简单。包产到户的说法并不准确,还是叫做联产承包责任制比较准确,比较符合实际。

  由于在1978年之前,有些地方的农村农业工作受到一些极“左”因素的影响,某些负责农业农村工作的领导干部对本地农业生产瞎指挥,主观决定的情况比较严重,导致农业生产出现了一定的偏差,农民对此是有意见的。在那种情况下,在某些适合的地区,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是符合实事求是的。

  但是不能否定的是,在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过程中,有些地方把这种承包制理解为包产到户,因此出现了对原来建立起来的农村集体经济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和损害。这样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并不符合实事求是。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历史虚无主义者们极为恶毒地攻击农业社会主义的集体化道路。正如这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把今天改革开放的成果与新中国建立之后的工业化历程完全隔绝开来一样,他们也把今天中国农业和经济社会的发展的丰硕成果与新中国的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完全隔绝开来。

  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是在中国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开始进行的。当时的中国,在很多方面是非常落后的。但是要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又是当务之急,一定要非搞不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所需要的大量资金不得不从农业中获得。

  然而,中国当时虽然是一个农业国,但也是很落后的农业国。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要想从农业获得更多的资金,就必须想办法增加农业产量。而在当时的情况下,要想提高农业产量,提高农业的劳动生产率,唯一有效且可行的办法就是走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的道路。这段历程,历史已经给出了证明。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国家从农民身上,得到了大量的工业化所需要的资金,但农民在很长一段时间,也承担了很重的负担,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对中国的工业化,农民付出了代价,农业付出了代价,而全国人民,包括中国的工人阶级,同样也都付出了代价。正如一个台湾学者说过的,中国大陆用几代人的艰苦奋斗,付出了几倍的劳动,吃尽了几辈子的苦,才有今天中国大陆的繁荣和富强。

  当然,国家并没有遗忘掉农业和农民做出的伟大贡献,没有忘记农业和农民为国家发展所付出的代价。所以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农业的投入,免除了几十年来的农业税(公粮),对农业种植与养殖业进行了多项补贴与鼓励。虽然这些措施不会让农民立刻就富裕起来,但毕竟是对农业和农民的一种回报。

  然而,历史虚无主义者把中国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说成是人为的、强制性的运动式的行为,极为恶意地把农民为国家工业化所付出的代价和贡献说成是所谓压榨。

  在五十年代的土地改革完成之后,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农村有些贫困农户就出现了把土地改革中分到的土地变卖出去。这样,农村开始出现了贫富差距的两极分化。一些农村的党员和党组织认为这种状态任其持续下去是不行的。于是这些党员和党的组织开始组织互助组、变工队、换工队,帮助这些贫困农户走出贫困。在此基础上,有些地方开始组织农业生产初级合作社,入社的农户把土地、农具和牲畜集中起来进行农业生产。在分配方面,主要是以按劳分配为主,兼以一定程度的土地分红。到了农业生产高级合作社的时候,按土地分红就被取消了,社员们都是按劳分配,走出了中国农业生产的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

  从初级社,到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中国农业的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为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做出了极其伟大的贡献。特别是在人民公社建立起来以后,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兴修水利,开展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各种大中小型水库在全国遍地开花,为农业生产的稳产高产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像红旗渠这样的水利工程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创造了人间少有的奇迹。

  当然,在农业集体化的道路上,毕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出现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错误也是难以避免的。然而,这条道路的总的方向是正确的,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也是符合中国现实的实际的。

  最近几年来出现的塘约道路,毕节模式与烟台方式,与几十年来一直坚持下来的南街村、刘庄等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一样,都是对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再认识和再发展。这种社会主义集体化的优势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为我们的乡村振兴展现出非常辉煌灿烂的前景。

  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有些人疑虑重重。这种疑虑与历史虚无主义多年来对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的抹黑和诬蔑有着很大的关系。因此,如果我们真的要走上一条在不长的时间内实现乡村振兴的道路,就必须要走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的道路。而要走好这条道路,也必须对这个领域里的曾经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抹黑与攻击进行坚决的批判与斗争。

  我们要不断地发展,对于历史虚无主义对我们造成的严重伤害进行坚决的斗争是非常必要的,绝不可以松懈,绝不可以放弃。历史虚无主义的危害我们必须给予最充分的估计,任何疏忽和低估都可能让历史虚无主义继续危害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允许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