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否定新中国的前三十年也是一种历史虚无主义

2022-06-25
作者: 胡懋仁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公众号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已经展开了一系列认真和严肃的批判。然而,直到今天,仍然有一些信奉历史虚无主义的人,通过各种方式,针对各个领域,在进行着历史虚无主义的攻击和抹黑。

  总书记同志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它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历史虚无主义总是根据现实状况不断产生新的变化,但其背后的政治意图并没有改变。

  多年来,我们针对历史虚无主义在攻击中国人民革命,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攻击革命英模先烈进行了坚决地批判和打击。不过,有一个领域,我们虽然也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了批判,但显然力度还不够,效果也不是特别突出,因为需要我们针对这个领域中的历史虚无主义,继续进行坚决的批判和打击。

  这个领域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领域。历史虚无主义攻击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最典型的做法就是用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来否定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前三十年。

  1998年,在纪念改革开放二十周年的活动中,一些媒体已经出现了用二十年的改革开放来否定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成就。有的媒体更为过分,把前三十年说成了黑暗的类似于解放前的旧社会,而把改革开放说的如同是人民从黑暗中得到了解放似的。这是非常令人气愤的。

  2008年,是改革开放的三十周年;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的六十周年。在这两个重要的时间里,当时担任总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明确表示,我们纪念的是新中国成立的六十周年,不能允许用新中国的后三十年来否定前三十年。但是,有的公知,有的媒体,对此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疯狂攻击新中国的前三十年。

  对前三十年的否定,有几个重要的问题。一个是土地改革,方方写的《软埋》,就是对土地改革的根本否定。土地改革不仅仅发生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而且在一些老解放区,土地改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已经开展了。没有土地改革,就无法建立新中国将要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必要的经济基础。土地是新中国最大的资源之一。土地改革也就是新中国能够得以建设与发展社会主义的必要措施。因此,对土地改革的否定,是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革命,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最早的攻击。

  还有一个就是在五十年代,由于苏共二十大所出现的问题,国际上出现了一股反共的逆流。在国内就出现了某些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的猖狂行为,而党组织了针对这种反动行为的斗争运动。虽然这个运动后来被错误地扩大化了,但是反对资产阶级对党的领导和对社会主义的攻击这一点,并没有错。而历史虚无主义者们则利用这个扩大化的错误,来否定党领导的那场正当的反击斗争。

  再一个是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历史虚无主义在这个领域里,对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采取的是完全无视的态度,在他们那里,中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似乎是完全不存在的。因此,在他们用后四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观念中,前三十年没有工业,没有工业化,没有任何建设成就。所谓的一切经济发展成就都只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出现的。

  当然,在实在无法无视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情况下,他们就拼命抹黑中国的社会主义国有经济。在他们眼里,国有经济,包括国有企业,完全一无是处。要么就是效率低,要么主是大锅饭。国有企业浪费资源,成本太高,亏本经营,管理混乱。因为是公有制,所以国家财产没人管,到处都是一片破败。他们通过这种卑劣的方式来否认社会主义的国有经济,以达到他们完全否认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险恶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对国有经济与国有企业的攻击和诬蔑,直到今天都没有停止,依然在进行着。而我们有些人们,似乎对这样的攻击和诬蔑已经有点麻木了,这是非常危险的。在这块阵地上,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斗争还很激烈。那些资本的代言人一直没有放弃他们猖狂的态度,因此,我们与他们的斗争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对农业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他们也是进行着阴险的攻击与否定。一部小说《活着》与同名电影,就把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诬蔑成一片黑暗,民不聊生。我们承认,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中国要建设成社会主义确实难度很大,但难度再大,并不是没有取得伟大的成就。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在前三十年,有的农村还没有实现脱贫,有的地方也没有解决温饱,但中国农业和农村的社会主义道路都是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一点一滴地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这种农村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所创造的伟大成就,恰恰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迸发出多年来积累的能量和功效,形成厚积薄发,为中国农业的生产以及农民开始走向富裕之路,创立了坚实的基础。

  对于上山下乡运动,也是需要分析的。固然,在这场几千万人参与的运动中,其中是有些人受到了伤害,然而更多的人们,更多的时候,人们得到了锻炼。青年们通过上山下乡,了解到中国真正的农村,了解到中国真正的底层。而且,知识青年到了农村,从几年到近十年的时间不等,他们给农村带去了文化,带去了知识,带去了更多的能够在农村中施展的技能。那些在农村担任过乡村教师的知识青年,给农民的孩子打开了更大的眼界,带来了更多的希望。而以小说《伤痕》为代表的所谓伤痕文学,则是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问题上的进行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导火索。

  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内心里,新中国的前三十年,是邪恶的,甚至是罪恶的。因此,他们至今都没有任何悔改之意,一直死死咬住这前三十年而不肯松开他们犬牙。今天,在维护英模先烈的名誉方面,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击败了历史虚无主义的疯狂进攻。但是,在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方面,我们还没有取得最后的根本性的胜利。因此,我们要看到,反对和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道路是长期的,是艰难的,是需要我们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现在在一些高校中,在一些所谓学者那里,这些历史虚无主义者还没有承认他们的失败,他们甚至还在进行疯狂的叫嚣。而在社会上,还有一些人在呼应着他们的叫嚣。这些现象的存在,都表明,我们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的道路上,还要坚定地走下去,至少要从根本上彻底击垮他们的反动气焰。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