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聊聊俄罗斯将购买伊朗无人机

2022-07-20
作者: 安生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大约上周,美国警告俄罗斯要从伊朗进口无人机。

  美西方有情报优势,喜欢把不利于俄罗斯得消息抖落出来,让俄罗斯难堪。所以,和入侵乌克兰一样,俄罗斯拼命否认的事情,一般都值得关注。

  今天看新闻,伊朗已经暗示将向俄罗斯出口无人机了。

  看到这条消息,让人唏嘘。

  当年的超级大国,现在的世界第二武器出口大国,居然连无人机也不能自给自足,需要向第三世界国家进口了。

  目前,多数人看到的消息都是俄罗斯顶住美西方制裁压力,经济欣欣向荣。

  但是,事实真是这样吗?

  7月17日,俄罗斯生意人报发表了经济评论,谈到了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负责人15日周五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特别会议上所做的一份重要的经济报告。该报告披露,俄罗斯的非初级产业正在等待过去 13 年来严重的萎缩。初级产业是指石油煤炭等采矿产业,非初级产业就是采矿业之外的其他工业部门。

  当时的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负责人丹尼斯·曼图罗夫周五在国家杜马特别会议上向议员们报告称,根据今年的结果,制造业的产量将下降 6%以上。实际上,减缩会更大,因为统计数字包括军工联合体,二月份以来,军事工业一直在分三班倒地工作,以确保战争需要。

  曼图罗夫披露,根据1-5月的结果,非初级部门的工厂产量增加了2%。但这是一种惯性……

  (作者:火星宏观 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8999552/answer/2579822779)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消息以胡吹为主,以对外宣传为目的,一嘴两舌不以为耻。相比之下,《生意人报》服务俄罗斯国内投资者,消息靠谱一些,但是通过正轨途径看到的机会不多。

  前一段看到的俄罗斯开始生产低端拉达的消息,也从侧面证明了《生意人报》的报道。

  俄罗斯的工业不能做到自给自足,在美西方的封锁下,已经有退回到30年前的趋势。

  虽然普京嘴上说俄罗斯不会退回几十年前,但是实际情况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其一。

  无人机在战争中的作用日益凸显。一个军事大国没有自己主打的无人机令人惊讶。

  英法德与美国在经济上高度融合,在政治上高度绑定,在军事上步调一致,没有自己主打的无人机产品,可以理解。相比之下,俄罗斯在经济、政治、军事上试图保持独立,不肯合作妥协,几乎不考虑其他大国的利益,通过提供武器、联合开发等方式支持第三国与其他大国的领土争端,自身对外武力扩张,一意孤行,却没有完全独立和现代化的武器生产能力。不打不让人感叹,其能力不支持其野心。

  俄罗斯的军工能力继承自苏联时代,在金属加工、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核武器、核反应堆、核潜艇、远程导弹方面继承了大量的苏联技术,有一定技术优势。这些技术优势,是苏联时代不惜血本投入的结果。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技术优势必然不断贬值。

  另一方面,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基础工业基本停滞。俄罗斯在数字和AI技术方面,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

  苏联解体的时代,无人机的军事拥有极其有限,苏联并没有发达的无人机产业,俄罗斯自然没有基础这方面的遗产。

  何况,即使继承了苏联的无人机技术,当年的电子设备也早就被淘汰了,没有发达的电子工业,在数字和AI方面没有优势,难以保持无人机的优势。

  一旦苏联的军工老本彻底吃光,俄罗斯便将退出大国行列,沦为靠出售能源维持生计的二流国家。

  对于寡头控制经济基础的俄罗斯来说,这只是时间问题。

  此其二。

  虽然美西方国家仅向乌克兰提供了数量稀少的各种自行榴弹炮和海马斯火箭炮,但是已经对俄罗斯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些武器射程远、精度高、机动性强。相比俄罗斯使用苏联时代的老旧武器旷日持久地狂轰滥炸,这些西式武器可以做到一发入魂,打了就跑。

  目前,乌克兰的战术是海马斯等自行火炮全部在运动中,不在固定地点长期停留。由占领区居民或敌后小组提供情报,由美西方卫星对目标进行确认,确认目标后,迅速确定目标坐标。海马斯车组获得目标坐标后,立即停车,按照坐标,发射火箭,然后迅速撤离,再次上路高速机动。作战过程中,除非需要补充弹药、油料或发射火箭弹,否则绝不逗留。

  虽然俄罗斯嘴上说,这些武器只是伤害农田、民用设施和无辜百姓,但是,大量的视频显示,这些武器大量摧毁俄军弹药库、军队集结地,给俄军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使俄军不得不把弹药库后移,严重影响前线火力密度。

  尽管俄罗斯嘴上不承认海马斯等美西方自行榴弹炮和火箭炮的作战能力,但是绍伊古大将对前线的指示,已经从侧面说明了俄军损失惨重。

  要压制乌军这种打了就跑的战术,大致有几种方法:

  全面争取俄占区的乌克兰老百姓,让他们全部亲俄,使海马斯成为瞎子,无的放矢。

  由乌克兰内部奸细提供情报,提前定位海马斯补充油料和弹药的地点,巡航导弹和装备精确制导武器的战斗机随时待命,守株待兔。

  在海马斯活跃的区域投入大量特种部队,提前设置埋伏区,严阵以待。

  使用察打一体无人机,在海马斯活跃的区域长时间滞空巡查,一旦发现,立即消灭。

  我们再看这几种方法:

  全面争取俄战区的老百姓,需要大量资金,俄罗斯显然拿不出来。

  乌克兰内部确实有俄罗斯奸细,乌克兰也开始大规模收网。不排除有些高层人物能利用职务之便,获得海马斯补给点的信息,但是这些高层人物是否能即时把情报传送给俄罗斯,传送情报后是否会导致这些高层人物暴露,以及用这些高层人物交换海马斯是否值得,都需要慎重考虑。

  在海马斯活跃区域投入大量特种部队,难度亦很大。即使不考虑俄军特种部队渗透过双方战线的难度,考虑到海马斯的机动能力,在海马斯活跃的区域坐等海马斯必须投入大批特种部队,乌克兰方面完全可以使用海马斯做诱饵,大量诱歼俄罗斯特种部队,消灭本来就不多的俄军有生力量。

  这样考虑,比较可行的手段,只剩下察打一体无人机了。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俄罗斯为什么要向伊朗求援了。

  无人机是对付游击战的利器。察打一体无人机长时间滞空,可以覆盖搜索较大区域。海马斯发射火箭弹以后,很难迅速脱离无人机侦察区域,极易被无人机摧毁,即使无人机不发射导弹,也可以实时跟踪海马斯,为空中打击或导弹攻击提供海马斯的坐标信息。

  此外,乌克兰向俄战区派出大批敌后武装游击队。这些游击队为乌军提供了大批情报,有力地牵制了俄军。使俄军不得不增加占领区的兵力密度,使本来就紧张的俄军有生力量进一步捉襟见肘。

  但是,这些游击队也很容易遭到无人机的打击。

  不仅如此,俄军在情报方面远输于乌军。

  由于缺少当地群众的支持、侦察卫星精度低劣、没有完全掌握制空权不宜使用侦察机,俄军对战线后方乌军的部署和运动几乎一无所知,即使有龙卷风火箭炮等远程打击火力,也无法发挥战斗力。

  如果伊朗无人机到位,将对乌克兰的海马斯和敌后武装游击队形成实实在在的威胁,还将极大改善俄军战场感知能力。

  但是,这并不代表乌克兰将束手无策,无法反击。

  乌克兰可以采用的手段至少有以下三种:

  直接击落伊朗无人机。对拥有前苏联防空导弹和美西方援助防空弹的乌克兰来说,这一点不难。使用防空导弹对付无人机最大的困难不是技术,而是经济。无人机的成本往往低于防空导弹,使用中高空防空导弹攻击无人机,得不偿失。但是,对乌克兰来说,目前的军费有美西方买单,无需考虑成本。但是俄罗斯如何支付伊朗无人机费用却是一个问题。两者都是出口能源的国家,俄罗斯如果没有外汇的话,显然不能用石油和天然气支付无人机。

  使用假目标诱骗无人机。海马斯的外形与常规军用卡车差异极小,完全可以使用常规军用卡车改造成类似形状的假目标,引诱伊朗无人机误判。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双方斗智斗勇。

  由美西方对伊朗无人机所需关键零部件进行封锁。无人机机动性极差,战损率非常高,需要大量不断补充。不出意外的话,伊朗无人所需关键零部件,均来自美西方。一旦美西方强力封锁所需零部件,伊朗即使能通过走私等方式获得关键零部件,也必将优先保障本国军队无人机。届时,俄罗斯购买的伊朗无人机因缺少关键零部件,性能必然大幅下降,即使还能勉强使用,也将是类似俄罗斯新版拉达汽车的缩水猴版。

  最后说点题外话,伊朗、沙特等能源国家或介入乌克兰冲突或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表示暧昧。

  这些国家本身都不是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靠出售能源维持国家运转。俄乌战争使石油、天然气价格暴涨,为这些国家提供了发财的机会。

  这些国家之间,矛盾重重,石油价格暴涨,缓和了这些国家的内部矛盾,也为这些国家提供了联盟的机会。一旦石油价格下跌,这些国家的联盟必然分崩离析。

  1970年代,美元过剩,欧佩克使用石油作为反美武器,爆发全球石油危机。苏联国力达到极限,武装入侵阿富汗。

  1980年代,全球对石油需求下降,美国收缩美元,石油价格暴跌。能源国家之间关系恶化,伊拉克挑起两伊战争。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苏联在阿富汗陷入泥潭。1991年,苏联解体。

  由于海湾战争和苏联解体,以沙特为首的国家纷纷倒向美国,美国在海外地区的势力大幅膨胀。

  一些能源国家处于半封建半资本主义阶段,在社会制度上相比资本主义国家更加反动。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并不想放弃对能源等全民财富的垄断和既得政治特权,推动社会进步,改善全民待遇,发展生产力,而是希望使用能源武器,向全球输出半封建的宗教性的意识形态,谋求更高的国家地位,试图获得地区甚至全球霸权。一旦能源武器失灵,国内矛盾激化,面临外来威胁,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为了保住自己的特权,甚至不惜与曾经作为敌人的美西方结盟,出卖本国利益,联手压制国内进步势力,必然退回更反动的半封建半殖民地阶段。沙特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未来也将再次做类似的事情。

  这些国家国内工业不发达,缺乏本国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在全球分工中提供能源,在宏观利益上与美西方为首的工业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说到底,是一些买办,这些买办经常因为分赃不均和主子翻脸,却又需要主子背后支持。这些国家的政策,必然也只能在反动与更加反动之间摇摆。

  从国际关系上看,这些国家作为弱者却主动放弃“尊重领土与主权完整”原则,选择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旦被他国侵犯领土和主权,也很难获得同情和支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