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司马南,一棵独立支持的大树


1.jpg

  司马南,在一个时期,成为舆论焦点。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波涛汹涌中的司马南》,试图说明这种暂时的禁言不过是网络管理再正常不过的一种现象,网络出于大局的需要,实行有效的调节,不失为一种管理办法,哪怕你说的百分之百正确,但从国家大局着眼,可能要保持宣传节奏,暂时冷一冷也是常态。这是自媒体已经适应的状态。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吗?

  但是即使我这样一篇文章,也遭受恶意的漫骂和诋毁,甚至人身的无端攻击。至于司马南,几乎一场暴风骤雨一样,经受的污蔑和谩骂,简直像犯了什么多大罪过。有的甚至无中生有地连谣言手段都用上了。

  值得指出的是,在今天这个舆论多元甚至过分强调自由的当下,人们已经对这样一种骂人和被骂不当回事了。很多事情,当人们第一时间看到那些耸人听闻的消息,首先判断它是不是谣言;当一种舆论成为热点,首先分辨它是不是一些人的恶意炒作。特别是当下俄乌战争,西方什么样的谣言都敢制造,人们渐渐明白,应该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

  今天,当司马南踏着坚定自信的步伐重新开始了为真理和党的主流价值观呐喊时,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司马南为什么在一段时间遭受那么激烈的舆论围攻,为什么一次次无辜地遭受攻击和践踏?尽管这些攻击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但是毕竟在一个时期搅乱了舆论。

  司马南到底做错了什么吗?

  仔细回顾,并没有。他奋勇向资本的无序生长发出猛烈的一击,他以一人之力断喝国有资产的流失现象,一个普通退休老头,居然单打独斗,向资本大鳄柳传志发起奋力一击。这场十四亿做观众的大戏,让人们再次重温了《七品芝麻官》牛得草的名句“小青蛙我要把长虫吸,小鸡娃要斗斗恶老雕”。不过,司马南要斗的恶老雕,不是一个人,是一群,是一个近些年来窃取国家巨额财富的利益集团。

  司马南做错了什么吗?哪里错了?

  司马南勇敢捍卫毛主席和习近平同志关于文艺的马克思主义原则,奋起揭露那些出卖民族和人民利益、用丑化侮辱中华民族的反动作品到外国领奖的种种行为,是何等无所畏惧。面对那些利用“毒教材”祸害我们的下一代的卑劣行为,他发出惊世骇俗的呐喊。面对云南侮辱英烈的那个官及厅级的罗崇敏,他指名道姓发出连篇累牍的英勇炮击。这样的作战多了去了,不必再一一叙说。与一切恶势力斗争,司马南是伟大的战士。

  司马南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啊。

  溯源以往,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唯物论立场上,面对死亡威胁,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凶险,司马南英勇向前;与伪气功、与各种坑害百姓的邪教伎俩,司马南进行不屈不挠的坚决斗争。这是捍卫真理之战,也是捍卫科学和唯物论的英雄壮举。他以自身做实验,为了揭破一切骗人的丑行,不惜押上个人的性命安危。

  应该说,司马南是一个无畏的英雄。

  当然,司马南的作战,并不仅仅表现在这些方面。在面向全球的世人瞩目中,司马南曾经与美国西方来的6名新闻名家进行面对面的直播辩论,辩论的题目从人权到独裁到多党制等等极为敏感的话题。

  这是何等一场激烈的鏖战。

  西方选择这样一个对手,目的就是在党的十九大以后,彻底击垮司马南捍卫的一个特别重大的政治理论原则问题的舆论。在他们看来,从理论上打垮,从此即可让司马南在媒体闭嘴,在世界面前把脸丢尽。这是一场阴谋。但是,让对手没有想到的是,司马南凭着渊博的历史知识和令辩手无以应对的出色辩才,对方6个人居然一个个败下阵来。就像上海为莫言辩护的那个女孩,最后居然发现自己也不觉钻进了司马南设计的理论框架。你可知道,这些人都是美国人精心挑选的大师级别的专家啊!

  为了捍卫党的理论原则,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就一些重大理论是非问题,日本的、德国的、英国的那些挑战者们打上门来,向司马南发出挑战,而对手提出的问题都是极为敏感的即使我们的外交官也可能会“旁顾左右而言它”的重要问题。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司马南不怯不躁,慨然应对,直到对手低头认败。我们应该为司马南这样的理论之战击节叫好,我们国家因他而荣光。他为国家赢得了荣誉,为我们中国人赢得了自豪。这种自豪比之奥运会上拿一块金牌,比之拳击场上我拳击手一拳KO美国日本挑战的对手,同样令人振奋,而其意义,甚至远远超越了这些竞技比赛。

2.jpg

  有人说,司马南就是“铁齿铜牙”。亲爱的同志们,如果你只说是一种幽默,那就是偏见。这姑且不论,如果你只是认为司马南会说,那就大错特错,请问这种高难度的理论争锋,这类在大众舆论监督下的直播,我们那些专门吃理论饭的体制内的大员们,有多少人敢仅凭自己“会说”便敢于登上擂台一试身手?又有几个人有这样艰深的理论积累?这些年来,不读书已经让相当一部分干部腹中空空。我认为,能企及司马南先生的微乎其微。没有长期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理论积累,没有对党的历史和社会的精深研究,关键是没有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强烈的爱和深厚的情感,那是不可能做到“言出心声”的,在这样的复杂局面下,只能“啊啊呜呜”,无以应对。

  我们已经有很少人具有司马南那种理论紧迫感了。这个社会获取知识和信息量,决定了你理解问题的水平,决定了你的立场和判断,不少人常常发问:司马南这人知识太渊博了,这人太聪明。亲爱的同志,我们每一个人不比司马南笨多少,我们缺的是他那种强烈的对知识的渴望。因为要读的书太多。他往往利用现代手段,把各类要读的书转换成音频,可以用超越常人五倍的速度读书。也就是你读一本书时,司马南已经读完五本。这是个奇迹,我尝试他的方法,却听不懂,他说习惯就好。他把有限的生命翻着倍使用。

  这就是司马南的知识渊博之谜。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司马南这样的人。有人说特别需要敢说话的人。如果仅仅说这后半句,那是不对的。一个时期,那些劝我们忘记仇恨、要我们把蒋介石奉为英雄,那些专门描述我们社会阴暗面的作家,都敢说话吧?但他们说的,都是害我们的党、害我们国家、害我们人民的坏话、反动之话。我们需要的是司马南这样的,捍卫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原则、捍卫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原则,为我们的党和人民敢于说真话的战士。

3.jpg

  写到这里,想到我们的毛泽东主席有一句评价鲁迅的话说:“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类似的话,他说过多次,他认为“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品格。”评价鲁迅的人千千万万,但毛主席一下子抓住了鲁迅最可宝贵的品格,那便是“硬骨头精神”。他认为这种精神,他与鲁迅高度契合。正是有这种精神,所以鲁迅“在黑暗与暴力的进袭中,是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不是向两边偏倒的小草。”鲁迅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丝毫不妥协,他具备坚决的心。

  今天,时间过去快一个世纪,可我们在思想越来越呈现多元化的状态下,在形势极为复杂严峻的当下,我们更加需要鲁迅的“硬骨头精神”。司马南的行为,就是对鲁迅精神的一种继承。面对围堵和陷害,甚至无端谣言中伤,他没有改变过自己的立场。对硬扣在他头上的帽子,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他一笑置之,不改变的是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面对大是大非,面对内外势力对我们的进攻,司马南不是一个沉默的人,因为他是一个英勇的冲锋者。电影《火种》中的李大钊有一句振聋发聩的发问:“有人说沉默是金,你李大钊可知道君子之道明哲保身?我李大钊问大家,沉默是金吗?几千年来中国最不缺是沉默的人,如果沉默是一堆金子的话,我们踏在黄金般的大地上的时候,国家或许要亡了!”同样,李大钊这句惊世之问,于今天同样有现实意义。为了捍卫真理,当真理被亵渎被曲解被歪曲的时候,我们的社会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发声者。因此,我们不仅要向司马南致敬,更要学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