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宏:用白送西方的基础货币全民分红——论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


  摘要: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为中国经济筑起了一个自主发展经济,自主、平等开展对外经济交流、合作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需求和供给基本平衡、进口和出口基本平衡。

  关键词:全民分红;人民币;美元;世界货币;正当交易体系。

  经济的本源是交易,本质是劳动。经济就是劳动的交易。

  、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的经济学原理和意义

  产权、货币和正当的交易体系,是经济的三要素。其中,产权和货币是人类社会分配资源和利益的两大工具。产权是资源分配的使用价值形式,通过咬定使用价值咬定商品来分配资源和利益。货币是资源分配的价值形式,通过咬定价值咬定商品来分配资源和利益。通过交易,商品和货币通过使用价值和价值勾连,形成反向运动,形成了商品的循环和货币的循环,进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循环,配置全世界的资源。

  (一)、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的经济学基础原理

  产权和货币统一于财富,平衡于经济。分红发行人民币,既属于产权制度,又属于货币制度,因为从产权的角度看,它是全民公有产权的制度,财产的增值必须向全体公民分红,分红的形式就是增发基础货币,因此从货币的角度看它又是货币发行制度。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也是产权和货币共同的基础,因为产权和货币的共体部分同时也是共同的基础就是财富一般。说货币是财富一般好理解,说产权的根也是财富一般,是因为我们通常说的所有权都来自全体公民的公有产权,来源于公民个体用自己的劳动与社会整体的资源(全体公民的公有产权)的交易。社会整体从社会个体处得到的劳动,包括必要劳动和增值劳动。增值劳动作为财富一般,是全体公民的公有财产的增值,是全体公民的收益,产权属于全体公民公有,必然实行全民平均、货币化分红,从而增发了货币。公民个体用劳动与社会整体的资源的交易,就是本文所说的正当交易(体系)。正当交易是把社会整体的资源或者说财富一般变成社会个体的财富一般和财富特别的唯一桥梁,是公民财产的唯一正当来源。然而,现实生活中,正当交易遗失了。由于正当交易的缺失,产权和货币内部失衡,产权与货币之间失衡,经济只能病态运转。要修复这种失衡状态,必须从货币端和需求侧入手,通过全民分红发行货币,建立正当交易体系的基础。

  )、印钱分红的经济学技术性机理

  “要不要发钱?发多少?怎么发?”,是世界各国争论多年都没有谈到点子上的问题。其实,这是一个要不要通过全民分红发行货币的问题。

  作为代表财富的符号,产权的意义是财富特别,意指特定财富属于特定的人所有;而货币的意义是财富一般,不指向特定财富的权属,只是说它代表一定价值的财富。

  货币应该发给谁?发多少?怎么发?分两部分:第一、把维持经济、社会运行所需数量的货币“卖”给包括资本在内的市场主体,即现有的向市场发行货币+税收模式;第二、把预计下年度经济发展的成果折合成对应的新增货币量,提前、平均分配给全体公民,就是按人发钱。后者是政府的义务,发多少决定于政府向市场“卖”货币的业绩,业绩高,每月每人发一千,业绩低也许每月每人发两百。业绩高低也要看通胀,多发通胀低,才是真的业绩高。

  全民分红发行货币的经济学机理是,货币适度增发→需求增加→产业繁荣→扩大就业→需求增加→……。

  全民分红发行货币不产生通胀的经济学依据是,降息→稳房地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抑止和分流房地产投资)→房地产相对低位+股市低位→过剩资金进入虚拟经济→无通胀。

  )、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完善我国经济结构

  全民分红发行货币为中国经济补齐了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这个结构缺陷,使得中国经济实现财富特别与财富一般的均衡。目前,中国人民的财富结构是劳动所得,以后要增加制度性的股东所得。这种股东所得直接表现为货币——财富一般。现在,我国通过货币发行创造的、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与财富特别的平衡,被人动了,而且至今被别人控制着。具体说,我国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白送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了,这是人民币外汇发行造成的:美国把一堆叫美元的废纸,当做“世界货币”(结算货币和外汇储备)商品卖给中国,人民银行首先承认这堆废纸为货币,通过外汇牌价给这堆废纸赋值,使之成为真正的世界货币,然后发行等值的人民币来收购它。这样,我国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就白送给美西了。我们不曾发现这个缺陷,是因为勤劳的中国人民通过自己的劳动,又把白送的财富花更高的价钱买回来了,而且这些人民币并没有离开中国,只是从零利率的基础货币变为高利率的外资对华的人民币形式的借款和投资,从而造成我国金融市场结构畸形,体现为,1、货币市场内基础货币不足,M2却畸高、货币倍数接近8,接近美国次贷危机时的水平;2、贷款结构中短期贷款比重畸高,而长期贷款比重偏小,结果是金融市场资金过剩,在金融系统内空转而实体经济投资不足。你可能说,作为外汇储备的美元是需要还的,错了,因为世界经济合作的扩展需要美元外汇储备不断增大,根本不用还。2020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达3169.05亿美元,也就是说,2020年,我们仅仅通过贸易就送给美国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3169.05亿美元,还没有算接受美元投资白送的部分。显然,必须全民分红发行货币,以终结人民币外汇发行,堵死我国基于制度的财富一般的漏洞。

  (三)、印钱分红的现实意义

  2020年,李克强总理说,“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共40%家庭户对应的人口为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为11485元,月人均收入近1000元。低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高于1000元。黄奇帆指出,“我们还有六个亿低收入人群,主要是农民。我做过统计,重庆3千多万人,2千万农民家庭,财产性收入占全部年收入3%,97%是劳动收入或者出去打工的收入,这个问题40年没变,这就是中国农民穷的一个基础性原因。”

  怎样提高人均收入,尤其是农民的人均收入?靠增加劳动报酬在收入中的比例,不仅不可行,而且未来趋势是这个比例的大幅降低。怎么办?全民分红发行货币,让老百姓增加制度性的财产收入。哪怕每人每月分红五百元,也能保障经济长期稳定增长:第一、大幅提高了6亿低收入人群的可支配收入,提高了他们的消费水平,大规模消除贫困。第二、大幅提高了国人的消费基金,促进消费走强,带动产业繁荣。第三、大幅促进就业;第四、过剩资金进入房地产和股市,无通胀。

  二、货币端推动产权端,需求侧拉动供给侧的必需

  在任何交易体系里,即使交易体系并不正当,货币、产权、需求和供给自身都是一种动态、动能和运动。而它们之间,货币端与产权端相互推动,需求侧与供给侧相互拉动,是一种普遍规律。促进经济增长政策可以在货币、产权、需求和供给四端可以两两组合发力,也可以是在一端之上实施其它三端或两端的组合发力。二战以前,西方开拓殖民地,瓜分海外市场是在供给侧和产权端发力,殖民地瓜分完毕后是两次世界大战,结果把各国的产能打回到平衡状态,是在供给侧和产权端发挥破坏力。二战以来,由于美苏之间的核恐怖平衡,六十年代后期再次出现资本过剩后,战争不再是实现世界经济平衡的首选,产权端推不动了从货币端推动,供给侧拉不动了从需求侧拉动,成了各国政府克服资本过剩的救命稻草。消费券、免除助学贷款和特朗普的全民支票都是从货币端和需求侧发力,中国的基建和美国的罗斯福新政都是从需求侧和产权端发力。

  在当今全球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全面过剩的条件下,去全球化兴起,三驾马车理论囿于产权端和供给侧,完全从资本端和供给侧出发而不是从提高本国人民的消费能力出发,用他国的消费代替本国的消费,不仅失去消费的拉动,而且出口自身遇阻,拉动乏力,反而阻碍了投资,消灭了投资拉动,已经开始失灵。因此,货币端推动产权端,需求侧拉动供给侧,是唯一可行国家发展战略,原因有三:第一、是需求和供给的关系决定的。全球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全面过剩是相对有效需求来说的,当政府给与消费者更多消费能力,供求矛盾就解决了。第二、解决供给内部的不合理性问题当然需要供给侧改革,但在扩大需求的基础上,进行供给侧改革更容易成功,类似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解决蛋糕的分配问题。第三、在需求拉动和货币拉动的条件下,通过市场竞争淘汰不善于满足需求的产能和供给,增加更善于满足需求的产能和供给,可以改善经济结构。但是,需求侧发力和货币端推动需要具备四个条件:1、进入世界贸易体系;2、主权货币不被他国货币定价;3、劳动生产率高;4、产权端饱和和供给侧发达。因而至今几乎没有国家能够走这条道路,美国超发货币,但是没有实现需求拉动,拜登的免除助学贷款和特朗普的全民支票只是被动而为,只起到局部作用,因为美国不具备国内产权端饱和和供给侧发达这个条件。而中国则不具备主权货币不被他国货币定价这个条件。要实现货币端推动产权端,需求侧拉动供给侧,必须实行货币革命——通过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

  三、技术基本追评,应该把过去白送给西方的基础货币全民分红

  美国印一堆绿纸,美元接受国首先承认它,然后发行等值的本国货币来收购它。经过对废纸的“承兑”和“付款”,美元储备成了接受国的世界货币,同时带动所有的美元成为世界货币。这样,美元通过绑定各国的美元储备绑定了世界经济。世界贸易不断增长,美元的储备需求也不断增长,这些储备美元就不再是借条,不需要还,而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世界货币。我国人民币外汇发行制度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2005年起,我国基础货币的发行依据全部变成了外汇。2015年人民币外汇发行的余额达到27万亿人民币。这些基础货币全部白送给西方。

  人民币外汇发行的对象有两个:1、国内的出口商;2、美、西对华投资者。中国商品和服务出超换回的美元,由央行印钞购买,因而获得了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美国对华投资者也可以把手中的美元向央行换成人民币在中国国内投资,因而也获得了基础货币。但是从终极意义讲,人民银行发行的基础货币,是交给了美国(还有西方),因为从商品和服务出超看,“中国商品和服务出超换回的美元,由央行购买,”可以理解为美国拿着人民银行向它发行的基础货币,从中国出口商那里购买了等值商品和服务。另外,接受实物和技术投资,可以看作是美国拿着人民银行白送它的基础货币,换成美元,从外国出口商那里购买了等值商品、服务和技术,来中国投资。这样看,人民币外汇发行的机制是:美联储通过把叫美元的废纸当做世界货币出口到中国,通过国内出口商和美国投资者间接卖给人民银行,指令人民银行向美国间接、定向赠与人民币的基础货币。

  人民币外汇发行制度,赋予美元两个特权:1、白送美国基础货币;2、美元按外汇牌价有保障地兑换人民币,从而把货币主权拱手让给美国为首的西方。控制了中国的货币就是控制了中国的价值和财富一般,就是控制了中国经济和中国财富。任其发展,就会控制中国的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与西方之间存在着较大的技术差距,中国的基础货币白送给西方,可以理解为中国对于西方技术的饥渴性所致。如今技术基本追评美国,已没有白送西方货币的必要性,而要取代人民币外汇发行,必须实行通过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把白送给西方的基础货币全民分红。

  四、摆脱土地财政和人民币外汇发行,摆脱西方的依附,收回包括货币发行权在内的中国的经济主权必须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

  国有建设用地土地使用权属于财富一般,国有建设用地土地使用权出让,卖的是富集在国有建设用地上的经济增长的增值,属于全民所有,本来应该这样处分: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用于全民平均、货币化分红,其它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由政府用于建设。政府把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拿走了,形成了土地财政,由于不是对全民分配,所以没有发行货币。由于没有发行货币,所以土地开发所需的资金只能靠银行贷款来债务拉动,这就产生了土地金融。土地财政和土地金融,决定了资产债务化,资产的成长同时是债务膨胀。白送西方基础货币,和资产的债务膨胀式发展,都是有存续期限的,人民币外汇发行的期限至技术基本追平美国,土地财政+土地金融的期限至房地产泡沫破灭。现在,老百姓手里缺钱楼市岌岌可危,同时基础货币白送西方而不是全民分红,又让老百姓手里不可能有钱,因此,土地财政和人民币外汇发行都应该被废除。然而,土地财政和人民币外汇发行是共生的,表现为,中国白送给西方的基础货币通过银行存款进入金融业,然后又通过银行贷款进入房地产业,然后又通过银行存款进入金融业,即G—W—G’—W'—的循环。收益主要归政府和外资,债务和风险则由银行、企业和居民承担。土地财政和人民币外汇发行的共生关系决定,单独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逻辑上讲都是不可能的,因此理论界主张的人民币国债发行和房住不炒都是行不通的。

  产生土地财政和人民币外汇发行共生的根源,是社会主义原则和全民所有制没有落实,公民还不是国家和社会的公有人。全民所有制在产权和货币上没有落实,人民币发行不能锚定中国制造和中国的生产力,只能锚定外汇发行,丧失货币发行权。而在货币上落实全民所有制,收回中国的货币发行权,必须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在收回中国的货币发行权的同时,也踏出了落实全民所有制的第一步——确立了全民公有财产的分红权。全民公有财产的分红权的确立,必然要求取消土地财政,最终方法是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全民货币化、平均分配,其它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用于搞建设,当然措施是综合的。此次分配不发行人民币。

  五、要让西方不用中国的钱做空中国,不在技术上卡中国脖子,就必须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给西方断奶

  技术基本追平美国,产业门类齐全,制造业GDP等于美、日、德三国之和,这些条件说明,中国是世界上唯一能玩得起国内国外双循环的国家,中国国内完整产业链解决技术进步问题的解决完全可以依靠以内循环为基础的双循环来解决。为什么西方还在技术转让和高技术产品输出上卡中国的脖子?原因有:第一、人民币外汇发行,白送西方基础货币,西方就不可能把高技术转让给我们;我们的钱西方随便花,干嘛要把自己的心肝肉给我们?第二、中国对西方的依附的惯性,让西方禁止向我们转让高技术。技术追评,只是产权上的逆转,货币上还没有反映。要反映到货币上,必须让西方意识到缺人民币,至少需要努力挣人民币,而不是可以白拿。第三、让西方养成对华进行平等的技术交易的习惯,需要先给西方断奶。

  如果中国不再白送西方基础货币,西方不再享有给中国打个白条就可以买中国货的特权,不再享有对中国贸易逆差的特权,再加上其产业空心化对中国产业门类齐全的劣势,就必须强制西方长期保持对中国出口的依赖,保持对中国的贸易平衡甚至盈余,使得西方商品全方位对中国开放。另外,除美国外,中国凭借自身优势制裁任何国家都可以令其放弃对华歧视,开展平等贸易。做到以上,只需要锚定中国制造和中国生产力,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实现完整产业链基础上主权货币通过拉动需求侧拉动供给侧,建成完整产业链基础上的需求拉动机制,促进内循环真正自主、自强,进而实现内循环统摄外循环,外循环助力内循环,两个循环在相互促进中共同发展。

  以前西方对付中国只要保持技术差距就可以了,在技术基本追平,西方已经没有太多的技术卖给我们,开始拿着我们白送的钱买全面围堵、打击、做空我们。而中国贸易顺差越来越大,白送给西方的货币越来越多,西方围堵、打击、做空中国的能量就越强,举个例子:2020年美国股市的瀑布式三连跌,巴菲特说活了这么久头一回儿见这样的暴跌,美联储印钱入市托底股市债市,并不断宽松货币推高股市债市,基础是白送美国基础货币和保障美元按外汇牌价兑换人民币。而美国印钱炒高大宗商品,向中国输出通胀的基础除了白送美国基础货币和保障美元按外汇牌价兑换人民币外,还有中国商品地价输出美国,保障了美国的高福利和低物价。总之,美国再困难也不忘打压中国,底气来自中国为他提供打压中国的子弹。因此,必须用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制度取代RMB外汇发行制度,冻结西方打击中国经济的能力。

  六、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解决绿水青山是谁的绿水青山问题,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并把乡村振兴战略当做应对外部挑战的压舱石。如果实施成功,中国将成为第一个实现经济生态化和生态经济化的、绿色、文明、发达的现代化国家。然而,乡村振兴战略内含着一个逻辑障碍:绿水青山是谁的绿水青山,在中国是个难以搞清楚的问题。中国农村集体所有的绿水青山难道属于村、村民小组所有,而不是全民所有?绿水青山属于各村、村民小组集体所有公平吗?显然,绿水青山上存在着农村集体所有和全民所有的对立,还存在着资本与集体所有制的对立。这些矛盾制约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怎样把房地产偏好的投资赶进乡村振兴相关行业,也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另外,今年5月25日国常会决定实施12万亿刺激计划,就绕开了乡村振兴战略。显然,不解决绿水青山是谁的绿水青山这个问题,乡村振兴战略就无法顺利实施。自1958年人民公社化起,中国就存在全民所有和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两种土地公有制。这种制度是存在缺陷的,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如果设计为全民所有制基础上的农村集体土地经营权,相对来说更好一些,但也存在问题。而在现有的产权制度和产权理论框架内,无法找到农村集体土地制度的完善形式,只能在现有的产权制度和产权理论基础之上,框架以外寻找补救方式,以求修补和提高,因此必须在货币端以及产权和货币的共同基础部分寻找答案。答案就是以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为基础,进行综合性变革:印钱分红,更续内需拉动;在限购抑止城市房地产投资,消费拉动稳定房价的基础上,通过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逐步将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和消费引入乡村振兴战略相关产业,最终通过住宅用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全民平均分配,把住宅投资驱赶进乡村振兴战略相关产业,更续投资拉动;降息,稳房市和股市,稳物价,结束美元对中国经济的支配,保障与世界各国进行平等互利、独立自主的经济合作,更续出口拉动。

  七、结论: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为中国经济筑起了一个自主发展经济,自主、平等开展对外经济交流、合作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需求和供给基本平衡、进口和出口基本平衡。

  【文/李东宏,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