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2023年展望之四:亚太版新北约的进展与前景


  新的全球形势之下出现若干引人瞩目的重大战略悬案,亚太版新北约就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现在,人们所要拷问的是,这个东西在2023年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我们认为,针对这一战略悬案,目前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力量在发挥直接作用:一是美国的战略能动,一是中国的战略进取。

  美国将继续加大推进形成亚太新北约的力度和强度

  美国将组织和动员一切资源与力量维持其全球霸权地位,围绕这一目的需要在内外两个方向上发力。在对内方面,霸权当局要重振美国经济,推动制造业回归美国本土,牢牢把控关键核心技术;在对外方面,须聚焦两个主要目标,即中国与俄罗斯,并合理高效地使用美国所能调动与挖掘的一切战略资源与力量。

  仅仅对外方向上的两大主要目标,所需要的资源与能力就已经不是现如今美国自身所堪承受的了。因此,本着霸权统治全球借力打力一以贯之的手法与伎俩,不管谁在白宫当权执政,都必将充分挖掘调动其盟友与走狗的资源潜力,尽一切努力把他们的能力开发出来,并使用各种手段将其推到对抗中国的第一线上。任何人都不要以为霸权的对华“战略竞争”只是中美之间的事情,美国不会幼稚地去同中国搞单打独斗,或者搞什么擂台拳击赛,而一定要对中国进行群殴,发挥美国领导世界率领所谓“国际社会”这个最大的优势,以此来全面围剿中国。表现在印太地区,就是拼凑新的军事同盟集团,如同冷战时期对付苏联那样来压制中国。预计2023年美国将在如下几点上进一步发力:

  一是加快实施印太战略,进一步完善和充实印太战略的内涵和细节,将其做实做足。当年白宫执政者特朗普提出“印太战略”这一概念的时候,一些中国的专家对此嗤之以鼻、满不在乎,他们认为,美国连“亚太战略”都还没搞出什么像样的名堂,“印太战略”更将徒有其表而无其实,这些人严重低估了霸权战略设计者的决心与水平。笔者相信,美国内部保密版的“印太战略”一定有各种翔实的设计、推算,其中包括各种危机情况下相应需要投入多大的力量资源,具体进行怎样的力量安排与调遣等,种种重要项目一概都有相应的预案。近年来美国在这个地区频繁举行各种形式的军事与战争演习,在相当程度上就是为了在实际层面验证这些东西。

  二是加强集体行动。以美军牵头为首,联合各盟友走狗,开展多种形式与各种规模的武装演习,遂行共同军事行动以及协同战略动作,以加强霸权集团集体行动的整合度,这其中尤其危险地是,霸权可能要进一步强化战略上东西对进的势头,即在西线加强喜马拉雅山下的前进行动,在东线加强东海及东北亚方向上的攻势力度,让中国顾此失彼、分散力量,并推动战略围剿中国的行动逐次升格升级。

  三是加紧集团拼凑。美国不会满足于AUKUS、QUAD这些框架之现状,而注定要推动其进一步扩容升级,并最终整合这两个东西使之成为一体。这其中当然也存在一些内部障碍,比如日韩之间的历史仇怨等,但在美国的强力捏合下,所有内部不谐都将被压制下去。展望未来,一个亚太版的新北约将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印度、韩国、菲律宾、新加坡等这些国家,此外还可能发展出一大批伙伴关系国家和联系协调国。

  同美国上述活动相对应,中国将以自己的战略进取来打造有利的安全环境

  对于美国发起“战略竞争”严峻性、险恶性,对于美国拼凑新冷战集团的威胁性、破坏性,中国的战略决策者完全清楚。一些专家学者在这些问题上夹杂不清、混淆是非,影响不了最高决策的基本判断,对于这一点,笔者有充分的信心。

  由此可以想见,中国不会对霸权的上述行为坐视不理,中国的战略决策者也不会简单地与之进行正面对撞,但回避正面对抗却不等于不对抗,中国正在以中国式话语体系同霸权舆论宣传相对峙,正在以中国式的行动方式同霸权的挑战威胁来博弈,具体表现就是政治上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旗,以全球安全倡议与全球发展倡议为招牌,在实际行动上,则充分发挥中国的经济魅力,力图通过加强同相关国家的经济贸易联系来对冲美国战略包围,以此来抗拒美国所发动的“战略竞争”,遂行现代中国式的抗战,以此巩固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市场空间和政治活动空间。

  具体到抗拒与抗击亚太版新北约这个问题上,中国也一直都在积极进取,现在看来,中国正在努力争取的有这样几种情形和这样几个国家:

  一是争取澳大利亚,使之不要在亚太版新北约这个问题走得过远,中国并不想把澳大利亚视为敌人,完全将其推到霸权那面去;

  二是争取印度,使之不要完全投靠美国成为西方军事同盟中的一员。对于印度利用中美对抗关系投机取利的把戏,中国的战略指导者们应该洞若观火、了如指掌,因为这其中并没有任何深奥的道理。印度利用中印矛盾大做文章,以此求得西方的支持,企图踩着中国的肩膀实现地区霸权野心,对于这一点,从根本上说中国无法阻止,中国所能施加影响的是,以强大实力为后端,威慑印度不敢同中国彻底摊牌、放手一搏。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在战略西线方面就没有多大的事情,就依然可以集中主要力量聚焦于主要方向。

  三是争取韩国,使之不要参与到围剿中国的军事同盟集团中去,到把朝鲜问题孤立起来,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与和平,同中美战略竞争不做关联,同台海局势、南海局势不做联动。

  四是争取菲律宾,使之不再充当霸权在亚太的前沿基地,不当中美之间的砧板。

  笔者以为,上述争取活动只能收到部分效果。对澳大利亚的争取譬如吃止疼片,效果最为短暂,最近看起来开始缓和的中澳关系很可能挺不过2023年,就很可能要再次下跌变冷;对印度的争取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印度完全加入西方集团的进程,但以印度的智慧与能力,这个国家终究难逃霸权的战略网罗,最后必将坠入其中而无法自拔(参见笔者2010年文章《印度的发展前途将被美国葬送 ——评奥巴马访印及其战略影响》)。因此,2023年印度将一如既往地在中印边界挑起事端、制造摩擦,并且唯恐事情闹得不大;对韩国与其争取,不如威慑,对韩国的这样的国家,大棒重要比胡萝卜更管用。鉴于对面朝鲜不好惹以及中国的大国地位,韩国可能不敢在反华问题上表现得过于嚣张,它可能还要观望风头等待时机,但中韩关系的未来前景并不看好;争取菲律宾可以收到一定的效果,毕竟菲律宾国内有较为强大的亲华力量,虽然总体上还抵不过亲美势力,但在约束菲律宾走反华道路这点上依然能起到很大作用;至于说有人还曾大肆鼓噪说要争取日本、新加坡、加拿大、英国等,笔者以为,趁早还是死了这条心为好,一概都完全是缘木求鱼的事情。

  除了上述这些,窃以为,中国更应该把功夫做到越南、泰国、印尼等国家那里,做好这些国家的工作,通过努力使他们同亚太版的新北约保持距离,更加重要也更加急迫。当然,中国同巴基斯坦、朝鲜、缅甸、孟加拉、柬埔寨以及中亚等国的同盟友好关系,更是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由此看来,亚太版的新北约可能出现,但不大可能像北约那样覆盖欧洲,如果中国的战略进取得法得力,美西方在这里打造亚太版新北约的企图就只能得到一个“半吊子”工程。

  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目前中国实施战略进取主打和主导手段是经济贸易,但经济手段的战略运用其效果并不能尽如人意。如果从经济利益出发,或者以此为圭臬为核心诉求的话,包括美国在内任何国家都没有理由不同中国搞好关系,但问题在于,他们最根本战略利益并不是经济,经济理由抵不过战略理由,经济关系需要服从战略关系,美国是这样,他们的许多盟友走狗也是这样,他们的根本战略利益高度一致,并非中国通过经济手段就能够加以改变争取。

  因此,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将始终处于相对的战略孤立状态,这种状况短时间难以改变,2023年也不例外。任何人都不要指望2023年中国的周边环境及区域合作能高歌猛进,也不要指望中国对外关系能够春光灿烂、繁花似锦,舆论宣传固然可以这般渲染,但战略理性却必须冷静现实。

  因此,展望2023年亚太版新北约的进展与前景,可能的结果将是这个新的冷战集团在印太地区进一步落地做实,可能将展露其基本框架和大致轮廓,对此不妨拭目以待。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