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贾浅浅的“诗”看文学青年张宗昌是否被严重​低估了?

2022-08-25
作者: 后沙 来源: 后沙月光

  8月17日,中国作协对2022年的会员发展名单(共994)进行公示,其中“贾浅浅”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贾浅浅这半辈子顺风顺水,“文学博士”、“高校副教授”、“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社会地位、经济利益该有的都有了,但她并没有满足,还要努力,还要更上一层楼,正式戴上“作家”的光环。

  与贾浅浅的顺风顺水相比,山东文学青年张宗昌在追求诗歌艺术的道路上就显然坎坷许多。

  张宗昌(1881年2月13日-1932年9月3日),字效坤,山东省掖县人。

  他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一个能将他一手带入文坛的好爸爸。

  为了让小孩识点字,父母咬牙送他进了私塾,宗昌这个名字也是私塾老师给他起的。

  张宗昌一边放牛,一边读书。1898年,18岁的张宗昌应招到中东铁路当筑路工,还曾到西伯利亚干过苦工,学会了一些俄语。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不久,张宗昌回国参加了山东督军胡瑛的队伍,然后去上海跟着陈其美的光复军混。张宗昌的军阀之路,走得起起伏伏,有过辉煌,也有过失落,当过“直鲁联军总司令”,也曾跑路流亡。

  虽然张大帅误入歧途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反动军阀,但他内心的文学之火却从未熄灭。

  杀人有暇,张大帅也会写写诗,抒发情怀,寄情山水。

  但由于中国文坛向来对诗歌水准要求极高,张大帅的佳作就被淹没于文学史当中。

  毕竟在徐志摩、闻一多、朱自清、戴望舒等人面前,张大帅水平确实有待提高,但考虑到他需要应付繁忙的军阀混战和家里20几个姨太太,人们也不能对他的诗作过于苛责。

  文学青年张宗昌毕生的心血和才华都倾注在了他自费出版的《效坤诗钞》里面,但总是成为人们的笑柄。

  可是,将张大师的诗作与贾浅浅做一番鉴赏比较的话,就会发现张宗昌的水平也不是那么不堪(参照物很重要)。

  从诗歌流派上来说,张大帅既有现实主义的沉重,又有后现代主义的反叛。有时你很难分清他是哪一派?

  《求雨》,用词简单,平白直述,却蕴藏着诗人对民国迷茫时代的一种突破和抗争。

  整首诗表达自然、生动、贴切,表面上说的是玉帝,其实是影射了大军阀的残暴。

  这首小诗体现了这位文学青年的创作特点,就是边界清晰、目标明确、用力面积小,但凸显程度极高。

  以“大炮轰你娘”结尾,强劲有力,不落俗套。

  《大明湖》,是以静带动,寥寥数笔却极为灵动。

  景致安排错落有致,湖水,荷花、蛤蟆三者构成诗歌作的稳定图形。

  诗人在表现手法上层层推进,将意象转化为了背景,将图形升华为了情感。

  “一戳一蹦达”,是由静转动的神来之笔,巧妙摆脱了旧体诗的字数束缚。一个“戳”字,顿时令整首诗动感十足。

  《雪日大便》写屎而不见屎,这诗人的一种自我挑战。大雪天在野地里大便,寒风与屁股的亲切互动,诉说了一个真实而严酷的世界。

  雪地再浪漫也“不如在屋里”,一下子将环境拉回到了现实世界。

  《笑刘邦》,诗人通过历史共鸣和诗的幻象,说明了一个道理,再有抱负的英雄,如果离开团队支撑,离开人才贡献,早就“他奶奶的回老家了”。

  《大风歌》,是诗人在军阀混乱时期得志时的写照,并将自己的名字带入了作品。

  跟《求雨》一样,作者又使用了“大炮轰他娘”的句子。这并不是因为诗人词汇贫乏,而是在强化他的气概。

  “安得巨鲸兮吞扶桑”,大气磅礴,不愧是民国诗坛的一股清流。

  作为一名山东文学青年,张昌宗给后人留下的印象却是“狗肉将军”、“三不知将军”、“混世魔王”……

  主要原因是他混迹于军阀圈,而不是文学圈,更重要的是他还不会用回车键写作。

  有人或许会说,你这样一本正经给张宗昌抬轿子,不觉得荒谬吗?

  那这些对贾浅浅作品的分析呢?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期刊文章。

  当贾浅浅在网上曝火,“诗作”被万人嘲弄时,这些假装认真的鉴赏分析像不像皇帝的新衣?

  单单在微博平台上,#贾平凹女儿发表的诗歌引质疑#话题阅读量就达到了6亿,通常,在重大事件之外,只有顶流明星才能有如此高的阅读量。

  贾浅浅并非娱乐圈明星人物,她是一名“诗人”。不过,对这名“诗人”大家并不买账,网友们对她的负面评价几乎是排山倒海,完全是一边倒之势。

  《黄瓜》是她引爆网络的炸弹之一,这种并不高明的性暗示,许多网友在高中时就会玩。

  但问题是,谁也不会将自己的这种“机灵”劲当成文学才华,因为丢不起那人。

  其实在去年2月份,贾浅浅就火过一把,当时她的“屎尿体”现代诗就曾“火遍”全网,网友们骂骂咧咧,掩鼻而过。

  《真香啊》,是通过正规渠道出版的作品,但如果这也算是诗,那真不知道她是侮辱了读者的文化水平,还是侮辱了文学本身。

  她还有其它一些“诗”作就不一一例举了,总之,这位“诗人”现在的风头和名气完全盖过了中国所有的诗人。

  “贾浅浅事件”出现后,23日下午,中国作协创作联络部会员工作处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包括贾浅浅在内的944名拟发展会员,均是按照程序进行评审上报。对于网友质疑的问题,将会记录核实。

  “公示结束之后,我们将会把公示期收到的情况,以及核实的情况再次上报到书记处,书记处开会确认之后才会公布(正式)名单,一般就是在几天内。”

  贾浅浅本人并没有接受媒体受访,或许,沉默也是一种策略,因为从程序上来说,她申请加入作协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她的诗作都能捧上台面,那么张宗昌水平是不是被严重低估了?

  当然,不会真的人会去鉴赏张大帅的诗作(也未必全是他自己写的),但贾浅浅却有一堆人在帮她包装。

  从贾浅浅事件上能看到什么?

  那些自诩“说真话”的作家们,有的却在捧臭脚,一句真话也不敢说。

  地方军阀不如地方文阀,文学不如人脉,艺术不如势力!

  张大帅的诗虽然令人发笑,但至少不会令人感到恶心。

  要点脸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