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游:关于疫情,老百姓之“最”


  面对疫情,百姓们最想知道什么?病毒的变异有终点吗?按照媒体报道外国的疫情来看,病毒的变异至今并没有到终点,什么时候到终点现在没有任何人能说清。但这并不是百姓们最想知道的,百姓们最想知道是我国新冠病毒流行及其危害的实情,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面前,普通百姓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境地中,能如实告知普通百姓们。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希望的是什么?有人说大疫当前,最希望的是有药,有病床,有医生治病。在下以为这些确实是普通百姓们所希望的,但似乎达不到“最”的程度。某些专家们建议什么,什么就涨价,什么就买不到,某些专家们的建议让普通百姓们无所适从。可见,普通百姓们“最”希望的就是某些专家们千万别再说话了,也别建议了,歇歇吧,让国家有关部门的人发话吧。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幻想的是什么?很多人可能说是在幻想疫情早些过去吧。但现实不允许人们这么幻想。眼看的疫情在西方放开时,那病毒变种一波接着一波来,德尔塔的种种变种;奥密克戎的种种变种,据说在外国有上千种新冠病毒的变种,“幻想”疫情早些过去是不太可能的。应该说百姓们最幻想的是我国的某些专家们能说点真话,能承认错误,能承认现实。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疑惑的是什么?有人可能会说某些专家们的说法前后矛盾,或者说某些专家们开放前的预测到底准不准让普通百姓们最疑惑?其实这也不算是普通百姓们最疑惑的,若放开前某些专家们说得是真心话,从现在的客观现实来看,那他们是有意让百姓们陷入痛苦之中;若放开前他们说得不是真心话,那他们是有意欺骗百姓们,但这都不是让百姓们感到最疑惑的,百姓们感到最疑惑的是,无论某些专家们说得是不是真心话,他们想得到什么?不是只想着当网红吧?他们会得到什么利益?商人谋利,某些专家们谋什么?真的让普通百姓们最疑惑。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感到最奇怪的是什么?有人说那就是某专家说的那个“能不阳就不阳,能阳一次就不阳两次,能晚阳就不早阳”,这不废话吗?这跟说相声有区别吗?这不令人奇怪。其实,令百姓们最奇怪的是,既然某些专家都是医学方面的专家,难道不知道放开肯定会让广大人民被疫情所折磨?难道不知道放开疫情不可能是一波就了事的?难道不知道放开前建议有关方面做好充分准备?这岂不是天底下最奇怪的事吗?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想用什么药治这个新冠病毒呢?某些专家在鼓吹用美国的那个辉瑞,理由很简单,它是“特效药”。可作为“特效药”怎么会让美国染疫几千万,死亡上百万?但普通百姓们愿意用这个美国的“特效药”吗?虽然它进医保了,但它不贵吗?它副作用不大吗?它真的是特效药吗?它不是普通百姓们最想用的药。武汉治疗新冠最有效的就是中药,零死亡。百姓们最想用的治疗新冠的药就是中药,为什么不大力推广“清肺排毒汤”?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担心什么?最担心得了新冠治不好?最担心得了新冠发展到重症?最担心得了新冠治好却留下了后遗症,祸害一生?最担心过早的驾鹤西去?老人家说过,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老子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有生则有死,何惧之有?这些都不是普通百姓们最担心的。大家想想,全世界得新冠的不过四、五亿,而我国按百分之六十说,就有八亿人得新冠,可按专家的说法百分之八、九十的要得新冠,那就是十一亿到十二亿人,这恐怕才是普通百姓们最担心的,几乎没人能逃过新冠病毒的折磨?

  面对疫情,普通百姓们最怕什么?这似乎是一个大的问题。有人说最怕专家出主意,这有点偏激了。普通百姓们最怕的是三年抗疫后,上了一个大当,怕掉进西方挖好的大坑里!这可不是一两个人怕什么的问题,也不是成千上万的人怕什么的问题,而是数十亿人怕的问题了。

  面对疫情,最后悔什么?有人是不是悔不当初?这个问题与普通百姓们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普通百姓们都是跟着走的。

  回忆三年的抗疫,肯定有些专家后悔了。有专家在去年就一直叫嚷放开,后悔没有早放开;有专家也后悔,放开没有准备好,这是客观现实,主观上说什么意义并不大,不过这都不是让人最后悔的。

  最后悔的是为什么要让十几亿人得病?无论是无症状还是轻症状,那都是病,恐怕在大陆将第一次出现十几亿人都得病的情况。若是某些专家们也躺在病床上,大概不是大概,肯定他们一定不会感到疑惑,一定不会感到奇怪,虽他们也在盼什么,也在幻想什么,但一定也会后悔,可能最后悔的是怎么会把新冠想像成是无症状的,怎么把新冠想像成是大号感冒?

  当然,还是有更多的专家不在上述之列,不管怎么说,普通百姓们心里还是愿抗疫早日成功,否则普通百姓们更受苦!

  【文/清江游,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