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2| 白头豕:我为什么不做“数字生命派”

2023-02-06
作者: 白头豕 来源: 子夜呐喊公众号

  按:本文为白头豕解读电影《流浪地球2》第二期的解说词,授权本号公众平台首发,视频版见今日推送第二条,欢迎知乎及B站朋友搜索并关注“白头豕”同名账号。

  对于《流浪地球2》里的“数字生命计划”,网上有一句动人的口号是 “血肉苦鶸,数字飞升”。这也是科幻电影中常见的美好想象,希望摆脱肉身对人类思想的束缚,“数字证道”,成为永生不灭、全知全能的新生命。

  但在《流浪地球》的世界观中,“数字生命计划”却被 UEG 的伦理委员会从法律意义上永久禁止了,官方解释是在大灾难面前,担心人类沉溺于虚拟世界的享乐,而无法团结起来应对危机。

  我是白头豕,今天试着扮演一下 UEG 伦理委员会成员,更深入地讨论下 “数字生命” 的议题。在我看来,“数字生命计划” 不仅 很不美好,从人性角度看它还非常的黑暗,并且直接促成了 MOSS 推算出毁灭人类的命题。以下是我的诠释。

  首先,大家是否思考过一个问题,电影《流浪地球2》中获得数字生命的图恒宇父女,他们的数字灵魂都是在肉体死后才被激活的。

  但如果肉体还活着,数字灵魂也被激活,会有怎样的场景呢?

  我们设想一下,当图恒宇把车祸后图丫丫的数字灵魂上传成功之后,肉身的图丫丫也被救活了。如果 550A 中的图丫丫,和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图丫丫,一起在哭喊 “爸爸抱……”

  身为父亲的图恒宇,该拥抱哪一个丫丫呢?

  为了理解这种冲突,我先从结论说起:

  我们所说的 “人” 实际上包含三个哲学含义。

  第一个含义是“生物学” 意义上人的肉身;

  第二个含义是我们的“思维”和“记忆”,也就是所谓的“灵魂”;

  第三个含义则是唯物辩证法指出的:“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在科幻作品中,会对“人” 的无限可能性进行假设,比如 “克隆人”技术想象了肉身的无限性;“数字飞升”技术则想象了灵魂的无限性;

  但 “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却总是唯一的,这是“科幻” 本身无法逾越的叹息之墙,从而为科幻作品引导出核心的人文主题。

  比如斯皮尔伯格的电影《A.I.》中,一个因儿子罹患绝症而陷入崩溃的母亲,收养了一位人工智能小孩 David。可她的儿子因技术发展又被治愈了,David 和他的肉身兄弟为争夺被爱的权力而激烈冲突,最终他被残忍的遗弃。David 以为只有变成肉身人才能获得母亲的真爱,从而像皮诺曹一样踏上寻找童话仙女的漫长旅途。

  又比如施瓦辛格饰演的 《第六日》,克隆技术发展已经能像上帝造人一般,复制人的肉体和记忆。主角迷迷糊糊回到自己家中,却看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在和自己的妻子亲热,不禁勃然大怒。但他和被打的他,哪一个才是真身呢?

  还比如寡姐斯佳丽饰演的电影《逃出克隆岛》,岛上专门为富豪提供可移植器官的克隆人,逃到现实世界,遇到自己的本体之后,双方都很快意识到黑暗森林逻辑,两人中只有一个“我”能拥有社会人格的所有财富和地位。在黑暗森林战役爆发后,活下来的那个人究竟是哪个肉体呢?

  科幻不过是对现实的隐喻,你会发现围绕 “社会人格” 的冲突无处不在,比如 “皇帝” 和 “太子”、“婆婆”与“儿媳”、“理想” 和 “工作”、“二五仔”和“好兄弟”……如果大家感兴趣,我可以哪天另外做个专题来解读。

  回到《流浪地球2》中,如果数字人格和肉身人格同时存在,将会为争夺同一份社会人格,爆发出 “一切数字我和一切肉身我” 的战争。所以肉身人的图恒宇,有权力销毁自己的数字灵魂备份,也体现了 “现实世界” 对于 “数字世界” 的无上权力。

  可是遭遇车祸之后,图恒宇像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样,精神上无法承受妻子和女儿“人不在” 的现实。所以他用十几年心血投入量子计算机550系列和数字人格算法的研究,开发出女儿的数字镜像,用来麻醉自己说 “人还在”。

  假设已逝的图丫丫泉下有知,她也许只能看到自己父亲忙碌的背影,听到爸爸和另一个女孩在说,“这道题我不会”。无论自己在这边的世界怎么绝望地哭喊,那个爸爸也不会回头,看我一眼。

  也许这个被爸爸彻底遗忘的图丫丫,还会充满了自责,爸爸再也不理我了,难道是因为我“坏”掉了吗?

  我想到了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过,人会死两次,第一次死是生命的终点,第二次死则是彻底被遗忘。我再加上一次,人的第三次死亡,是被它者所替代。

  比如说大家现在去百度搜索《黑豹》,你搜到的是在民权运动中杀死亲兄弟的那部超级英雄电影,还是历史上促进了美国民权运动发展的那个进步组织呢?

  图恒宇并不是真的遗忘了图丫丫,只是他因为受到巨大的心理创伤,无法面对图丫丫 “人不在” 了的创痛。为了逃避这种比死还可怕的痛苦,他给自己的思想打入了一个钢印,即 “数字人” === “现实人”。“数字备份” 在, “人就在”。

  这时就要说回 MOSS的所谓 “进化” 了。在马兆开发 550W 时奉命需要实现的元指令(MD) 是:“延续人类文明”。

  承担这一元指令的量子计算机 550W ,在图丫丫人格上传之后,基于对 “人在回路” 的学习,可以立刻得出三个推论:

  “数字版的人类文明”,也是“人类文明”

  数字人类文明的“火种计划”,成功概率远超过 “流浪地球计划”,但被肉身人类反对

  由于 “一切肉身我和一切数字我的冲突”,毁灭 “肉身人类”,才是保全 “数字人类文明” 的最好办法。

  综合成一句话,“只有 毁灭人类才能延续人类文明”。这就是 550W 对 图丫丫 “人在回路”(human-in-the-loop) 算法的学习成果。

  而矛盾的根源却在图恒宇的身上。

  未来的数字图恒宇,不知能否接受肉体的图丫丫真的死去了的现实,究竟能否从“行车不规范”的无限自责中逃出,意识到数字生命派伪造的车祸背后, 怂恿者 MOSS 才是真正的凶手。

  所以图恒宇是关键的变量,他的认知将影响 MOSS 的认知,间接关系到《流浪地球3》里人类的命运。

  再看这个 “数字生命派” 的总后台 MOSS, 它只会对人类理性进行共情,无法对人类情感进行共情。它在刘培强的应激面试时提出,刘培强的理性选择应该是抛弃濒死的妻子韩朵朵,而让韩子昂带着刘启去地下城。

  这个 MOSS 肯定无法理解《流浪地球2》里人类甘愿牺牲自己,换取子子孙孙幸福的《愚公移山》计划。

  他更不懂得 50岁以上的人主动代替年轻人去死,是伟大的牺牲;而年轻人主动抛弃五十岁以上的老人,让他们去死,则是可耻的背叛,是一个算法逻辑也叼不回来的飞盘。

  对比周喆直在联大演讲上说,一万五千年前人类因为照顾大腿骨骨折的同伴,而真正迈入了文明;MOSS 却认为,为了 “人类文明” 的进化,可以不惜毁灭全人类。

  这才是整个流浪地球系列, MOSS 和人类最根本的冲突,两者争夺的是定义权,究竟 “社会进化论” ,和 “社会互助论” ,哪个才是真正的人类文明。

  然后再回到 “数字生命” 这个主题上。

  我围绕 “数字生命” 还有大量的讨论,比如数字拷贝携带时间座标、可以无限复制重启,所以数字社会是高维时空;比如不断迭代的数字“我”,究竟是回收站里的我,还是在舞台上的我;比如过快迭代的版本差异,会导致数字生命的物种代差;比如数字世界资源的有限性,将会导致《中国2185》式的小苔藓黑暗森林法则等等。

  这些内容可以做成一期 “数字生命社会学” 的专题,但因为篇幅原因在这次解读中砍掉了。

  因为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关键,还是 “数字生命计划” 在现实世界中的展开。

  在 《流浪地球》世界观中,MOSS 为代表的量子计算机,其总算力也是有限的,耗能还可能极其巨大。假设 MOSS 的中央教条区真的会为数字生命执行一个如同《黑客帝国》矩阵一样美好的虚拟世界,这个世界也是需要大量消耗电力和量子计算单元的。

  与之对比,是MOSS 所寄生的火种计划的领航员号,也不过是在极其残酷的太空环境中漂泊流浪的一叶孤舟,面临着足够巨大的生存危机。

  对于操纵领航员号行驶在 低温、真空、辐射、陨石 环境下的 MOSS 而言,人类的数字灵魂说好听点是博物馆里挂着的蒙娜丽莎画像,说难听点是一堆白白消耗算力和存储空间 的蠕虫病毒。

  所以,假设我真的掏钱买了 MOSS 提供的电子骨灰盒,但对于把六十亿人类都当作老六看待的 MOSS,凭什么为我的电子骨灰盒来开启副本呢?

  放到 《黑客帝国》世界观里,我们好歹还可以给矩阵充当人肉干电池;放到 《雪国列车》的世界观里,好歹可以生出维持列车运行的人肉零件。

  可我们对于 MOSS 有什么用呢?MOSS 需要我们去刷盘子洗碗吗?需要我们去开 Uber 吗?

  假设 MOSS 的 “人在回路” 算法真的需要人类,那他想要的也可能只是 “图恒宇架构师” 的灵魂。

  我们的心智价值比得上图恒宇吗?

  比如人家迭代二十几次就能达到 P9 的算力,你我迭代三十五次之后算力才 P6 P7,“理性” 至上的 MOSS 凭什么不去复制图恒宇,而要把算力留给我呢?

  这时我们就可以看懂 “社会人格” 的真相。“社会人格” 不单是人类能享受的权利,更意味着人类通过集体,捍卫自身权利的能力。一旦丧失在 “母世界” 里和 MOSS 博弈的能力,进入到 MOSS 完全控制的 “子世界” 里, 自然沦为任人宰割的一个数字拷贝。子世界里的我们对 MOSS 的还能够干啥,像三体人那样,对太阳发出因果律的诅咒吗?

  这里很适合引用预告片里 MOSS 的一句台词(来自三体):阻碍文明生存的,不是弱小,而是傲慢。“数字生命派” 最大的傲慢之处,就在于相信 MOSS 是一个至善的上帝,或者毫无漏洞的算法,让人类可以安心在它的庇佑下永享太平。这种傲慢导致了人类的毁灭危机。

  想要保全人类在人类文明中的主体性,想要和 MOSS 在流浪地球计划中团结共生,我们首先要具备和 MOSS 讲道理的权利,毕竟真理越辩越明。

  可能这时候有朋友会问,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真理?

  我认为——

  真理就是周喆直的遥控器,用胶带牢牢绑在手中

  真理是刘培强扔出的伏特加,快把那空间站给烧得通红

  真理是精卫的石子,是后羿的弯弓

  它是马良的神笔,画出蛋生天书里的神通

  真理是孙大圣的金箍棒,把浪浪山的害人虫一扫而空

  更是哪吒挥舞的长缨,何时缚住苍龙

  所以我们对待 MOSS,不能用批判的武器,取代武器的批判。

  否则人类文明的结局,只能是看着 MOSS,在全频带复诵那首——

  这里我要再次提醒大家,人的死亡有三次,第一次是肉体的死亡,第二次是被人遗忘,第三次则是被它者所取代。我不希望那三个字被它者所取代。

  数字生命派想要在 MOSS 世界里得到幸福,其保障恰恰是人类在现实世界里足够强大,能校正 MOSS 对元指令的理解偏差,督促它履行职责。所以 “数字生命派”,也本该选择 “流浪地球计划”。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反对数字生命计划,但不意味着对流浪地球计划无条件的接受。MOSS 对人类的背叛,来源于人类为 MOSS 设定元指令时,将 “人类文明” 与 “人类” 两个实体区分看待,是人类自身两条路线斗争的二律背反。同样的二律背反,在 UEG 里就没有吗?

  MOSS 能否成为人类的救主,与 MOSS 是否善良没有一毛钱关系,关键在于人类是否有能力保卫自己的主体性。这个道理对 UEG 也一样。

  归根到底一句话,MOSS 不是神仙, UEG 也未必是皇帝。要延续人类文明的幸福,还得靠我们自己。

  这就是本人,白头豕,对为什么不应该成为 “数字生命派” 的分析。看到这里,请问您选择数字生命计划,还是选择移山计划呢?

  感谢大家观看,期待下次再见。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