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小马”秒杀“老马”?


图片

  一、对 比

  某大学经管院一位中青年教师发给我一张图片。

  图片上方的题目是:“这么一对比,瞬间清晰”。

  图片中间,是马克思与马斯克的照片:左边马克思——老马。右边马斯克——小马。

  在照片下面,分别列出老马与小马互怼的话语:

  马克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马斯克:“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没有权力撑腰资本只会讨好顾客和员工,哪敢恣意妄为?”

  在图片的最下方,是图片制造者洋洋得意的点评:“马斯克不愧是天才,仅凭一句就秒杀《资本论》!”

  发给我图片的教师问我:“赵老,这个您怎么看?”

  我回复:“你是咋看的?你先想想。我的看法,之后回答你。”

  二、怀 疑

  之前在一个教师群里,我看到过这张图片——群里好像没有人认真对待小马的“天才话语”,所以我也就没在意。现在有经管院的副教授当真了,那我就在意一下。

  马克思和马斯克互怼的话,是真实的吗?

  先看马克思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原文出自《资本论》第一卷。

  再看马斯克的话:“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没有权力撑腰资本只会讨好顾客和员工,哪敢恣意妄为?”

  ——这句话出自哪里?我不知道。老实讲,这话是否出自马斯克之口,我深表怀疑。

  我为什么“深表怀疑”?因为无中生有、造谣生事,已经成了当代那些反马克思主义者的最大本事了。

  不妨重温一下这几十年的话语发展史,看看这样的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吧。

  三、废 话

  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主导社会观念的风尚与时俱进,话语也就跟着为之一变。

  记得90年代以后,社会上时兴以说废话为荣,比如刘欢先生唱的《心中的太阳》,歌词曰:

  “下雪啦,天晴啦,下雪别忘穿棉袄;下雪啦,天晴啦,天晴别忘戴草帽;下雪啦,天晴啦,下雪别忘穿棉袄;下雪啦,天晴啦,天晴别忘戴草帽……”

  “下雪穿棉袄,晴天戴草帽”,这不废话么?还周而复始反复吟唱自我陶醉得不行。

  民歌也深受浸润,于是就使劲地吆喝: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他的大舅,他的二舅,当然不是你的舅舅,如果他舅成了你舅,岂不乱了套么?

  自视清高的学界也不能免俗。比如2000年以来,经济学开始热衷于说废话了。主流经济学杂志刊登的论文,洋洋洒洒所要论证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用复杂的计量模型,去证实“人不吃饭会饿死”之类的智障假设。

  至于如何去证实这类智障假设,请参拙文:《放P为啥不用脱裤子?——来自现代经济学的证据》(载《乌有之乡》2021-06-12)。

  四、诺 奖

  废话就废话呗,至少废话在面儿上 “人畜无害”。

  可是到了后来,光说废话也跟不上趟了。于是,就开始不说人话了。

  比如,某某的《檀香刑》和《丰乳肥臀》,那话语,跟动物世界差不多。

  某某后来获得了诺奖,是不是跟不说人话有关?我就不知道了。

  再到后来,不说人话也不行。于是,造谣生事、颠倒黑白、无中生有,就成了反马克思主义者的癖好。

  比如,这张老马和小马互怼的对比图,我就很怀疑,小马是否说过这样高大上的话?

  我倒不是怀疑小马没有上进心,我纳闷的是:一个整天忙着琢磨机器人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他能看懂老马的《资本论》吗?——张五常就愤怒地说过:“《资本论》我看不懂……”。

  就算小马能看懂《资本论》,问题是,一个整天心系电动车的小马,有那么深沉的心机去跟老马的《资本论》较劲儿吗?

  有人不高兴了:你就甭管这话是不是马斯克说的,你就回答我们,“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这话说的对不对吧?

  瞧见没有?秒杀老马的“天才言论”是不是小马说的,并不重要;拿小马来恶心老马,这才是图片编造者的用心所在。

  既然如此,那我就权当“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是小马说的话吧。

  五、权 力

  小马说:“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也就是说,资本是善良的好人,权力是凶恶的坏人,资本与权力泾渭分明,就不是一回事。

  资本与权力真的不共戴天么?这事要从权力的含义说起。

  什么是权力?

  很多人把“权力”与“权利”混为一谈,其实这两者才不是一回事。

  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power(权力),不是right(权利)。权力与权利的区别这里就不讨论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拙文:《权力、权利异同论》(载《社会科学研究》1991年第4期)。

  如何理解权力的含义?大家可以去查一查词典,权力,英语是power,有“力量”、“权力”,“势力”等等含义。

  作为权力的含义,power的意思是:“权力是支配他人的力量”。

  如果从“支配他人的力量”来理解,那么资本毫无疑问就是一种权力,是一种凭借生产资料的占有地位,来支配雇佣劳动者的力量。所以马克思明确指出:

  “资本是资产阶级社会的支配一切的经济权力”。

  “资本就意识到自己是一种社会权力”。

  不论在资本的运作过程中有没有腐败渗入其中,不论政治势力有没有影响到资本,不论经济权力与政治权力有没有勾联,资本都是一种权力。

  六、常 识

  资本作为一种地地道道的“支配他人的权力”,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常识。

  很遗憾,即便“资本是经济权力”乃马克思主义的常识,可这位困惑的副教授仍然感到很困惑,他说:

  “在正常运行的市场经济中,确实是资本为王。但是,如果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那就是权力为王啊!”

  我告诉他:

  “在现实中,资本往往不得不跟政治权力相勾结,即便是美国也不例外。搞笑的是,看到资本受到政治权力的影响,看到政治权力有时比资本还牛,市场浪漫主义者就断言资本不是权力,说政治权力才是权力。我告诉你,不能因为政治权力介入了资本,影响了资本,资本就不再是权力了,不是那么回事。政治力量是一种权力,资本力量也是一种权力。不管资本勾不勾结政治权力,不论资本是否受到政治权力的影响,资本都是一种权力,是一种明确无误的经济权力。”

  说到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就涉及到权力的分类了。权力如何分类,在社会学里边有专门研究。比如,有“自然权力”“社会权力”的分类,还有“政治权力”“经济权力”“文化权力”的分类,等等。

  但是不管你怎么分类,资本都毫无疑问的是一种权力,是一种支配他人的power。即便你把政治权力,把总统、政府的权力,把整个上层建筑的权力拿来说事儿,拿来跟资本对比,也秒杀不了“资本是一种权力”的客观事实。

  七、资 格

  根据唯物史观的基本逻辑,资本不仅一种明确无误的权力,而且也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支配一切的经济权力。

  换言之,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在资产阶级社会一切权力当中,是最根本、也是最基础的社会权力。

  为什么?因为有了生产资料所有权,你就有了支配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一切资源的“资格”。

  马斯克说:“没有权力撑腰资本只会讨好顾客和员工,哪敢恣意妄为?”

  难道小马压根儿就不知道,如果没有资本撑腰,资产阶级的政府权力就是一个屁,一个连味道都没有的屁。

  马斯克说:“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剥削来自权力”,这话没错。但是,所谓“而非资本”,就实在是肤浅之极了。

  如果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你凭什么去占有企业利润?你有什么资格去剥削雇佣工人?

  (作者系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