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入尘烟和三农专家温铁军

2022-10-07
作者: 徐吉军 来源: 汉唐光辉

  最近中文互联网两个口水战事件引起汉唐智库的关注。

  第一个事件是电影《隐入尘烟》引起巨大争议。一些人认为反映了中国部分地区贫穷落后的现实,还有一些人认为电影的拍摄思路就是模仿张艺谋和莫言,通过作品丑化中国来获取西方的青睐。于是对立双方争执不休,分不出胜负,讲不明是非。

  第二个事件是“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忽然成为焦点话题,引来张捷、向松祚、任泽平等人的围攻。互联网上支持温铁军的人很多,汉唐智库的读者也有一部分是温铁军的粉丝。支持温铁军的声音和质疑温铁军的声音严重对立,从观点对错,到身份悬疑,再到路线争论,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失去了正常交流的味道。

  一、三农问题

  中国三农问题,涵盖了农业、农村、农民的整体发展,关键是要解决农民增收、农业发展、农村稳定的问题。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

  2000年李昌平给国务院的一封信称:“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三农问题”成为迫在眉睫的重大课题。

  多年以来,中央连续发布聚焦三农、以“三农”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

  2019年6月1日出版的第11期《求是》杂志发表重要文章《把乡村振兴战略作为新时代“三农”工作总抓手》。

  2022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正式发布,这是21世纪以来第19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

  中国三农问题涉及到国本,根源是国家生产力水平问题,是社会发展不同阶段的问题,是国家各方面制度设计的问题。

  真正解决三农问题,需要国家力量。

  学者在书斋里论道,根本不知道农村什么样子,无异于隔靴搔痒。

  事实上,不仅温铁军,包括其他几位被互联网追捧的“三农问题”专家,对农业、农村和农民的现状也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毫不夸张的说,中国媒体舆论册封的这些“三农问题”专家,除了空谈之外,基本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几个书斋里搞研究的学者隔空论道,对遥不可及想象中的农村发展指手画脚,实在是可笑至极。

  一百个“三农问题”专家捆到一起,对农业所做的贡献也不如袁隆平一个人。

  不是针对谁,而是这些空谈家中的每一位!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脚不沾地手不沾泥,谈什么三农四农,浪费资源,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虽然话说的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二、隐入尘烟

  为何《隐入尘烟》引起巨大争议?

  就是因为有一大批人根本没见过真实的贫穷。电影反映的是西部乡村,非常落后,人性表现的残酷了些,场景却非常写实。

  这种贫穷在现实中是否存在?即便是在东部发达省份的农村,照样有贫困户。如同江苏丰县铁链女事件,同样令人难以置信。汉唐智库接触过的贫困家庭,两位老人除了粮食自给自足之外,每人每月的生活费只有五十元。这五十元需要购买油盐酱醋蔬菜鱼肉禽蛋奶。这种程度的贫困,在很多互联网键盘侠看来没什么问题。毕竟眉山剑客说了在中国人2000元可以比美国人3000美元过得好,很多人深信不疑。

  问题是,这是50元。不知道够不够键盘侠们每个月的手机话费?

  这就是现实中的贫穷。

  这种贫困户当然不多,却现实存在。既然现实存在,电影将现实呈现出来,至少没有道德问题。情节有所夸张,并没有过于荒诞不经。

  2020年我们通过精准扶贫实现了全面脱贫。

  然而,新冠疫情已经导致太多企业运营困难乃至破产,很多人面临返贫危机。这也是现实问题。

  捍卫国家荣誉和国家形象的爱国情怀当然没问题,但是直面落后,发愤图强,去改变去提高似乎比自我麻醉对国家更有利。

  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害怕承认贫穷。习惯了光鲜之后拒绝承认丑陋的一面。习惯了赞美之后,不能接受任何批评哪怕是善意。文过饰非,以丑为美,巧言令色鲜矣仁。

  三、温铁军

  为何汉唐智库评论员将这两个事件放到一起探讨,就是因为电影《隐入尘烟》反映的农村贫穷落后的问题,恰好就是所谓的“三农问题”,而温铁军被很多人冠以“三农问题”专家的称号。

  作为目前风头正劲的“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对三农问题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了吗?没有。

  温铁军长期研究三农问题,对于农村比较了解,当然有发言权。

  温铁军指出,前三十年利用城乡剪刀差,牺牲农业建设工业,这是事实。温铁军试图总结出一套本土经济理论来论述新中国七十年来的得失,比起用西方经济学来解读中国更接地气。

  现实是,中国地方大,各地经济水平差距也大,没有任何一种经济理论可以解释中国的经济奇迹。

  西方经济学尤其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成了显学,大学里财经专业大部分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当成选修课。西方经济学用各种图表数据来解释经济现象,强行为资本的垄断、贪婪做解释或者是掩饰,对中国现实的经济问题缺乏有效的指导作用。

  许多大学生毕业时发现所学的西方经济学知识无处可用,最有价值的反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温铁军以带有本土色彩的中左派经济学家标签,获得了一大批拥趸的热爱。

  但是,温铁军是不是真正的中左派经济学家?

  这也未必,恐怕只是读者善意的想象罢了。中左派爱国学者几乎不可能得到美国福特基金会的扶持,更不可能列名在茅于轼的天则所之内。美国基督教全球大学也不可能为中国培养真正的爱国者!

  在具体问题的研究中,温铁军确实出现了很多谬误之处。

  比如批评中国的生猪养殖产业和蔬菜大棚模式。

  温铁军强调大棚种植蔬菜耗水量是陆地的六倍,华北平原到处扣大棚导致地下水超采,北京地区成为地下漏斗就是因为大棚太多。

  这可以说是不懂装懂,信口胡诌了。

  如果不是全国推广蔬菜大棚种植模式,中国人冬季恐怕依然只能依靠白菜萝卜度过漫长的冬季。

  毫不夸张的说,蔬菜大棚是上天对现代人的恩赐。谁反对蔬菜大棚生产蔬菜,谁就应该率先垂范冬天带头吃咸菜!

  华北地区年降水量在400毫米至800毫米之间,是半湿润地区,但是由于人口稠密,经济发达,是我国水资源最短缺的地区之一。由于地表水缺乏,许多地区为了解决水源问题,就大量抽取地下水,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形成地下水超采区,形成“地下水漏斗”。

  把这个问题归咎于农业大棚,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数据支撑,典型的拍脑门儿,根本不是科学结论。

  近几年,北京的地下水位明显回升。这是事实!2022年北京地下水水位回升至20年来最高,南水北调和产业转型是主要原因!

  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的中线工程,极大的补充了北京的地表径流和地下径流。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把一些高耗能、高耗水的工业迁到其他地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北京的水资源供应紧张状况,对北京地下水水位的回升也起到积极作用。

  作为誉满全国的“三农问题”专家,把地下水问题归咎于农业大棚。让人非常迷惑到底是不懂装懂还是混淆视听,或者是有意影响正常的农业生产?

  温铁军质疑生猪规模化养殖带来病害,猪粪污染有机肥污染等问题,应该鼓励农村小散户养殖,搞立体循环。

  早年,农户散养生猪需要猪圈蓄肥,对地下水造成一定的污染。

  近年,中国农村推广厕所革命,旱厕改水厕,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

  农村为了改善环境,连厕所都改革了,怎么容忍猪圈的存在呢。

  客观来看,这是环境和生产的矛盾问题,也是价值判断之后的选择问题。

  2019年中国爆发非洲猪瘟,行业直接损失过万亿元,间接损失更大。为了解决猪肉供应问题,中国被迫在贸易战中开放购买美国猪肉。

  猪肉是中国人的生活必需品。尽管很多人鼓吹用其他肉类来替代,但无法改变中国人的饮食习惯。生猪养殖决定猪肉供应,猪肉供应决定猪肉价格,猪肉价格直接影响生活成本和价格体系,直接关系到金融安全。

  温铁军经济学的总体思路是反对规模化种植和养殖,但是他鼓吹的小农经济生态,在普通的粮食生产中可以沿用原有模式,而蔬菜和生猪家禽的养殖,靠农户散养确实无法解决供应问题,也就无法保障全国人民的的菜篮子问题。

  在此,汉唐智库评论员提醒各位,农业并非只有粮食生产,水果蔬菜鱼肉禽蛋这些种植和养殖产业,都属于食品保障和农业产业链的范畴。

  显然,如果温的观点成为指导理论,对中国粮食安全的负面影响会很大。

  很多人对学术观点缺乏辨析能力,往往是单纯维护自己喜欢的专家学者。这是粉丝对战的原因。实际上这种现象真的没必要。

  任何学术观点都存在局限性,任何人的言论都不可能完全正确,没有任何人不可以被批评。

  这才是客观的心态。


  四、农业的希望在工业

  数据表明,目前居住在农村的还有五亿人口,从事农业生产有关的人口七亿多。

  不管常住农村的人口数量是不是比城市多,中国农村的面积肯定远远超过城市。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农村,如果农村不发达不稳定,国家很难稳定,这直接关系到国土安全问题。

  新冠疫情给我们一直推进的城镇化敲响了警钟。

  中国的城乡二元制,使我们在国内可以实现产业转移,这是中国的优势。过去几十年,农民进可以去城市打工,退可以回乡务农。新冠疫情爆发后,农民工大批返乡务农,城市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几亿打工者的退路就在农村。

  农村对于国家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稳定器作用。

  中国七亿农业劳动人口,十八亿亩的耕地,人均两亩多。显然,依靠农业种植永远不可能实现富裕!换句话说,小农经济再美好,也只是空想,依靠农业,再发展两千年也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关键的手段是城市和工业反哺农村农业,而不是靠着农村农业自我实现。

  目前,多个地区推动土地流转,这需要因地制宜,不能勉强为之。

  有的地方,农业企业流转在手十万亩耕地,一亩地每年给农民一千元的承包费,农民出去打工赚钱。看上去这种模式很好!

  但是,如果企业一旦经营困难或者企业主转移财富,企业陷入困难,无法支付承租费,几十万人就会面临没有收入的危机。

  这是有现实案例的。
 

  五、中国人的纽带

  中国是一个大国,各地情况不同,土地情况不同,人口情况不同,一刀切的农业模式很难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

  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居安思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那些觊觎农民手里的土地和宅基地的资本,一旦造成土地兼并的局面,一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生存权,发展权。

  2022年夏天,笔者进入湘西深山,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村落,竟然看到湖南省某单位对口扶贫的项目,帮助村里修建了办公楼,医务室,警务室、篮球场、桥梁、厕所等。

  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汉唐智库深刻体会到了人民江山的涵义。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随着各地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我们应该想办法反哺农村居民了。

  十四亿中国人,就是靠着文明复兴的理想纽带跨越千山万水联系起来的。

  生于斯,长于斯,人生何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