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富士康,才能走向新天地

2022-11-28
作者: 谭吉坷德 来源: 红歌会网

  郑州惹恼了徐州,郑州未经沟通将富士康870名离职员工运抵徐州,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引起了徐州方面的强烈反弹。

  一个月前郑州富士康的员工“用脚投票”逃离富士康,近日面对富士康“杀猪盘”式的招工套路,大量新员工又掀起了第二波逃离的浪潮。

  一个富士康让郑州和河南操碎了心,尽管我们一直到今天仍然不知道在富士康的厂区内发生了什么,但是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河南举全省之力拯救富士康的身影。

  为了改善富士康的用工荒,为了不影响富士康为苹果代工的产量,河南动员政府资源,摊派名额到每个村,鼓励基层干部带队到富士康填补用工缺口。

  说这是一场“富士康保卫战”一点都不过分。郑州市政府成立了以副秘书长为组长的“前线工作组”。不知道“前线”这两个字,会不会让人联想到当年淮海战役踊跃支前的场景。

  为了缓解富士康的燃眉之急,河南长葛市广发“英雄帖”,倡议广大退伍军人“离军不离党,退伍不褪色”,号召他们要牢记“若有战,召必回”的使命担当,主动参与富士康的生产复工。

  危机常常是暴露真相的时刻。也许应该理解河南有其GDP和税收的苦衷,有很多现实利益需要考虑,但是这种大张旗鼓地释放体制红利为资本提供服务,并由全社会来承担这一巨大成本的做法很难得到人们的认同。

  富士康是跨国资本,是一个“吃中国饭,砸中国锅”且臭名昭著的超级买办企业。把“人民子弟兵”神圣的语句用在这样的一个企业身上,更是说得如此崇高和纯洁,这实实在在地给人一种“乱伦”的感觉。

  这些名称和倡议混淆了公有制条件下的劳动价值同雇佣劳动中的劳动关系,特别是他们把服务资本上升为道德模式,并将其作为意识形态强迫人们接受的做法,不但离谱太远,而且细思极恐。

  忽然想起了郭台铭那句扎心的话,“大陆离不开我,我给大陆人赏一口饭吃”。富士康在河南的唯我独尊,令人仰慕的“超国民待遇”,能够令全省为其忙碌的特权红利似乎为这句话提供了很好的注解。

  即使我们不考虑面子和尊严的问题,中原第一大省被一个跨国企业拿捏到这种程度,在资本的指挥棒下团团乱转,那也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华为遭遇了资本世界的围剿和痛殴,步履蹒跚,艰难前行;而跨国资本却得到了像爱护眼球一样的精心呵护。为什么会有这种伤害性和侮辱性同样巨大的反差,这是一个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

  常常会有人用富士康为河南直接和间接创造的100万个就业岗位来论证现实的合理性,但是这种论证恰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之处。一个大省居然离不开一个资本企业,这样的经济结构合理吗;这是我们追求的经济结构吗;这样的经济结构不危险吗?

  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说河南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社会稳定,但是稳定不能以经济结构的不合理作为代价,否则将会带来更大更严重的危机,这是最浅显的经济规律。真相从来都不是稳定的敌人,合理的经济结构更是稳定的唯一母体。

  在很多地方官员的认知中,营商环境同对资本的放纵和柔情几乎就是一个东西,赋予资本特权就是最好的招商手段。在他们那里,服务资本就是服务社会已经成为一种固化思维。他们在资本面前直不起腰来,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合理的经济结构和老百姓脸上的笑容才是最好的营商环境。

  中国“两头在外”的出口加工贸易是一种面对西方的依附型经济结构。正是这种经济结构,使跨国资本能够控制中国的主导产业并获得绝大部分利润,给中国只留下了一个“血汗工厂”的位置。我们付出了巨大的成本和代价,却得到了一个并不想要的经济结构。这不是河南的问题,河南的问题是看起来他们很享受这种位置。

  近十年来的供给侧改革,做优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内循环为主导,破局“卡脖子”,统一的国内大市场正是为了改变这种畸形的经济结构,在曾经的经济转型之后,迎来一次全新的经济再转型,构建独立自主的经济结构。被某些人视为福音和救世主的富士康,恰恰是这种经济转型的绊脚石。

  经济结构决定思想方式,决定政策选择和治理方式。经济结构说到底是一种思想上的信仰,正是这种信仰,决定着不同社会的本质区别。新经济转型和新经济结构的旗帜就是共同富裕,正是共同富裕决定了富士康式的攫取财富可以而且必须终结。

  共同富裕的发展模式,其本质要求就是可以和资本合作,但是不能被资本绑架和裹挟,特别是不能被资本控制。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特色,如果说得更直白一些,归根结底还是立场问题。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选择。我们当然不能要求一个早上就改变现状,因为那样会是灾难性的。但是取消富士康的超国民待遇,收回他们的特权;注重维护“打工人”的权益和主体地位,加快新经济转型的步伐,这些在富士康事件中很遗憾地没有看到。

  驯服资本,抑制恶质资本和资本特权化,这是今天我们经济正当性的来源。这个时代的进步就是同资本作斗争,没有不消灭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所有人都必须在资本逻辑和人民逻辑之间做出选择。

  必须看到,在市场经济中所有人都要匍匐在资本的脚下,你要接受资本就要接受它的全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郑州和河南必须要从中走出来,只有走出富士康,才能走向更加广阔的新天地。

  这是一个新文明蓬勃发育的过程,也是一个社会改造和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过程。只有走出富士康,才能在这条道路上跑得更快,走得更远。

  顺便说一句,不要怕富士康跑掉。如果他们能寻找到同样的优惠政策,寻找到同样受过良好教育并且纪律性服从性一流的低成本员工,他们早就跑掉了。利润是资本唯一的正义,他们不是解放者,我们只有自己才能解放自己。

  富士康最终一定会跑掉,但那或许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标志,一个改变了资本同劳动对立的标志,一个呼吸顺畅不再被“卡脖子”的标志,一个中华民族跨过买办的尸骸走上复兴高地的标志。

  富士康不是河南的神话,而是河南的耻辱。希望“逃离富士康”不再重演,愿人间再无富士康。

  【文/谭吉坷德,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