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中国行动计划”在美国死灰复燃?

2024-05-10
作者: 冯亚仁、陈子帅、伊文 来源: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冯亚仁 环球时报记者 陈子帅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伊文】“中国教授警告说,佛罗里达州存在‘恐惧文化’。”据美国“政治新闻网”4月29日报道,上个月,几名来自中国的学者和学生起诉了佛罗里达州政府,因为后者去年通过一项法律,限制本州大学招聘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7个国家的学生和学者。佛罗里达州的行动是近年来美国在学术领域试图与中国“脱钩”的最新举动。特朗普政府启动的“中国行动计划”虽然已经被废除,但其影响仍在持续,甚至通过一些地方的行动死灰复燃。美国联邦以及地方政府一些反华行动不得人心,正在影响自己的形象。“美国正在失去光彩。”《华盛顿邮报》这样写道。

  佛罗里达州禁止大学从7个国家招聘

  “这项法案不仅是打着国家安全幌子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也是反教育的。”“我们必须在佛罗里达州表明立场,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在其他州重演。我们必须保持警惕,确保历史不会重演,确保亚裔美国人和亚洲移民不会继续成为被威胁的替罪羊。”

  据佛罗里达大学学生日报《鳄鱼》的报道,当地时间2024年3月26日下午,200多人聚集在佛罗里达大学,举着“你们制造危机”“教育无国界”等标语,抗议佛罗里达州2023年通过的参议院第846号法案(846法案)。

  美媒称,该法案于去年5月由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签署,两个月后生效,规定自2023年7月1日起,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或州内使用国家拨款的学院不得接受中国、俄罗斯、古巴、伊朗、朝鲜、叙利亚和委内瑞拉等7个“受关注国家”的学院、大学或者个人的任何资助,也不得与这7个国家的任何学院、大学或者个人进行任何学术与研究上的合作。这一法律没有禁止佛罗里达州的大学招收来自这7个国家的学生,但博士生通常会收到一份附带的工作邀请,大多是研究或教学助理的职位。

  根据德桑蒂斯的说法,上述法案是为减少“中国对佛罗里达州公共机构的影响”。该法生效后不久,恐慌便在佛罗里达州多个大学的教职员工中蔓延。美国“政治新闻网”等媒体报道称,佛罗里达大学的一名中国教员表示,该法律在来自“受关注国家”的学生中制造了一种“恐惧文化”,“我认为这是政治驱动的,而不是现实驱动的。唤起对一个不存在对手的恐惧,这样他们就能从恐惧中巩固自己的权力”。佛罗里达大学生物信息学助理教授宋倩倩(音)说:“这些(国家的)学生担心,来佛罗里达会受歧视。”

  《纽约时报》去年12月报道称,佛罗里达大学里传播着关于暂时不要向7个“受关注国家”研究生发出录取通知的消息。佛罗里达国际大学(FIU)已经受到846法案的影响。当地媒体WLRN去年12月获得的一份电子邮件显示,FIU已“暂停”从“受关注国家”招聘员工。此外,该大学还悄悄关闭了与青岛大学设立的西班牙语双学位项目以及与天津商业大学合作的酒店管理教学项目。

  FIU研究生院院长吉尔在向该校职工发送的邮件中说,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待聘人员获得“豁免”,而在这个过程中,学校不是最终审批者,州理事会和FIU董事会才是能够决定待聘人员能否获聘的机构。不过,州理事会以及FIU董事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是由德桑蒂斯任命的,或者与这名州长的关系匪浅。吉尔写道:“每个待聘人员的审核过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们不能保证来自‘受关注国家’的个人能得到任何工作或职位。”

  佛罗里达大学教授关正飞拥有在美国的合法永久居留权。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关正飞表示,这项法律阻碍了他的农业经济学研究。关正飞介绍说,最初,他收到了18份研究生或博士后助理的申请,大约1/4的候选人来自“受关注国家”,而最适合这份工作的人是一名中国人。关正飞希望让这名候选人获得法律豁免,但在与校董会来回折腾了4个月后,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而这名申请人最终选择到另一所大学任职。

  “坐在那里等,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等待被宰杀的羔羊”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7个“受关注国家”中,中国是佛罗里达大学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以2020年为例,该校招收了1100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其研究生总数的40%。因此有观点认为,佛罗里达州846法案是针对中国留学生的“禁令”。

  佛罗里达州针对中国学生的不友好行为,是美国此类行为的最新例子。近期,中国留学生以及学者在入境美国时,经常遭到无端滋扰盘查。“保持冷静,回答他们的问题,但不要主动提出超出要求的问题;准备好律师的电话;带上西方品牌的衣服。”《华盛顿邮报》称,中国学生在入境美国时经常被搜查和盘问,而这些都是他们在网上分享的应对之策。

  王宇(化名)是一名媒体从业者。去年11月,他成功申请到了美国的媒体游学项目,准备前往美国,与当地主流媒体的从业者进行交流。当他在得州休斯敦机场准备排队入关时,被美国边检人员“请”到了小黑屋。王宇对《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表示,这些人上来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为中国共产党做意识形态传播的工作吗?”王宇很镇静地答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定义意识形态这件事情,但就我而言,我觉得我在用很专业的态度做事情。”紧接着,对方要求王宇打开其常用的社交平台,由于没有发现任何他们认为不妥的内容,最终将其放行入境。据王宇回忆,他当时之所以表现得很淡定,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了,一旦对方认为你是“有问题”的,你认为的合理解释在他们看来也只是借口罢了。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27岁的陈伟(化名)此前准备前往哈佛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但是在抵达波士顿机场后被拘留了5个多小时。“坐在那里等,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等待被宰杀的羔羊,去美国留学需要一大笔钱,以及要冒很大的风险,感觉就像赌博一样。”陈伟在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他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了美国边检人员拒绝他入境之前问他的问题,希望其他留学生能够更好地应对这种状况。哈佛大学拒绝就此发表评论,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表示不对个人决定发表评论。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过去4年里,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公民受到了额外审查,因为特朗普政府2020年颁布了一项规定,限制或禁止所谓与中国军方有可疑联系的学生进入美国。

  上述规定在拜登政府时期一直延续。2018年,特朗普政府还启动了“中国行动计划”,矛头直指在美国工作的华裔科研人员,或者与中国有交流合作的美国科学家。根据此前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中国行动计划”总共起诉了148人,其中88%的被告是华裔或者华人。这一计划因在美国学术界引发强烈反对,于2022年被叫停。美国《国会山报》今年2月报道称,经过3年多不受约束的调查,“中国行动计划”只发现了几起有人在大学校园里偷东西的案件,“中国学生和科学家是邪恶的间谍”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一些州政府正在制定可能更具破坏性的新政策。”据《国会山报》报道,佛罗里达州的846法案就是一些政客积极寻求恢复“中国行动计划”的例子。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张腾军也认为,上述法律是“中国行动计划”在美国地方层面的“死灰复燃”。佛罗里达州显然将中国学生和学者当作了所谓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和挑战”,这正是当年特朗普政府实施的“中国行动计划”的具体体现。佛罗里达州由共和党主政,共和党内有不少极端反华的“鹰派”人物,当年这些人在推动特朗普政府推出“中国行动计划”上发挥了很大作用。尽管拜登政府后来废除了这项计划,但显然这些反华“鹰派”试图将相关倡议具体落地到各个州,尤其是共和党主政的州,从而对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的人文交往施加更大的限制。

  72%的中国或华裔科学家觉得在美国“不安全”

  美国联邦以及地方政府在学术领域针对中国的行动,遭到本国学术界的强烈反对。很多美国学者认为,限制中美学术交流不仅会影响美国的科研发展,还会给美国自身带来经济损失。

  佛罗里达大学300多名教职员工发表联合信,称限制甚至阻止聘用来自“受关注国家”的研究生助理、博士后和访问学者将对该大学的研究生项目和研究活动产生毁灭性影响。此外,它可能会对佛罗里达大学的长期发展、声誉和领导力产生负面影响。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行动计划”损害了美国的生命科学和生物医学领域的科研。

  “反华学术混乱正在伤害美国”,《国会山报》2月称,营造一个对中国以及华裔科学家怀有敌意的环境会降低美国的科学竞争力。很多在美的中国留学生此前都成为了美国的科研人员。有数据显示,大约17%的美国科学和工程博士学位被授予了中国学生,其中87%的人此前选择留在美国,成为美国劳动力的一部分。相较之下,最近的数据显示,在美国的中国研究人员中,有61%的人考虑过离开。仅在2021年,就有1400多名中国科学家离开美国。

  一篇新论文显示,中国和华裔科学家现在对参与美国的基础科学活动和合作持谨慎态度。约35%的受访中国科学家“觉得在美国不受欢迎”,72%的人“觉得作为学术研究人员不安全”。

  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是许多美国大学的主要收入来源。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留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近150亿美元。许多美国学校尤其是大型公立大学,越来越依赖中国的学生,大多数中国学生支付全额学费。接受美国Axios新闻网采访的3名中国学生,平均每年在美国留学的花费超过10万美元,包括学费和生活费。

  然而因为美国国内的反华行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在其他国家接受高等教育。根据中国教育公司新东方的调查,2015年,约有一半计划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想去美国,但到2022年,这一比例降至30%。在同一时期,那些想在英国学习学生的比例从32%跃升至41%。美国Axios新闻网2023年5月援引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数据称,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或参加选择性实习训练的中国学生总数,从2009-2010学年的不到13万人增加到2019-2020学年的37万人以上,而2022年,这一数字下降到29万左右。不过,中国学生仍然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群体。

  “美国正在失去光彩”

  就读于FIU的中国留学生尹志鹏(音)和郭震(音)此前获得的奖学金和学费减免被取消。他们与关正飞一起于今年3月提起诉讼,要求佛罗里达州废除846法案。

  张腾军称,美国政客之所以在本国反对声音很大的情况下,还要限制与中国的学术交流,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他们带有对华意识形态的偏见,将一系列问题泛安全化、泛意识形态化,天然地认为只要是中国的学生和学者,都有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从美国国内实践来看,以国家安全为名施加相关限制不会遇到过多阻力,美国的国家安全就像是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美国政客正是给破坏学术交流披上了所谓维护国家安全的外衣。其次,这从本质上反映了美国政府和政客的不自信,这种不自信是因为随着中国国家实力和影响力的上升,美国在与中国交往时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第三,美国政客服务于国内需要,服务于那些对华“鹰派”人物以及对中国不满或者将中国视为替罪羊的选民。

  “美国正在失去光彩。”《华盛顿邮报》称,对中国学者和学生来说,在美国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加剧了他们对这个国家的幻灭。李梅来自中国武汉,她17岁的儿子正在申请美国的大学,但同时也在申请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大学,“过去,在美国学习是一种荣耀。对一些家长来说,要么去美国,要么哪儿都不去,现在这种情绪已经减弱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