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颜色革命”,是怎么玩的?


  今天写一点“岁月史书”,帮大家找找记忆。

  首先讲最近的一则新闻:

  视频中,警察对一群参加“运动”的学生说:“你们才12岁,不要被你在手机上听到的东西所影响。敌人会杀了你们,并为此诬陷警察不要让敌人利用你.......只有我们才真正在乎你们的性命、你们的安全。”

  可能你们不信这个警察的话,可能你会阴阳怪气讽刺“哪来的敌人,月球吗”?

  但我却能听到他语气中的诚恳和无奈。

  不信是吧,来看看2014年在乌克兰基辅发生的事情吧。2014年2月20日,不明身份的狙击手向基辅独立广场开枪,造成了包括4名军警在内53人死亡的大规模流血事件,迅速将乌克兰颜色革命推向高潮。之后上台的反对派领导人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这一悲剧性事件归咎于时任乌克兰总统的亚努科维奇......乌克兰境内爆发全面冲突,乌克兰右翼新纳粹甚至开始开始煽动种族仇杀,局面彻底失控。

  2018年的调查结果是——当时的反对派重要领导人、后来的乌克兰议会国家安全和国防事务委员会主席的谢尔盖·帕申斯基提供武器并参与了枪击事件,而直接执行射击任务的军事人员则来自早就被颜色革命颠覆的格鲁吉亚,这些狙击手们说,他们从指挥官那里接到的命令是,“必须在基辅独立广场(迈丹广场)制造混乱,用武器瞄准所有目标,不管是示威者还是警方,都没有分别”。然而在乌克兰一片动荡,陷入内战之后,没有人再关心这件事了。

  那些不问缘由,不谈真相就热血沸腾、热泪盈眶的年轻人们,真的见识过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真的以为这个世界就是什么“文明”和“野蛮”、“民主”和“独裁”二元对立的吗?

  你猜,在当年香港暴乱中,为什么媒体记者只把镜头对准警察?而不管暴徒手中的燃烧瓶、弹弓、弓箭、自制“激光枪”?不管“黑衣人”们殴打群众、纵火焚烧?

  “颜色革命”的开端,往往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奇葩的事情,比如起源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是一个叫做布瓦吉吉的小贩,被一个女警察“教训”了,因为他“不堪被女人侮辱”,所以自焚了.......然后就爆发了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颜色革命。

  有谁记得,2019年香港暴乱的起因是什么?

  其实这个事情最无厘头,“修例风波”的起源是一个香港渣男陈同佳,在台湾杀死了自己的女友,把尸体装到行李箱中抛弃......因为香港台湾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陈同佳杀人后居然只需要坐29个月的牢就能出狱,所以香港政府要“修例”,因为现行法律的漏洞,香港已经快成为了“逃犯天堂”了。

  然后这件事就被美国CIA、英国政府、民主基金会、香港台湾分裂分子联手炒作,先是反对香港政府“修例”,接着就把矛头指向整个中国。各路牛鬼蛇神都来插一脚,甚至连乌克兰新纳粹都跑来凑热闹。

  说到乌克兰,就来回忆一下吧。

  有谁记得乌克兰2014年内战的起源是什么?有人说是2013年的乌克兰的“亲欧盟示威运动”。

  不对,起源还在十年之前,那是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

  2004年,乌克兰总统大选,候选人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胜出,但另外一位候选人尤先科认为这场选举不公正,存在舞弊,不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于是他和政治伙伴——“天然气女王”、寡头资本家季莫申科一起,鼓动民众上街,推翻乌克兰政府,重建“民主”。用街头政治的手段,推翻“民选总统”,你说这两种方式,哪个更“民主”?

  尤先科这个人,是苏联末期戈尔巴乔夫时代崛起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戈尔巴乔夫进行新思维改革后,经济寡头们纷纷涌现,尤先科就是寡头之一。苏联解体后,尤先科担任乌克兰国家银行行长,从此开启他的从政之路。

  1993年,尤先科作为金融专家到美国访问,认识了一个叫丘马琴科的女人。丘马琴科在美国长大,后在美国国会和白宫任职,并“刚好”负责乌克兰工作,正是这一工作,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了尤先科。这个丘马琴科,还是“乌克兰-美国基金会”的创始人。于是尤先科成为了“美国女婿”,开始得到白宫和CIA的支持。

  2004年10月,乌克兰举行总统大选。第一轮,尤先科没有胜出。在第二轮选举中,总理亚努科维奇获得49.53%的得票,尤先科只获得46.66%。

  于是,“橙色革命”就开始了,发动了全面的舆论攻势,CIA散发传单指责亚努科维奇“亲俄”,策划了乌克兰发起了“波拉”青年运动,数万名乌克兰青年人被鼓动起来,他们纷纷来到基辅独立广场聚集,支持尤先科和季莫申科。

  乌克兰总统选举期间,美国通过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资助组建了乌克兰民意调查机构,培训了1000多名选举监督员,组织了出口民调。在2004年10月31日首轮投票中,尤先科以微弱优势领先亚努科维奇,但两人支持率均未超过50%。按照选举规则,两人将于11月21日再次竞逐。然而,民调机构21日晚上发布的消息称尤先科“领先”,并被媒体广泛报道,导致选举舆情变得极为复杂。

  CIA还辅助尤先科编了一出苦肉计:尤先科“毁容”之后称是竞选对手下的毒。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在竞选的关键时刻发出头版头条,称“反对派候选人尤先科被人下毒”,就这样赢得了“同情票”后无形地抹黑了亚努科维奇。

  他们还组织“学生运动”,进行意识形态输出。美国向乌克兰青年学生灌输所谓美式民主、美式人权,还从其他国家派人传授抗议技巧,包括如何利用网络、摇滚音乐会、讽刺漫画、涂鸦等方式刺激民众情绪。在美国支持下,一些乌克兰学生建立了激进青年组织“是时候了”。

  “橙色革命”很快到达了高潮,尤先科带领着自己的支持者包围了总统府,还和当地的警察发生了冲突,美国媒体报道——这是一场“自由民主”的运动。结局是乌克兰被迫宣布第二轮选举无效。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人下了血本,CIA旗下的民主基金会明目张胆出钱鼓动“反对派”上街对抗警察,所谓“反对派”都是明码标价的,每人每天30美元,和警察开片的,50美元一天,动手伤人制造暴力事件的,100美元一天......最终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大获全胜。

  尤先科上台后实施了全面的亲西方政策,早在十几年前就喊出了“加入北约”的口号,这引起了俄罗斯政府的警惕,其实在那个时代,普京本人也是亲西方的“自由派”,但在看到乌克兰的颜色革命之后,俄罗斯也开始发生转变。

  尤先科作为金融学家、大银行家,上任后开始了一系列骚操作,直接把财政支出的80%发给了民众,让民众拿到了大量的货币,结果导致物价高涨,通货膨胀率上升。

  为了获得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支持,尤先科抬出了劣迹斑斑的班德拉。班德拉是西乌克兰地区的民族主义者,他曾支持希特勒,对波兰,俄罗斯,罗马尼亚等民族展开过疯狂的打击,制造过“沃伦大屠杀”,臭名昭著。而尤先科却宣称,班德拉是乌克兰的“国家英雄”,也是“最后的英雄”。他给班德拉颁奖,把早已被埋葬的法西斯从坟墓中又挖了出来。

  但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的执政并没能坚持多久,上台后不久两人就爆发了矛盾,2005年9月8日,尤先科宣布解散由季莫申科领导的政府,“盟友”季莫申科被赶出权力中心。2009年,尤先科管理的国家已经成为了一个烂摊子,乌克兰人对他失望至极,而他的老对手亚努科维奇最终在选举中战胜了尤先科,当上了总统。

  然而在2013年,颜色革命再次爆发,几十万青年走上街头,要求亲欧弃俄。和平示威迅速升级为警民冲突,首都基辅市中心化为一片焦土。这场动乱更加激烈......在对峙的过程中,有人冒充警察向人群开枪,导致局势失控,反对派使用上了“燃烧弹”、“抛石机”,场面一度非常血腥,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乌克兰功勋部队“金雕部队”为了保护群众,被迫放下武器,下跪道歉......软弱的亚努科维奇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逃亡俄罗斯,新上任的乌克兰安全局居然下令解散了“金雕”部队。

  在不断扩大的冲突中,各种新纳粹团体加入其中,要求摧毁一切前苏联-俄罗斯的意识形态,他们开始砸毁苏联红军的纪念碑和墓地,攻击和杀害俄罗斯族人,最终引发了乌克兰内战和长达八年的顿巴斯军事冲突,太多无辜的妇女儿童被杀害。

  2014年,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直接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我们会有工作,他们没有;我们会有退休金,他们没有;我们的退休工人和孩子有补贴,他们没有;我们的孩子会去学校和幼儿园,他们的孩子只能呆在地窖里……”

  这是对同一个国家不同地区的人民讲的话,把乌克兰人民分成“他们”和“我们”,要把乌克兰东部人民逼入绝境,让他们的孩子只能呆在地窖里(因为出来会被轰炸、炮击、被纳粹分子虐杀)……所以你知道,乌克兰内战的来源是什么了吧。

  虽然这场“革命”把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赶下台,但乌克兰却并未走上康庄大道,西方国家口惠而实不至,东部内战持续,国内愈发撕裂,经济恶化衰退,人均GDP在2018年沦为全欧洲最穷国。

  乌克兰想要摆脱俄罗斯,结果被俄罗斯吞了克里米亚;乌克兰想要“亲西方”,结果西方在“橙色革命”后,一分钱都不想出。乌克兰既没有摆脱俄罗斯的影响,也没有能够加入西方的怀抱,倒是搞得国家分裂,东乌西乌内战,大批的老百姓失业,家园被毁,产业凋敝。

  在这次俄乌之前,乌克兰经济已经等于崩溃,百分之44的银行已经破产,最低工资只有42.6美元,比非洲某些国家还低。乌克兰现在,只剩下资源,这个资源,就包括女性资源,战争前的乌克兰,被人称作“欧洲妓院”,盛产“金丝雀”。

  乌克兰最赚钱的产业,就是色情产业和代孕产业,搞得现在乌克兰女大学生出国留学,经常被人不怀好意问:“多少钱?”搞得乌克兰女权组织很愤怒,专门出了个纪录片叫做《乌克兰不是妓院》,但事实上,路透社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乌克兰,有大约52000名-83000名色情行业从业者。

  还有个外号叫做“欧洲子宫”,你只需要花20万人民币,就可以找一个乌克兰美女做代孕。你觉得,一个把本国女性当作资源和商品出售的国家,是个什么正经国家吗?

  2018年,乌克兰人均GDP欧洲倒数第一,基辅是乌克兰首都,人均月收入只有200美元,折合人民币一千多块。没有现代产业,没有移动互联网,机场的电脑都是十几年前的老XP系统,基础设施高度老化,火车、地铁都是苏联时期的古董,比中国早已淘汰的“绿皮车”还老旧。军队甚至还装备着苏联冷战时期的车辆和武器。当然,经济的凋敝,也导致了乌克兰的物价低廉,网红博主郭杰瑞曾经拿着100元人民币去乌克兰商超逛了一圈,买回了一周吃不完的东西,但是你要知道,普通乌克兰人民,是拿不出100元人民币的。

  美国曾经为乌克兰颜色革命拍了一部纪录片,叫做《冰与火之歌:乌克兰自由之战》.......讲的就是2014年乌克兰发生的“颜色革命”,这部纪录片全程使用春秋笔法,浓墨重彩歌颂了乌克兰反对派搞的“街头政治”,把暴力、混乱,说成是为了“自由”而战;把当时乌克兰的政府、警察塑造成只会镇压人民的恶魔,最终,“乌克兰人民”取得了胜利。

  这部纪录片,也被美国CIA和乌克兰“亚速营”带到香港,播放给香港年轻人看,让一群人“热泪盈眶”。

  美国人对“民主自由”的胜利大加赞赏,却绝口不提“颜色革命”对乌克兰造成的伤害,更不提西方在背后的所作所为,乌克兰的武装冲突造成了5000多人死亡,上万人受伤,百万人流落成难民。乌克兰收获的不是民主自由,而是人口贩卖、器官走私、毒品泛滥、暴力犯罪、人口流失上千万……妇女被迫卖淫。

  最好还能当美国和北约的马前卒,用自己国家人民的鲜血,去对抗美国的敌人,打烂自己的国家,清除自己国家的人口,去捍卫美国的利益。

  不得不说,这样的国家,才是西方想要的样子。

  有人问,为什么所有“颜色革命”的操作,都是那么像?因为他们确实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2013年2月,维基解密曝光了一封邮件。从邮件中可以看出,一个名叫CANVAS的学校收过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金和培训。

  CANVAS全称为“非暴力行动和战略中心”,他们培训包括乌克兰、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家的暴力分子推翻政权。

  这个“民主运动”培训学校有非常完善的培训系统,甚至有系统的培训教材。在其中一本名叫《如何反击》(Making Oppression Backfire)的官方教材中,他们指导反政府组织如何鼓动当地人进行游行示威、如何围攻警察、如何利用媒体掌控舆论,如何组织团队,沟通联络,获得武器装备.......美其名曰利用“非暴力手段”实现“民主运动”。

  不得不说,美国在这一套上,很有办法,只要你比他穷,比他弱,不如他发达,不如他富裕,宣传手段没他厉害,“盟友”没他多,声音没他大.....就总会被他找到弱点和漏洞,从一个小小的伤口入手,攻击你整个社会,否定你的所有努力,顺便撕裂你的国家和民族。

  怎么办?怎么办都好,就是不要切开肚子去“自证清白”。

  活着,才有希望去斩敌人的头,鞭敌人的尸!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