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漫谈臣妾主义


  臣妾主义是一种非常值得研究的舆论与文化现象,虽然其旗手、某报退休总编在2022年佩洛西窜访台湾时,以高级黑(即在国际舆论面前起哄架秧子,故意出中国洋相)的方式鼓噪“击落专机”而破产,但其影响力仍不能低估。

  臣妾主义旗手的形象及行为方式,可谓臣妾主义的人格化。其特点在于,他并不以统治阶级自居,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配;但他也不以被统治阶级,或者奴隶阶级自居,因为他一向自视甚高,瞧不起奴隶,最主要的,是他的全部观点,都反对奴隶阶级的利益。

  臣妾主义可谓源远流长,有主子,就有臣妾,就有臣妾主义。但是,到清兵入关之后,臣妾主义才发展成为一种主流“文化”。

  这是因为,清王朝是少数民族建立的,对于汉族中的一部分没有骨头的文化精英而言,想成为主子已经没有可能,做奴隶又不甘心,于是就选择做臣妾,以此来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中国的臣妾主义是一种“术”,而不是“道”。

  日本的武士道,也是一种臣妾主义,但它是一种“道”。

  中国的臣妾主义比较聪明,没有武士道的死心眼,他做臣妾是不甘心的,内心深处也瞧不起主子,如果主子倒霉,他非常乐于看笑话,如果主子死了,他也绝不切腹,而会在最短时间内投靠新主子。

  但臣妾主义者是绝不会反抗主子的,因为他害怕会因此失去臣妾地位,那就一无所有了,变成丧家之犬了。

  到了近代,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臣妾主义又和买办主义结合在了一起,穿上西装,打起了领带,头发梳得溜光,似乎落上一个苍蝇都会打滑,但骨子里还是臣妾,见了洋人膝盖就发软。

  1927年,蒋介石在南京建立的国民党政权,就是一个买办政权,也是一个臣妾主义政权。

  有人说,不应该叫臣妾主义,而应该叫投降主义。

  这是不对的。

  投降,是主子专属的权利,臣妾是没有资格投降的。况且,对臣妾主义来说,讨论投降与否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反正都是做臣妾。

  臣妾主义者的全部逻辑,就是做一切既得利益者的臣妾,为他们服务,舔他们的靴子,甚至屁股,并由此获得利益。

  所以,在国际问题上,臣妾主义旗手主张,“与美西方的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什么意思呢?就是为了维护“与美西方的关系”,可以在任何问题上让步。

  所以,在国内问题上,臣妾主义旗手主张,“谨防被逼左、逼保守了”。

  什么意思呢?

  就是无论国内外形势如何严峻,都不能动富人和既得利益者的奶酪,他们的利益是绝对的!

  主子有时候还需要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还需要遮遮掩掩,臣妾主义的旗手却经常就是赤裸裸的。

  这一次,臣妾主义旗手的表演过于投入,居然赤膊上阵,跳出来咋呼不能让“极左”的声音“成为互联网上的主导性舆论力量”,结果招致广大网民的强烈反感,“怎么说了两句真话就变成‘极左’了?”

  臣妾主义旗手拍马屁拍到马蹄上,挨了窝心脚,被塞一嘴马粪不说,自己的排泄物,也只好在深夜无人时悄悄吃回去。

  臣妾主义旗手的基本话术,是和稀泥,这迷惑了一些善良网民,有人因此称他“中肯”。

  其实你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和稀泥并不等于没有立场,臣妾主义旗手和稀泥的全部目的,就是避免矛盾尖锐化,以维护对既得利益者有利的利益格局。

  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识破臣妾主义那一套了,这很令人欣慰。

  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臣妾主义并没有式微,它仍然是舆论场相当强势的思潮,我们要继续保持高度警惕,继续和臣妾主义做不懈的斗争!

  【文/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高度一万五千米”,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