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凌英:反动文人的真面目——从莫言在辽沈战役纪念馆留言说起

2024-01-11
作者: 顾凌英 来源: 昆仑策网

  

  今天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评论:

  “莫言作为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被欧美追捧的老公知,这一次他在参观辽沈战役纪念馆的时候,他的题词是‘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魂遍野,俱是农家子弟。’是何居心!真的没人管了吗?......”

  评论者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莫言的这个题词,的确是很典型地公开暴露了他敌视和反对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的反动立场和态度。

  为什么说这是一种反动的立场和态度呢?因为他站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以反对者的立场和姿态来指责中国革命战争。他不分是非地以虚伪的貌似和平主义者的姿态来讥讽人民解放战争的目的,以貌似同情“农家子弟”的伪君子姿态来鄙视为中国革命而牺牲的烈士,极尽讽刺、挖苦、恶毒攻击之能事。其实质,是以“反战”面目来否定和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以“人性”假象来否定和反对我们党和军队的无产阶级革命性质,充当旧中国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和代言人。这与新中国文艺工作者的身份和职责是完全不相称的,简直是与吃里扒外的汉奸穿一条裤子。

  作为新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对于中国劳动人民一百多年来深受的压迫、剥削、屠杀、侮辱、......,总是感同身受,对他们的抗争、反抗和革命一定会去积极参加。假装置身事外,做一个看客,这个立场就已经很“不正常”了;而采用如此阴险而恶毒的语言进行公开毁谤,更是原形毕露,令人愤慨、令人作呕!

  

  “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魂遍野,俱是农家子弟。”这八个字,非常阴险、十分恶毒,我们具体分析一下:

  “改朝换代”?我们改掉的是国民党蒋介石所代表的封、资、帝在旧中国的一切反动统治“朝代”,换来的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新天”,这能与旧中国剥削阶级统治的“改朝换代”同日而语吗?难道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是和剥削阶级统治“改朝换代”一样,只是为自己打江山,而不是为了让人民坐天下吗?!

  “农家子弟”?难道不区分是人民的革命战士,还是反人民的反动派?革命战争的“尸魂遍野”,难道不值吗?想想国民党反动派屠杀了多少共产党人、革命战士和革命群众,我们的解放战争就是为了结束这种反动阶级的残酷统治,换得人民的解放与和平幸福。为人民而牺牲,死的光荣;替反动派卖命,死的可耻!

  当年我们的广大人民群众,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解放,盼着人民子弟兵解放家乡、解放全中国,为此,我们的将士们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许多革命的妈妈,把自己所有的孩子都送去参军、打仗,难道她们不知道打仗是有牺牲的吗?但是大儿子牺牲了,再把小儿子送上前线,为的就是人民的彻底解放。只有破坏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才对不起为解放而牺牲的革命烈士。还有那些为了自己的虚名与高利,可以不择手段,出卖自己的祖国、祖宗而在所不惜,在烈士们面前,他们的脸能往哪儿放呢?

  人民子弟兵以自己的牺牲换来父老乡亲、子孙后代的幸福生活的高尚品德,不是装着同情牺牲者、装着超阶级的“人性婊”模样来瓦解人民子弟兵革命意志的小人叵测的居心所能理解的。

  

  改革后中国的文艺界,从“伤痕文学”开始,就有一股阻碍社会进步的破坏力量。养活着一批类似莫言这样的反动汉奸文人,他们身上常常散发出旧世界一股陈旧的霉味,不断毒化着新中国社会主义意识的生态。

  这些吃着中国劳动人民无偿提供的珍馐,霸占着我们舆论阵地,为帝国主义瓦解新中国做内应的文人,还能冠冕堂皇地得奖,被媒体吹捧。这种新世纪的旧风貌,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什么时候才能还我们一片晴朗的天空呢!

  放弃了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理论,资产阶级的文人就可以横行在社会主义的天下,苏联的红旗就是这样落地的,我们还能听之任之吗?

  文艺界的阵地只能依靠我们无产阶级的文艺战士,通过战斗,把它夺回来,这是任重而道远的重担。学习鲁迅、茅盾,学习聂耳、冼星海,学习魏巍和浩然,学习我们千千万万曾经的文艺战士,谱写出我们新文艺的历史篇章,在前进的征途上,它一定会更加辉煌!

  (作者系昆仑策特约评论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