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新军:良知!

2022-09-13
作者: 杨新军 来源: 新军公众号

  昨天是中秋。

  我喝的有点多,醉醺醺的。喜欢和家人在一起,天然的开心,月亮的助兴,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个中秋,我依然没吃月饼。

  因为有的人的月饼是别人送的,有的人的月饼是自己买的,也有的人月饼是单位发的......

  因为我小时候吃月饼,家里没钱,父母就自己做月饼。具体啥味我忘了,反正不是很好吃。可能是小时候的经历,长大后我几乎没碰过月饼。

  因为,月饼,是父母的艰辛和不易。

  今天是911。

  2001年9月11日上午,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分别撞向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和世界贸易中心二号楼;9时许,另一架被劫持的客机撞向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

  那一天,是中国南海撞机事件刚发生后不久,烈士王伟驾驶着81192已经无法返航。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拉登以不满美国入侵伊拉克为由吗,举起反美大旗。拉登称:“美国人是真正的恐怖分子”。拉登还说,他毕生的目标就是使用暴力手段,将所有的美国人赶出伊斯兰世界,不管他是军人还是平民,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儿童。

  911后,美国迅速入侵阿富汗,阿富汗塔利班转入山区,与美国打起游击战。尝到侵略甜头的美国,2003年,再次拿出一管洗衣粉,以此入侵主权国家伊拉克,导致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

  在战争、瘟疫、霸权、恐怖、分裂常态化下,在人类笼罩在核阴影之下,和平发展、团圆幸福,多么难得,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因此,我把每一枚月饼,当作月亮,当作爱心,舍不得用牙齿,咬烂了她的圆满和宁静。

  前些天,西安美术馆一场画展展出的袁隆平院士画像,引发了网友热议。

  画作者叫方力钧,毕业于央美的河北籍画家。这个履历辉煌的本土艺术家,他笔下的袁隆平院士,却是这样的。

  严重丑化原照:眼睛外凸且眼距画宽;嘴唇外凸;把原照的高发际线直接画成秃头;脑后加了一条细细的、莫名其妙的线。

  最令人气愤的是,袁老脑后的那条线,这是早期清朝人的发型,只留后脑勺一块巴掌大小的头发,再编成一条辫子垂下,剩余部位的头发全部剃光。辫子的粗细还有一个标准,要能够从铜钱中间的眼穿过去。这叫金钱鼠尾辫。

  一般艺术家都会有非常高浓度的艺术洁癖,基本不会容忍自己的画作出现明显笔误,更遑论还拿出去展览了。

  清朝人的辫子,加宽的眼距,丑化的形象,无一不让人疑心,这位画家是在向对国人有刻板印象的西方靠拢。

  而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帮助十几亿国人吃饱肚子的袁隆平院士,竟被画成了面目可憎的旧社会遗老,真的是因为袁老让这些人吃饱饭了撑的难受吗?!

  就算在美国,把贬义的暗示性符号加在一副民族英雄或伟人的人物像中,估计早就背后中几十枪“自杀”了。他们敢再三这么做,大抵他们也知道——中国,总是宽容的。

  今天有朋友给我转了一篇文章,竟公开叫嚣《敦促司马南及其团伙成员投案自首》。司马南质疑联想国有资产流失;批评莫言的文学观;抨击贾浅浅屎尿体等。怎么司马南就成了网络黑恶势力了?如果说“司马南的现象”就是黑恶势力犯罪,为什么表杨柳传志“守时”的文章进教材后,在司马南及其网友们的质疑声中,被有关部门撤下了?为什么贾浅浅没有进作协?为什么联想和柳八爷有关联的滴滴被罚款?为什么与联想有关联的某公司的账户被“冻结”?难不成有关部门也与司马南们是一伙的?

  这些天,司马南先生的平台开禁了。

  他被禁言前后的这段时间里,一个67岁的老人,独自承受滔天巨浪般的社会舆论,有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某些人,从四面八方动用各种手段劝降我们这些司马南粉丝和自媒体人,希望我们落井下石、反戈一击。也有人出30000元让我在这里写黑司马南先生的文章。

  是的,面对当下飞涨的物价,我需要钱;面对当下惨淡的公众号收入,我需要钱;面对……

  但一想起司马南先生,早在90年代,他就从事批判一些神功大师的工作,揭开他们骗人的虚假面目。现在他年纪大了,但是依然为老百姓伸张正义。在联想事件上,他不畏强权,不惧怕270家被收买的媒体骚扰,足足坚持2年时间,也要揭开联想和柳传志背后的故事。在“毒教材”这个非常敏感事件中,司马南是我见到第一位站出来发声的网络红人。

  对这样一个为正义发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坚持下来的老人,我又怎么能忍心为了金钱去伤害他?金钱面前要是没了良知,人类还有没有未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