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燧:常态化核酸不可长久,有比扬汤止沸更好的方法

2022-06-04
作者: 星燧 来源: 星燧公众号

  疫情似乎控制住了,某些地区也解封了。但是又开始了常态化的核酸,短的24小时,长的36小时。几乎是天天检,日日检。

  和以前的以小区为单位医疗人员上门检测不同,代之以各种单位,各种组织,大量私人的核酸检测亭,而且是立刻冒出来一大堆,就跟雨后的蘑菇一般。

  每一个核酸检测亭跟前,排得人山人海,生意好得不得了。

  只见这个队伍,排队少的有一公里,多的有好几公里。随随便便一排队,就是好几个小时。什么?两个小时?你在幻想吗?该醒醒了。

  这个情形,多少年没见过了。就好像一转眼,回到了八九十年代,春运期间那个无尽的长队,几乎就差打地铺,搭帐篷了。

  常态化核酸检测,似乎是为了控制疫情。

  但是这样的常态化检测,却造成了大量的人员聚集扎堆,而且是天天如此。

  没有?那你见过哪一天哪个核酸检测点门口没有人排队?哪个核酸检测亭不得排好几个小时?

  这样的高频度的大量人员扎堆,到底是控制了疫情传播?还是促进了疫情传播?

  现在是上班要核酸,上学要核酸,出门要核酸,回家要核酸。去哪里都要核酸。没有核酸,寸步难行。

  而且是今天做了还不行,最多隔一天还得去做。

  因为一不小心,你做的核酸结果就有可能延后,上不了班,办不了事,就不了医,只能怨你自己倒霉。

  春运抢票排队,也就排了一晚上,最多排两晚上。

  这个核酸检测,得排无尽个晚上。

  上了一天班儿,辛苦之尤,回来还得再排好几小时队做核酸。

  而且是男女老少齐上阵,明知有巨大的感染风险,但还是不得不如此。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6月份,核酸检测还是免费的。

  但是一过6月份,核酸检测就开始收费。

  按照这种频度,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仅仅在核酸检测上就是不小的支出。

  但是,与这种核酸检测规定所造成的巨大的社会成本相比,还算比较小。

  现在是去哪里都要核酸,核酸报告哪怕过了一分钟,你都进不了门,就更不要说办事了。

  不要说去单位了,你就是去相邻小区,没有核酸报告都进不去。

  大家都在讲全国大市场,可是现在连小区都跨不过。

  现在不但是整个社会以及每个社会的成员都要付出巨大的时间、精力、金钱成本,而由于种种限定,造成的机会、发展、合作成本损失又该有多么得巨大?

  这么搞,确定可以长久吗?

  如果敌人花费非常小的代价,制造一点病毒,就让我们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做这样的竞争,时间久了,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

  如果不能够尽快扭转这样的局面,结局已然注定。

  如果不能够做这样的竞争:付出了代价,但是敌人付出的代价更为巨大。迎接我们的必然是失败。

  实际上在2019年,包括2020年,都彻底控制住了病毒,付出最大代价的肯定就不是我们。

  但是现在为什么搞成这样呢?

  这不就成了和病毒跳舞吗?

  要想根治疾病,只有这么一种方式:彻底清除病灶,同时彻底清除污染源。

  最忌讳养痈遗患,因为“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如果不做根除,不能够从源头上控制污染源。

  那不就只能与病毒共舞了吗?

  做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

  从前我们出门穿好防护服工作,一回家,脱了防护服,做好消毒,就可以自由自在在家里幸福的生活。

  但是现在我们一回家,卧室可能有病毒,厨房可能有病毒,到处都可能有病毒。我们只好不停地做核酸,那我们还怎么在这个家里生活、休息?这样长久下来,我们坚持得住吗?

  这种长期的与病毒共舞,能够持久吗?能够坚持多久?

  由此造成的全方位的损害,和病毒肆虐造成的损害,是不是也差不多?

  其实,发动生物战争,打击对方,遏制对方发展。

  一种是纯粹的生物战争,会造成严重的损害。

  但是另外一种让对方长期笼罩在生物战的阴云威胁之下,遏制对方发展的活力,也是达到打击目的一种方式,这种损害未必比上面的损害小。

  这种常态化的核酸检测控制疫情,实质是扬汤止沸,而且更无法长久。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比如说病毒又变异了,而且是深度的变异。

  其实已经出现奥秘克戎毒株的一些亚型感染者,鼻咽部核酸检测阴性,必须做肛门核酸。

  现在是搞个核酸检测亭在光天化日之下捅嗓子还勉勉强强,将来总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捅肛门吧?

  而且,病毒很可能再做变异,让肛门核酸也失效。

  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此外,我们多次讲过,丑阴的生化武器库,有足够多的邪恶的病毒。

  有些人不相信,结果立刻被打脸。

  猴痘病毒不是已经在路上了吗?而那种“非常奇怪的”致命性的儿童肝炎已经传播到了日本。

  如果猴痘病毒也来了呢?那种儿童肝炎病毒也来了呢?还有更多更新的病毒也来了呢?

  那么一早上,大家伙先排队做核酸。

  做完新冠的,做肝炎的;

  做完肝炎的,做猴痘的;

  做完猴痘的,做新病毒的;

  ……

  这种情况吃得消吗?

  我们还要不要生存?我们还要不要发展?

  这种应对疫情(生物战争)的方式,实在是太被动了。

  其实面对这种疫情(生物战争),有太多的方式。

  但是第一步,必须认识到这是一种超限战争下的生物战争,并且要以超限战争的思维来应对。

  由于一些过时的思维,其实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的机会。

  我们在历史上曾经吃过类似的苦头。

  其实早在明朝,我国就有发明家,发明出类似机枪的连续射击武器。

  但是,有朝廷大员认为这种武器“有违天和”,拒绝使用,并大肆批评这位发明家。

  试想,明朝若大范围装备这种武器,满清可以那么容易入关?

  当然满清在这个问题上如出一辙,直到300年后被洋人痛打。

  其实早在当年,就有先行者指出:

  如果丑阴已经把病毒、基因全部都武器化,我们不做任何相关研究、以及准备,是要出问题的。

  现在,无非是当时的选择,所付出的必然的代价,当然这个代价惨重了一些。

  寇可往,吾亦可往。

  对于病毒、基因、以及其他生化武器,我们必须做应对性的研究。

  我们不一定发展,但是我们必须具有遏制丑阴病毒、基因、以及其他生化武器的能力。

  现在我们做这么一种假设:

  敌人向我们投放了一种基因病毒武器,但是一种对应性的微生物出现了。

  这种微生物我们感染了,是可以抵抗对方的那种基因病毒武器的,至少让我们具备非常明显的症状,比如说发热。

  但是投毒者感染了这种微生物,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试问,敌人这种投毒把戏,还会进行吗?还会屡次三番地进行吗?

  在历史上丑国多次核威胁中国,无非是确定中国当时没有这种大杀器。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如果在现在,做到这一步很难,最起码做到“御敌于国门之外”。

  其实这一点,并没有难到无法解决的地步,关键在于选择。

  就在目前而言,一些做法明显不具备可持续性。

  一些专业人员,不是去研究如何尽快破除丑阴的生化武器。

  而是想方设法,企图在这种严重的疫情中“分一杯羹”。

  这种长期化的疫情,以及长期的疫情被动应对,

  到底对谁最有利呢?

  总之,面对新冠疫情,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从种种证据链看,新冠病毒是一种生化武器,而且是第一种全球大范围投毒的生化武器。

  对于超限战争之生化战争,依然需要战争的思路才能解决。

  化被动防范为主动进攻是一种;

  御敌于国门之外是一种;

  釜底抽薪也是一种,虽然有点儿难;

  如果做不到完全意义上的釜底抽薪,可以选择阶段性的“釜底抽薪”。

  至少,不要搞得家里到处都是病毒。

  无论哪一种,都远远好过扬汤止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