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南疆的柳树——南疆纪行之一


  未到南疆之前,以为这刚入三月天气,乍暖还寒,一定比北京要冷不少,因此棉袄绒衣之类都通通带上。

  然而,待到了南疆才知道,温度几乎与北京无甚差别,高则20多度,早晚也是十来度,最低也是夜里六七度。原本空有一番关于天气的担忧。

  先到了喀什,住了一晚后,从喀什的草湖出发,我们一路向东,沿途所见,到处都是关于兵团的标记。这是建设兵团三师的辖地,什么41团,42团,伽师农场等等,什么什么连队的地标,沿途可见。

  在这一片冬寒未消的时节,如果说苍茫南疆大地的最为抢眼的色彩,那便是绿色。这些绿色,均来自同一种植物,那就是柳树。旅途所见,不管是河边还是湖畔道旁,除了那些直窜蓝天身条细高的白杨树以外,最抢眼的植物,便是那些柳树。我不明白,在这南依昆仑山北靠天山的辽阔南疆,为什么如此喜爱种植柳树呢?望着这已经吐出鹅黄色嫩芽开始给南疆大地涂抹早春绿色的柳树丛。我不禁有些纳闷。

  同行的兵团朋友告诉我,新疆人爱种柳树,非始于今天,那可是大清王朝的左宗棠给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从左宗棠当年的倡导,那时的新疆人便开始了植柳种柳的传统。一句话,立即让我联想到了那段青史留名的“左公柳”。

  哈,这是左公柳的故乡啊!

  不错,今天我们面前的这一行行在寒风依然料峭的初春里,给新疆大地处处染满绿色的柳树,按理说,都应该称为“左公柳”。它们就是当年因为左宗棠的大力倡导。我的眼前立即浮现出一个大气凛然的左宗棠形象。千军万马,西出阳关,左宗棠率军出征,队列之中,有士兵抬着左宗棠为自己准备好的一口棺材。那意思是说,即使死了,押上性命,也要收复1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国土。

  据说左宗棠一生为官廉洁,但当时却有人诬告他贪污,于是慈禧太后命人彻查,结果查出个了一个左宗棠大清官,说他为官虽过手粮饷超千万,但两袖清风,片叶不沾身,于是西太后下令十年之内不得弹劾左宗棠。他曾当庭怒斥李鸿章,说他竟敢随意放弃160万西部疆域。对李鸿章强烈不满。

  1881年,左宗棠率军西出新疆,见西北荒凉贫瘠,便下令沿途植柳树,大军过处,凡军人须人人携带柳树苗,一路走一路栽。左宗棠与士兵一样,亲自携镐栽树。目的在于绿化西北,巩固路基,防风固沙,也利西行路人遮凉。

  据说在当时湖湘子弟栽种树木时,制定严格的护林措施,每棵树上都有栽树士兵的姓名牌子,要负责保栽保活。并且每隔一段还挂上一盏灯,以防晚间车辆撞上树木。据左公传记载,当时种活的柳树多达26·4万余棵。浩浩数千里路途,栽下这样的柳树,这是何等伟大的壮举。

  所以左宗棠的老部下后来再临西北,看如此壮观景象,留下一首名诗,“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今天,在被称为荒漠戈壁的新疆,我们看到这些郁郁葱葱的柳树,追念一代政治家的人格风范,一种历史与现实的关照悠然而生。

  据说,左宗棠完成收复新疆,班师回朝以后,慈禧无以言表自己对左公的贡献感激之情,便将自己身边最为中意的侍女赐给已经71岁的左宗棠为妾。新婚之夜,这位名叫章怡的女性来到左宗棠房舍。左宗棠一番话令章怡感慨终生。左宗棠说:“我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之人,今日若娶了你等于毁了你一生,太后懿旨,不好相违,我之晚节,当如黄金,既然如此,你就权当做我的孙女吧。我尽快给你寻个好人家,然后把你作为我孙女出嫁成家。嫁妆之类我自会齐备。”后来,果然按左公所愿,章怡有了美满的后半生。

  今日言此,猛然想到当下锒铛入狱的那些因为纳娶三房七妾毫无廉耻的贪官们,是不是应该学习一下左公这样的人格风范呢。我们社会为什么鲜有左公这样的高风亮节的人格风范呢?

  由南疆的柳树想到这样一个话题,实在是与古人相比,这话题今天说来真的有点沉重。但是看着眼下这已经绿叶蓬勃的柳树,不禁产生一种怀古思今之情。正逢我们来到南疆,一大批来自南国大湾区的投资商正在招商。祖国最西边的边疆地区与改革开放前沿的大湾区实行对口帮扶。西部亟待发展,大湾区的密集型科技和资金投资,恰恰在寻找投资的处女地。先进的开放性思维与亟待发展的西域国土实行最有效的大融合,这必将是南疆的又一次难得的机遇。

  我们一行下榻的草湖,是一个在我们看来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这是兵团三师的一部分,因为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因为在国家战略发展中的特殊位置,因为在稳边固边、强边富边中的示范性作用,我们看到,这块本来不出名的地方,如今正在成为投资商的热土。每天经过喀什机场下来直奔草湖的各地商人蜂拥而来。一片片隆起的高楼,一块块即将破土的工地,一方方规整的现代化厂区,正在等待具有家国情怀的开发者们,这一切正在昭示着草湖的明天,一个繁荣昌盛的新兴边陲热点地区正在这里聚焦形成。

  就在我们来南疆这几天,一批又一批的大学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也都看好了这块充满希望的土地。一张白纸才好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一个优秀的青年只有选择有希望的奋斗创新之地才能有更大的作为。在一家维族兄弟家做客,我们遇到了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青年。一交谈才知道,这个名叫王天婷的姑娘,已经是41团副团长了。她人长得小巧,其实2008年已经从辽宁师范大学毕业,志愿来到西部边陲创业。问她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她回答很简单,人这一辈子,总要干点对国家对人民有意义的事,与其呆在大城市抱怨这个那个,倒不如自己来到这方处女地走自己的路,如果都扎堆在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整天为了一个工作在街头晃荡,真不如尽快的找准自己未来的路。来到新疆才发现,这广阔的国土,非常需要我们,特别需要我们这样的青年人。他还说,我来新疆,不是蜻蜓点水,我是准备扎根一辈子的。眼下已经结婚,我爱上了这片神秘美丽的国土。

  几天前,一批著名的文学大家也看好了这块地方,他们以文化公司名义,将要在这里办一所名叫“昆仑文学院”的民办大学。一个地域要想活泛起来,关键在于文化,文化是一个地域的精神灵魂。到时候,一批批文化大家来这里讲学、创作、绘画、创办各种规模不等的西部音乐会,会点燃起中国西部最具特色的文艺之光,这里便不再是文艺的荒漠,而是产生新文艺的一方热土,到时候,西域文化的神秘,西域故事的伟大魅力,西域风情的奇光异彩,人们对大漠戈壁的如诗如画的向往,都会通过文化载体加以表现。

  我对这所文化新地标的产生充满期待。

  这里多个团队,前身都是著名的三五九旅。当年前辈们军装一脱,在南疆一干一辈子。如今照他们的话说,已经是兵团二代三代了。比起王天婷这样的大学生来,这里更是退役军人的创业就业之地。就在我们考察的这些日子,一批退役军人已经在这里创造了不凡的业绩。一个从西藏退伍后,没回家乡重庆,却来到这里办起现代化猪场的姓张的小伙子,指着他投资五千余万已经办起的黑猪猪场说,这期投资下来,三两年翻翻是不成问题,因为我这里的出栏猪,将来直供珠三角大湾区,即使我全部开足马力,也依然是供不应求。这是一次优势互补的最佳组合,我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我作为一个军营士官回来的,我要干出一番成绩来,为部队争光,为军人争光,也为我的战友们争光,我要用行动告诉社会,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我们不仅会扛枪打仗,我们也会创业生产。因为我们前边站着的是三五九旅,再往前,还有左宗棠那样屯垦戍边的一代先贤。是七尺男儿当以天下为怀。

  这个小兄弟一番看起来很质朴的颇有韵味的话,让我深深为我们的军营能培养出这样的优秀战士而骄傲。亲爱的战友们,南疆,不,整个新疆等待着有志男儿来一显身手。祖国西部广阔的土地,正伸开双臂迎接一切有志者。我们当以先贤们的精神为榜样,打造21世纪属于我们这一代的“左公柳”精神。

  【文/陈先义,著名文艺评论家、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红色文化网,授权红歌会网发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