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服务消费将是各方关注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指标

2024-04-19
作者: 迟福林 来源: 观察者网

  2024年,观察者网重磅推出新栏目“中国经济季度观察·圆桌纵横谈”,在季度经济数据出炉之际,邀请知名经济学家深度“解码”。

  4月18日,2024年第一季度“圆桌纵横谈”在上海举行,观察者网特邀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迅雷与会,解读中国经济数据,回应当下公众最为关注的经济和政策话题。

  迟福林院长表示,服务消费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或者说带动整个消费结构升级的一个突出亮点。未来几年,服务消费将是各方关注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指标。另外,要特别重视服务业就业对于就业结构和国民收入的改变。而稳就业有两件事特别重要,一是稳企业,尤其是稳民营企业;二是稳就业的核心在于稳中小企业。

  以下为迟福林院长在主旨发言阶段的讲话,观察者网整理发布全文,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

  迟福林: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观察者网的中国经济季度观察活动,我做了40多年的改革研究,这项工作要求把短期问题和中长趋势相结合来寻找答案。今天我想就“结构性改革释放消费升级潜力”的主题做一点讨论。

  为什么要做这个讨论呢?因为现在正在筹划下一步推进改革的重大举措。制造业转型和消费结构转型,正是我们下一阶段经济转型升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大任务。我想就这个主题简单说几个观点。

  首先讲三点判断,第一个就是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

  尽管一季度消费对增长的贡献只有73.7%,同去年全年82.5%的数据相比有一定差距,但前者依然是很高的,证明消费成为拉动增长的第一动力。

  第二个判断是,服务消费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或者说带动整个消费结构升级的一个突出亮点。

  尽管今年上半年有些数字看起来不太令人满意,比如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7%,而去年同期是5%以上。但有几个数字还比较好。比如一季度全国人均服务消费支出增长是去年同期的一倍多,达12.7%,而去年同期只有6.2%。此外,全国居民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比,去年同期是41.7%,今年第一季度是43.3%,也有所上涨,结合这两个数据去观察,服务性消费正在或已经开始成为消费结构升级的突出亮点。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18号刚结束,本月14号我们在海口联合召开了2024中国消费发展论坛,大家对这点都还蛮认可的。

  第三个判断是,服务消费成为主导性消费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大趋势。尽管现在的消费预期不好,投资有所下滑,尤其是民间投资的占比从去年同期的54.25%下降到今年的51.58%,同比下降了三个百分点。这是一个很大的结构性问题。但是各方估计,到2030年左右,中国的服务性消费占比将超过一般商品性消费,将达到51%、52%,甚至有的预测还更高一点。我估计超过50%的概率会比较大。

  从现在的数字观察趋势,未来几年,中国的服务消费将是各方关注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果到2030年,14亿人口的服务消费占比能达到50%以上,那就证明这部分成为占主导性地位的消费。这意味着服务消费本身能够拉动GDP增长2个百分点以上。

  所以核心问题在于,在当前的发展趋势下,我们面临的结构性矛盾较多,如何以结构性改革来破解消费结构升级过程中的一些结构性矛盾,对此我简单讲四个观点。

  第一,新发展阶段需要改变对消费与投资关系的传统认识。12年前我就在总理座谈会上做报告时提出,投资是关键,消费是基础。我想这句话原则上没错,但是在不同的条件下存在着不同内涵,有时候消费反而可能成为关键。我后来曾建议修改这句话,但是它已经成为十几年来政府在宏观经济中分析投资-消费关系的一个基本观点。中国是一个转型大国,政府对于拉动GDP增长的意愿相当强烈,而通过投资拉动增长的速度比较快,但是消费拉动增长来得慢。

  我们经济学界也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果消费能拉动经济增长,非洲不是早就富起来了吗?我认为,可能需要重新讨论、商议的问题是,在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服务消费成倍上涨的背景下,能否通过消费结构转型,令后者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突出亮点,成为主导性消费?

  目前,我国消费结构领域的突出矛盾体现在哪里?我认为是服务性消费需求上涨与相关领域投资结构滞后之间的矛盾。

  从整个今年一季度的指标来看,我们在第三产业的投资增速下降到0.8%,比去年(3.6%)明显下降。这就引出我的第二个小观点:适应消费结构升级,来调整我们的投资结构。比如,要改变“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这个方面谈起来太大了。中国进入老龄社会,我们到一些展销馆看一看,多少是我们自己供给的?社会主要矛盾变了,人的需求变了,但是在医疗、教育、文化信息领域,包括旅游设施,有多少改变呢?它们怎么能够同老百姓面临的社会主要矛盾已发生变化相适应呢?

  2024年一季度全国及分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增速图 图自:国家统计局网站

  还要通过消费升级创造新的投资需求。未来10年制造业的智能化、服务化发展特点相当突出。这来源于两条:一是科技革命,二是大众的消费需求。所以我笼统地提出来三条:首先,对不利于结构转型、尤其是消费结构升级的某些政策予以调整,以减少对宏观经济政策的某些干扰。其次,全面清理现有不利于消费释放,尤其是服务性消费释放的各类限购、限贷、限价等相关政策。最后,整合支持消费的相关举措,着力解决现实经济社会生活中供需错位的问题。

  所以在这个背景下,需要供给侧改革,更需要需求侧改革,全面深化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重大的事情。

  第二个建议就是以结构性改革来破解增长与分配的结构性矛盾。主持人给了我一份单子,是谈整个国民收入分配的劳动占比,这是个大问题,我想谈具体一点。

  比如就业问题,我认为稳就业是稳收入的基础,稳就业是稳收入的当务之急。就业问题不能小视,这个问题上的矛盾相当突出,不仅是某个年龄段群体的问题,而是个结构性问题。最近大家热议的一个数据是一季度人均工资性收入增长6.8%。是不是因为失业问题减少带来的改善,还是有别的原因,社会上对此有很多议论。

  说到稳就业,现在有两件事特别重要,一是稳企业,尤其是稳民营企业。我昨天也观察了一下,目前已关门的企业,尤其是服务型企业,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也不是一家两家。二是稳就业的核心在于稳中小企业。疫情三年来,中小企业面临很多难关,比如物业费交不起的问题,在这方面的政策应该说力度不够,所以产生了后面就业领域的一系列矛盾问题。

  这就需要调整扩大就业的相关政策,有几点很重要。一是服务业占就业比重的问题,要出台扶持与服务业就业相关的政策。我们看到制造业智能化发展后,制造业的就业比重大幅下降,尤其是随着未来机器人的发展等,但服务业是大幅上升。服务业就业比重的提升也同时提高了服务价格。

  比如我在香港请客吃饭,点了两瓶葡萄酒,在星级酒店的开瓶费就是每瓶500港币,也就是服务就业拉动了服务价格的上涨,同时提高了劳动者的就业水平。既然中国的整个经济结构在调整,我们要特别重视服务业就业对于就业结构和国民收入的改变。

  二是一定要重视中小企业在扩大就业中的主体地位。

  三是加大公共消费占比。公共消费既是居民安全消费的重要保障,也是优化国民收入分配根本的重要措施。目前我国的公共消费占比还不到40%。尤其是我接触到的一些农村贫困家庭,对于现在医疗保险缴费涨到每人每年380元有意见,许多家庭是一家五六口人,都反映很困难。这是个需要研究的现实问题。

  第三个建议简单来说,就是以结构性改革来破解城市和农村的结构性矛盾。我在2008年提出来,要让“农民工”这个身份成为历史,到现在也没实现。大家算一下,如果让3亿农民工真正享受市民的待遇,释放他们的消费潜力,那么至少会带来12万亿人民币的消费总量。

  10年前,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提出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希望这次二十大三中全会能不能提出这方面的改革,在有条件的地方全面支持实行居住证制度,真正改变我国社会的二元户籍制度。最后是要加大农村公共服务体系建设。

  第四个建议,最后讲一讲加快结构性改革、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的进程。我想这件事情特别重要。同制造业相比,中国的服务业市场开放程度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加快服务业开放以后,这些年总体的进展比较快,但是总体来说距离实现目标还有很大差距。首先,目前市场开放的空间相当大。其次,服务业市场最核心的问题是对制度性开放提出要求,为什么要搞制度性开放?搞标准规则管理,这些都是服务贸易的规则要求,都是老百姓服务性消费的需求,也是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需求。

  最后,我们要以制度性开放推动制度性变革,这件事情也特别重要。今年是中国消费大发展的一年。着眼于未来10年,我对中国的发展还是比较乐观,我们的消费结构改革本身能拉动经济增长2到3个百分点,如果搞得好,将会推动制造业的变革,推动整个经济大结构的变革。所以,以结构性改革来释放消费结构潜力,我认为应该成为接下来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一项重大任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