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警惕“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造成经济循环断裂与社会和谐破裂

2023-06-06
作者: 弘毅 来源: 昆仑策网

1.jpg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 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2021-01-11)如果忽视私人财富“0.33%占有67.4%与92.77%占有7%的巨大反差”(2023年中金公司报告),如果忽视“千万级以上的富人占比0.07%,持有31.28%财富”(2022、2021年招商银行年报),如果忽视“5.5亿人月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9.64亿人月可支配收入低于2000元”(2019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课题组),如果忽视“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总数3,381人,中国以1,133位蝉联第一,占全球总数的33.5%”(《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正式发布 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人数再创历史新高》,网易广东,2022-03-18),概言之,如果忽视社会由此形成“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则不仅违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而且必然造成“经济循环断裂”的现实风险和“社会和谐破裂”的潜在风险。

  一、“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违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

  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中国式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分配制度是促进共同富裕的基础性制度。……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坚持多劳多得,鼓励勤劳致富,促进机会公平,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违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当“0.33%的极少数富豪占据了67.4%的财富,而92.7%的普通人仅占有7%的财富”情况出现,当“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总数3,381人,中国以1,133位蝉联第一,占全球总数的33.5%,而9.64亿月可支配收入不到2000元”情况出现,那么不仅“5.5亿月可支配收入低收入不到1000元者”如何增加基本收入,而且“9.64亿月可支配收入不到2000者”如何能够进入中产阶层,中等收入群体如何扩大,也就是说,如何“维护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共同富裕就成了积重难解的社会问题。

  习总书记指出:“物质丰富了,但发展极不平衡,贫富悬殊很大,社会不公平,两极分化了,能得人心吗?”(习近平《在河南省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2014-03-18)改革开放40年,2017年工业增加值接近28万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1978年增长53倍,消除物价上涨因素后计算上涨33.5倍。同时,全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5974元,扣除价格因素,比1978年实际增长22.8倍(《改革开放40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报告》,国家统计局,2018年9月4日)。但是,多达9.64人月可支配收入低于2000元(2019年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课题组),意味着10余亿人低于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意味着“贫富悬殊很大,社会不公平”的情况确实已经非常突出地呈现着。“两极分化了,一定不得人心”,占有67.4%私人财富的0.33%仅460万富人群体,如果不能认识到违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执意站在社会财富顶尖位置而形成“顶点断崖式”贫富分化,必然成为仅占7%私人财富的92.77%多达13.22亿人民共同愤慨的对象。同时,占有25.6%私人财富迈入中产阶层的9900万人中的有识之士,作为中华英才的重要组成,在百年未有变局的复杂国际国内背景下,必然成为为国分忧、为民担当、推动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根本实现的脊梁中坚。

  习总书记强调:“我们说的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习近平《扎实推动共同富裕》,《求是》2021年第20期)幸福生活都是奋斗出来的,共同富裕要靠勤劳智慧来创造,“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不仅违背着效率意识,而且违背着公平意识,从来不是社会主义的追求。“少数人的富裕”更违背着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不仅是发展目标,而且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项长期任务》,《人民日报评论》2021-10-29)我们追求共同富裕是“统筹效率和公平”的共同富裕,在“不断做大蛋糕过程中”分好蛋糕,绝不是少数人以资本强势将蛋糕抢在手中驱逐劳动的分蛋糕,必须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让人民群众真真切切感受到共同富裕不是口号,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真实可感的事实。

  二、“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造成“经济循环断裂”的现实风险

  马克思指出:“不管生产过程的社会的形式怎样,生产过程必须是连续不断的,或者说,必须周而复始地经过同样一些阶段。一个社会不能停止消费,同样,它也不能停止生产。”(马克思《资本论》,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653页)经济循环“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环节的基本路径,实质是“生产-消费”的循环和周转,人类要生存就需消费,而消费不是从自然直接获取,需要通过生产来获得,因此,从生产出发到消费结束,构成人类经济活动最基本的环节。但是,现代化大生产的市场经济,“生产-消费”的循环需要通过“交换-分配”中间环节实现,如果在分配环节出现“财富聚集于少数人”,甚至出现“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那么“交换”环节将因大多数人失去正常“消费”能力而中断。

  根据2019年瑞士瑞信银行研究院的研究数据,当前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掌握了全球45%的财富,全球最富有的10%人口占有全球财富的82%,而全球最不富裕的50%人口占有的财富不足全球总量的1%(《全球财富鸿沟:最富有的1%人掌握全球45%财富》,人民论坛网2021-03-27)。相对于全球范围1%人口掌握45%的财富,当前中国0.33%人群掌握67.4%的财富,数据更是触目惊心。在市场经济固有的马太效益驱动下,“贫富分化的结果就是富人的财富越来越多,穷人的财富越来越少;而富人的消费能力是有限的,1%的富人掌握了70%以上的财富,但是他们最多只能产生不到10%的消费;80%的穷人理论上有庞大的消费能力,但是他们只掌握了不到5%的财富,没有能力消费大机器时代生产的众多商品”(《公知有多强大?优秀国家是怎么被摧毁的?》,“一个坏土豆”公众号,2021年6月12日)。当前,较1%更集中的0.33%富人占有67.4%财富,确实已经使经济循环“生产-交换-分配-消费”面临断裂的危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不了解、不熟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5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5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和综合PMI产出指数分别为48.8%、54.5%和52.9%,低于上月0.4、1.9和1.5个百分点,我国经济景气水平回落。4月份,我国16-24岁参加劳动力市场的人口共3220万左右,其中失业人员656万左右,占总数的20.4%。对于如上数据,当所谓的经济学家任泽平依然空喊“是该全力拼经济了”时,哪里会明白西方经济学“片面论、割裂论”对中国经济造成的严重伤害?“出台短期刺激经济的组合拳,形成扩大内需的合力”?仅占7%财富的13.22亿人的口袋到底怎样?是否具有内需消费的能力?占有67.4%私人财富的460万人可能具有内需消费的合力吗?

  西方经济学痴人说梦、胡言乱语,是到了应该醒来的时候!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再也不允许西方经济学深陷“现代化=西方化”迷思,背离马克思主义“真经”,将“西天取来的乱经”,贻误社会主义发展的“大事”!是该停止胡言乱语,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系统论,真正了解和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循环“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理论,洞察和思考当前经济困境、就业艰难如何根本破局,拿出“以人民为中心”、符合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科学回答。

  三、“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存在“社会和谐破裂”的潜在风险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治国有常,利民为本。为民造福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本质要求”。红色江山是无数革命烈士流血牺牲打下的,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江山,绝对不能成为少数人财富聚集的江山。习总书记强调:“用党的历史经验和实践创造启迪智慧、砥砺品格,继往开来,开拓前进,把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打下的红色江山守护好、建设好,努力创造不负革命先辈期望、无愧于历史和人民的新业绩。”(习近平《用好红色资源,赓续红色血脉,努力创造无愧于历史和人民的新业绩》,《求是》2021年第19期)“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使67.4%的私人财富聚集于0.33%的460万人手中,不仅会使“分配”问题造成经济循环“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在“消费”环节断裂,而且存在“社会和谐破裂”的潜在风险。即使西方经济学者亚当•斯密在266年前也已认识到,“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注定要威胁到社会稳定。”(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序言,1759年版)

  4月4日13时50分左右,4名游客(3男1女)提前服毒后,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在玻璃栈道上翻越安全护栏跳崖自杀,分别34岁、33岁、23岁、23岁,四人面对共同的现实问题:几人都是农村出生,身世有些坎坷,家庭都很贫困;由于家庭贫困,几乎都是初中就辍学,过早踏入社会开始赚钱;没有技术和学历,小小年纪饱经生活磨练和挫败,无处倾诉,与家里人逐渐失去联系;或多或少借过一些网贷,可怕的网贷利滚利,滚出无底洞,不堪重负,走向抑郁和崩溃的边缘。贫穷而非劳动能够致富,尤其网贷无底洞,成为走向死亡的最后稻草。“搞不懂为啥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国家为啥会允许高利贷的盛行,什么相关单位应该禁止贷款呀等等。中国14亿人中,保守计算负债人数能达到5亿左右,所以世上普通家庭,负债之人比比皆是。”(《张家界4人集体自杀:遗书内容曝光,他们太苦了,别再指责他们了》,创业财经宝典 2023-04-10 )4月22日,又有3名不同地方的年轻男女,在四川什邡天鹅林场深处服毒自杀,分别30岁、26岁、23岁,美好而珍贵的生命,到底为什么有的人要急于将它结束呢?美好而珍贵的生命,对“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提出生命拷问!对占有67.4%私人财富的460万富人提出生命拷问!

  4月20日前后,广东汕尾美团骑手因“雨天取消补贴后仅余3.8元/单,难以支撑生活”而发生集体停工事件。美团通过“大量外地美团骑手被调至汕尾,被抽调骑手每单按10元/单计算,保底200元一天”且“美团方面并未对上述事件进行回复”(李丹昱《美团广东汕尾外卖骑手陷停工争端原创》,新消费日报,2023-04-23),最终使集体停工事件只能“折射底层人的悲哀”。相对于2010年“本田停工门”事件“工厂加薪366元,较原工资1200元加薪率达30%”的解决方案,是一种深刻的流泪无语悲哀!因为,不解决在职劳动者“3.8元/单,难以支撑生活”的现实问题,而以“10元/单计算,保底200元一天”抽调新骑手的邪恶,是在使用马克思面对资本主义黑暗生产关系所深刻指出的“过剩的工人人口形成一支可供支配的产业后备军,它绝对地从属于资本,就好像它是由资本出钱养大的一样”(《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28-729页)。面对像美团这样劳动关系最黑暗邪恶一幕,劳动者流泪无语悲哀,怎能不几何级数式加重着“社会和谐破裂”的潜在风险?

  今天,劳动关系学者站在“劳动关系和谐”的立场,马克思主义学者站在“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立场,中国传统文化学者站在“致良知”的立场,应用经济学者站在“使用国有资产必须缴纳归母利润”的立场,向美团王兴提出8点质问:第一,福建省第1名,全国第13名,1700亿怎么来的?第二,来的合理吗?长一千个头臂、聪明绝世,就能10年1700亿吗?第三,要用这盘剥快递员和理应更多属于国家和人民税收而形成的1700亿做什么?第四,是否履行了“先富带动后富”的国家契约?第五,是否对得起龙岩一中和清华大学的培养?第六,是否是党员吗?如果是,是否具有基础初心?第七,如果不是,是否认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第八,12年使用属于全体人民的国有经济平台,需要缴纳的国有资产归母利润是否已交?需要尽快缴纳!马克思主义学者、中国传统文化学者、应用经济学者、劳动关系学者,向美团王兴之类资本家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发展为了人民”的理性拷问,提出了中国传统文化“富而仁义附”的理性拷问,提出了应用经济学“国有资产归母利润”的理性拷问,提出了劳动关系学“劳动价值论”的理性拷问!

  面对美好而珍贵的生命拷问,面对马克思主义“发展为了人民”的理性拷问,面对中国传统文化“富而仁义附”的理性拷问,面对应用经济学“国有资产归母利润”的理性拷问,面对劳动关系学“劳动价值论”的理性拷问,“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者们需要“致良知”,需要惊醒了!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经济循环断裂”的现实风险和“社会和谐破裂”的潜在风险,是不可能允许67.4%的财富聚集于460万富人群体手中的“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状况再继续和发展下去的!!

  【相关阅读】

  弘毅:警惕社会形成“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

  弘毅:透视“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的西方经济学误导

  弘毅:透视“顶尖断崖式”贫富分化的新自由主义邪恶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