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必须思考娜拉走后怎样——重读《娜拉走后怎样》读后感

2024-01-13
作者: 德歆 来源: 湖人新文公众号

  压迫充斥在整个社会中,无路可逃。娜拉想要独立,但社会不给她独立的路,工人可以辞职,但终归要回到另一个岗位。旧社会不会给被压迫者出路,我们只能在反抗中开辟一条路。

  脱离了异化的劳动,脱离了异化的环境,是否就获得了新生?可以获得暂时的新生,终究还是会被迫再次接受这样的结果,无路可走,革命家就是这样无路可退也从不认输的人组成的,只要团结起来沿着正确的路线前行终要获得完全胜利。

  革命者与其他一切懦夫不同的地方在于,革命者并不只是一遍遍强调无异议的空洞大话,因为革命者知道,重点不在于追根溯源,重点在于“怎么办”。

  一直以来,我都对许多批判文章存在一些看法,这些文章似乎都是只做到了批判,破而不立。在这个基础上,我又读了一遍娜拉走后怎样,有了许多新的体会,试着写些分享给大家。

  娜拉是挪威戏剧家亨利克·易卜生创作的戏剧作品《玩偶之家》的女主角,讲述了女主人公娜拉与丈夫海尔茂之间由相亲相爱转为决裂的过程,歌颂了女性独立自主的精神。

  但是,娜拉出走后怎样?鲁迅在文中争锋相对地提出这个问题:“但娜拉毕竟是走了的。走了以后怎样?易卜生并无解答”。鲁迅又自己答道:“可是走了以后,有时却也免不掉堕落或回来。”娜拉醒了过来,是要走的,但是娜拉究竟没有多少可走的方法,于是在许多情况下会结果反而面临更糟糕的情况。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女性要找到工作非常困难,鲁迅在文中给出解决的方法,那就是要女性要求拥有“经济权”。

  说到底,娜拉是要醒的,任何事物都是阻挡不了娜拉从梦中苏醒的,无论是把娜拉当成“泥娃娃孩子”的父亲,把娜拉当成“泥娃娃妻子“的丈夫,让娜拉成为”傀儡“的三个孩子,他们的表现都在促进着娜拉自己的主动苏醒。促使娜拉醒来的可以是任何人,可以是他的丈夫,父亲,孩子,包括认为自己不过是做诗的易卜生,促使娜拉醒来的人有可能并不会是鲁迅,不会是另一个女权主义革命者。娜拉要如何醒来并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醒来后无路可走,我们甚至可以更恶意地去思考这件事情:**让娜拉醒来之后无路可走,最终令她堕落或者放弃,也是压迫娜拉的一环。**为了能让娜拉能够更快地堕落,为了能让娜拉彻底断绝出走的念头,

  在《玩偶之家》中,娜拉的觉悟,娜拉的出走是戏剧的最高潮,**但是并没有多少人有注意到,娜拉走后怎样呢?我想,娜拉走后怎样是我们需要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娜拉可以指女性独立的娜拉,娜拉也可以指其他的“娜拉“,革命上的”娜拉“,无产阶级上的”娜拉“,文化上的”娜拉“……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只让”娜拉“醒来而感到欢呼?其他”娜拉“的”经济权“在哪里?

  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下“娜拉“走后怎样,我们必须给出“娜拉”走后怎样,我想革命行动和改良的行动区别就在这里。

  先生从《娜拉》中的故事说起,设想了娜拉出走后的结局——堕落或回来,分析了这种结局背后的原因,指出了改变这种结局的方法,鼓舞了女性们去争取自己的经济权利,表达了先生对旧社会的女性们的深切关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