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欣宇:血色骄杨、不朽女神——纪念杨开慧同志牺牲92周年


  11月14日,阴雨绵绵,万木纷谢,一片肃杀萧瑟之景。正如仍处于封控中我的心情。

  92年前的今天,正是开慧同志牺牲之日。我的思绪仿佛越穿了一般。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毛主席这首写于1957年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词中热烈怀念的“骄杨”就是他的夫人和战友杨开慧。开慧同志29岁的生命,虽然短暂,但这短暂的生命,却因骄杨品质,而跨越百年、千年。

  不忍回顾,不愿回顾,却停下不回顾。

  杨开慧,1901年11月6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板仓一个进步知识分子家庭。1920年下半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年冬与毛主席结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一直追随毛主席从事革命活动,在极为艰苦、险恶的条件下从事党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

  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中,杨开慧按照党的安排,带着孩子回到板仓开展地下斗争。在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参与组织和领导了长沙、平江、湘阴边界的地下斗争,努力发展党的组织,坚持斗争整整3年。

  1930年10月,杨开慧因叛徒出卖而被捕。面对穷凶极恶的国民党长沙警备司令部“铲共队”的种种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杨开慧坚贞不屈,大义凛然:“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要想从我的口里得到你们满意的东西,妄想!”“砍头只像风吹过!死,只能吓胆小鬼,吓不住共产党人!”敌人逼问她毛主席的去向,要她公开宣布与毛主席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斩钉截铁地回答:“要我与毛泽东脱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据杨开慧的同狱难友杨经武于1963年6月16日回忆,当时,司禁湾陆军监狱署拘禁的人很多,而且不分男女同囚一室,大家只好席地而坐。一天向晚将暮时,来了一个《晚晚报》的采访员大喊杨开慧的名字,“我心里一动,随声看去,看到杨开慧着一件浅蓝色竹布单长衫,穿一双青布鞋,面部表情镇静而严肃。”

  采访员先是问了问杨开慧的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对她说:“你为何要做共产党?你犯了法晓得么?”杨开慧回道:“我没有犯法,是何键犯了法。”采访员又说,“现在你能悔过自新就无生命危险了。”杨开慧说:“我誓不屈服。关于政治,各有己是,我的生命早不计较,不成功便成仁。”采访员再问:“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杨开慧答:“我的话说完了。”

  自从《晚晚报》采访员与杨开慧那番对话后,杨开慧就已经意识到了死神的临近。当时毛、杨两家都无人在长沙,住在长沙的杨开慧的六舅妈严嘉就托住在离监狱不远的堂兄向澍霖,打听狱中动态,以便相机行事。她还带着女儿探监送物,传递消息。杨开慧对他们说:“屋里有块青布料子,给我做一套衣服,上路时穿的,年少时,家父有训戒:我杨家死了人,不作俗人之举!”

  29岁的生命,开慧同志从不作俗人之举。与毛主席结婚,不作俗人之举,只宴请了几个好友;写的字,清新脱俗;写的诗,格调简远,深情款款;穿的衣,朴素大方;说的话,铿锵有力;趁的刑场,更是惊天动地……

  劝降不了杨开慧,外部压力又很大,何键等深知事拖久多变。他一方面把南京的电报压下,另一方面通过制造谣言,策划示威,并叫嚣说:“毛泽东的堂客不杀,别的政治犯都可以不杀了……”同时,本欲将杨开慧“斩首示众”的何键改为“枪决、暴尸三日”。

  何键是湖南醴陵人。他的御林军——特务营,几乎全是从他老家招来的兵。特务四连二排担任了枪杀杨开慧的任务。

  1930年11月14日,冷风肃杀。这天早饭以后,特务四连的值星官、也是监斩官之一的晏国务不断地吹哨子,边发号施令:“今天办人,办的是共犯要人,大家要特别注意警戒。”

  士兵荷枪实弹分两列面对面站立在清乡司令部的“法堂”里,形成了两三尺宽的一条人巷。尽头的大堂中央摆了一张长方条桌,上面有一箭形的“标子”,白色的纸上已写好了“枪决女共犯杨开慧一名”10个粗黑的大字。“标子”旁边有一个大砚台,里面有一汪血红的墨水……

  不久,罗国林、姚楚忠、黄正榜等四五人押来了杨开慧。此时,杨开慧仍旧一副大家闺秀的风范,面不改色地穿过“人巷”,走到执法处长李琼的面前。李琼板着面孔,向扶绑的罗国林、姚楚忠做了个手势,二人给杨开慧松绑,然后,脱下杨开慧的青色毛衣和旗袍,只留下一件也是青色的单薄之衣。

  此刻,旷野一片荒凉。晏国务一声令下,尾随杨开慧的刽子手帅保云抬起了罪恶的驳壳枪,朝杨开慧的背心砰砰就是两枪,杨开慧应声扑倒在地,转脸瞪了帅保云一眼,帅低着头也看了一眼杨开慧的尸身,便将驳壳枪插到腰里,转身离开。罗国林和姚楚忠给杨开慧的尸身松开绳索,紧随大队人马而去。

  中午,行刑的人大打牙祭。刚刚吃了饭,卫兵向晏国务报告“上边来了通知,上午打的那个女人没死!”晏国务当即命令道:“副目姚楚忠,你去补枪!”

  姚楚忠带了两个士兵,提着驳壳枪直奔识字岭。只见杨开慧匍匐在荒草地上,枯草上浸透了一大片血迹,血还在流,还有一丝气息。锥心刺骨的痛楚,她的嘴里已啃满了泥沙,两只手深深地抠进了泥土里,地上留下了两个大坑!但丧尽天良的姚楚忠见此并没有半点怜悯,而是朝杨开慧举起了驳壳枪……

  这一年,29年的韶华嘎然而止…………

  开慧同志牺牲的细节,令草木含悲,天地动容,人神共愤。时至今日,余恨不已,恨不得将刽子手掘地三尺,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刽子手姚楚忠的致命补枪,遗臭万年。开慧同志的义薄云天流芳万世!!

  在得知开慧牺牲的消息后,毛主席万分痛苦,喃喃自语“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并填了一首凄沧的词:

  霞光褪去何凄楚,万箭穿心不似这般苦。奈何吾身百莫赎,待到九泉愧谢汝。

  无感霜风侵蚀骨,此生煎熬难与外人吐。恸声悲歌催战鼓,更起刀枪向敌仇。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民,都受过毛主席的恩惠,毛主席的自责,我们每一个还活着的人都应该为他分担一点。

  为了理想,开慧同志29岁的生命,视死如归!无论是结婚还是死难,都是理想得“不要作俗人之举”。拭目今天世界的浮华处,滚滚红尘,物欲横流;滔滔名利,声色犬马。清清溪流,淡淡云天,何处寻觅?板仓故里,开慧精神,日月星辰颂赞的骄杨清纯,入大地江河,成九天境界。

  江山无限,事业千秋。作为一代人民的领袖毛主席,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她的妻子杨开慧,是他最伟大的战友和最杰出的爱人。当识字岭刺破青天的枪声,印证了毛、杨浩气永存的志同道合,她身上那浓郁的理想女神气质,已然炉火纯青,举世无双。

  她为毛主席的事业而生,也为毛主席的事业而死。活在毛主席的事业中,她将不朽,她将永驻。她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和解放!!!

  【文/付欣宇,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窗前一盏灯”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