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女性”是一种武器


  前几天,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帝国的“女人”们》。

  讲的是西方媒体喜欢使用一些女性“华裔记者”,来抹黑、攻击我们。

  比如《纽约时报》的袁莉,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许秀中,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冯芸哲,德国《明镜周刊》的吴丹丹,《华盛顿邮报》的郭莉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谣言,其实都是这些和我们流着同样血的“华裔女人”炮制出来的,说实话,如果没有她们的努力,想象力匮乏的西方精英还真的搞不出来这些“地摊文学”。

  她们的面孔,她们的出身,在西方白人观众面前诋毁自己的祖国和民族,似乎很有“说服力”,也很能得到“帝国”的嘉许。

  如果你看过不少美国电影,就会发现,美国人很在乎“征服东方女性”这一套叙事,大名鼎鼎的《蝴蝶夫人》和《西贡小姐》,讲的就是日本和越南的女性,如何在本土受苦受难,然后被美国白人所吸引的故事。

  “白男拯救黄女”的故事在数十年的美国电影史上不断发生,比如《非常人贩》中的中国女主角,为了救美国男主角,开枪杀了自己的中国生父。亚裔女性的原生环境,往往被描述成“独裁、封建、落后、不人道”的,而来拯救她的那个西方白人,往往英武、勇敢、善良、代表着“自由”。

  《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罗曼诺夫.娜塔莎,本是苏联女特工,遇到了美国的超级英雄后,就迅速皈依了自由民主,成了“自由的战士”;《特工绍特》中的美女特工绍特,本来也是苏联培养出来的俄罗斯间谍,最终却也杀光了当年的同志和师友,奔向了“自由世界”......《战地4》中的那个给美国大兵带路的“中国女军人”,同样是这样的角色。

  美国现实中也喜欢搞这样的“宣传”,比如让一个“中国女孩”,加入美国海军,比如让一个“华裔女孩”,在海上对着中国军舰喊话......她们确实是帝国的“统战对象”。

  美国的政府和国家机关中,也开始出现很多“华裔女性”,美国波士顿市长吴弭、美国媒体署代理执行长赵克露、美国前劳工部长和交通部长赵小兰、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徐若冰、现任美国贸易代表戴琪......都长着一张“中国女人”的脸。

  而她们对中国的态度,大家都是知道的: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戴埼,主要负责执行美国的进口规则,她执着的反华立场,就连拜登都自愧不如,她在接受提名的演说里公然说:“我为代表美国控告中国而感到骄傲。”

  徐若冰,五角大楼中级别最高的亚裔官员,这是亚裔美国人在美国国防部文官系统的最高纪录;同时,她也是第二位出任国防部副部长的女性。徐若冰的地位仅次于国防部部长和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美国国防部网站介绍徐若冰是“国防部的首席技术官”,负责“确保美国军方的技术优势”。

  徐若冰在美国著名军火巨头雷神公司工作多年,曾负责管理雷神公司的电磁系统实验室,是F-35隐形战斗机一体化雷达/电子战传感器项目主管,号称F-35“雷达之母”。她负责过美国对台军售。

  担任美国媒体署代理执行长的赵克露,曾在“美国之音”工作超过20年,还担任过美国之音代理台长。“美国之音”是干什么的?想必大家都知道。1978年,出生于台湾的女大学生赵克露就开始在美国之音实习,美国之音当时的工作,就是通过媒体传播、舆论蛊惑,吸引大量的中国年轻精英,去追随美国的“普世价值”和生活方式。

  美前总统里根曾在内部称:“要把接收中国留学生作为一项战略投资”。1982年当他得知中国在美有六千五百名访问学者和留学生时,就表示“六万五千人更好,这是长期投资”。美特别重视对我留美学生的工作。重点喜欢盯住留学生中的高干子弟和学习尖子,跟他们建立私人关系,期望他们回国后能担任要职。“等他们逐步成为中国社会的栋梁后,就可以通过他们的头脑逐步使中国向资本主义演变”。为了更好地完成“和平演变”的任务,美国之音的主播们,大多数都是“中国女性”,熟知中国文化和风俗。

  在帝国的文艺作品中,敌人往往罪该万死,但敌人那边的女人则是可以“皈依”的,这说明帝国的本质和一千年前的十字军没有区别,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杀光他们的男人,征服他们的女人”。

  女性在“皈依”方面比较有优势,因为女性的“温柔”、“善良”,使得她们更加容易相信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文明”和“先进”,就像《三体》中叶文洁得出的那个匪夷所思的结论——“我想,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文明,他们的道德水平一定也同样高”,对了,西班牙殖民者灭亡阿兹特克的时候,给侵略者强盗带路的,就是个印第安女性.......

  这种思维在西方是根深蒂固的,举个例子,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中,铁血战士杀光了几乎所有的人类,但没有伤害一位人类女性,甚至还在她脸上留下了“荣誉勋章”......你理解这种恶趣味吗?

  从动物世界的生存策略来看,这也是合理的,雄狮中的争霸获胜者,往往会杀掉原狮群中的所有的雄性幼崽,驱逐所有的成年雄狮,而留下所有的成年和未成年的雌狮。

  在西方白人们看来,东方世界的女性就是柔弱的、顺从的、需要从残暴、独裁的世界中被“解救”出来,被“保护”的.......也是听话的,可以轻易操控的。电影《007》中的詹姆斯邦德各种深入虎穴干掉大BOSS,但他身边,一定会有一个异域风情的女郎,白人很享受这种“征服感”。

  今天,靠武力征服不了一个文明,那就用“软实力”征服一个文明的“女人”。

  注意,我说的未必是真正的女人,而是人格上的“女人”……

  女性不是一种性别,而是一种处境。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