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明浩:莫言的假语与脏嘴


  “回想三十多年来吃的经历,感到自己跟一头猪、一条狗没有什么区别,一直哼哼着,转着圈子,找点可吃的东西,填这个无底洞。为了吃我浪费了太多的智慧,现在吃的问题解决了,脑筋也渐渐地不灵光了。”

  以上是莫言写于1992年6月的散文《吃相凶恶》的尾段文字,这头不停哼转的猪狗可真呼应《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对他的赏识:

  “他笔下的百年中国风情,没有跳舞的独角兽和少女,猪圈般的生活却让我们觉得非常熟悉。”

  洋大人眼中“知晓所有与饥饿相关的事情”者于前揭文彩绘了一段“大多数中国人饿得半死”的1960年之奇闻:

  “那时候我已经上了学,冬天,学校里拉来了一车煤,亮晶晶的,是好煤。有一个生痨病的同学对我们说那煤很香,越嚼越香。于是我们都去拿来吃,果然是越嚼越香。一上课,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我们在下面吃煤,一片咯嘣咯嘣的声响。老师问我们吃什么,大家齐说吃煤。老师说煤怎么能吃呢?我们张开乌黑的嘴巴说,老师,煤好吃,煤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香极了,老师吃块尝尝吧。

  老师是个女的,姓俞,也饿得不轻,脸色蜡黄,似乎连胡子都长出来了,饿成男人了。她狐疑地说,煤怎么能吃呢?煤怎么能吃?一个男生讨好地把一块亮晶晶的煤递给老师,说老师尝尝吧,如果不好吃,您可以吐出来。俞老师试探着咬了一小口,咯嘣咯嘣地嚼着,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品尝滋味,然后大口地吃起来了。她惊喜地说:‘啊,真的很好吃啊!’这事儿有点魔幻,我现在也觉得不像真事,但毫无疑问是真事。

  去年我探家时遇到了当年在学校当过门房的王大爷,说起了吃煤的事,王大爷说,这是千真万确的,怎么能假呢?你们的屎拍打拍打就是煤饼,放在炉子里呼呼地着呢。”

  狗嘴所吐还大大超出常人的理解,原来“香极了”的“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别有殊情异味。他于2009年12月出版长篇小说《蛙》,一开头就信誓魔幻旧调:

  “我们是1960年秋季进入大羊栏小学的。那是饥饿的年代,留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事件,大都与吃有关。譬如我曾讲过的吃煤的故事。许多人以为是我胡乱编造,我以我姑姑的名义起誓:这不是胡编乱造,而是确凿的事实。”

  然后把前揭文“一个生痨病的同学对我们说那煤很香”的原起推开,特写一齣热闹的吃煤场面:

  “陈鼻的大鼻子发红,上边布满汗珠。王胆的小鼻子发黑,上面沾满煤灰。我们痴迷地听着他们咀嚼煤块时发出的声音。我们惊讶地看到他们吞咽。他们竟然把煤咽下去了。他压低声音说:伙计们,好吃!她尖声喊叫:哥呀,快来吃啊!他又抓起一块煤,更猛地咀嚼起来。她用小手拣起一块大煤,递给王肝。我们学着他们的样子,把煤块砸碎,捡起来,用门牙先啃下一点,品尝滋味,虽有些牙碜,但滋味不错。陈鼻大公无私,举起一块煤告诉我们:伙计们,吃这样的,这样的好吃。他指着煤块中那半透明的、浅黄色的,像琥珀一样的东西说,这种带松香的好吃。”

  不过原来“大口地吃起来”、嘴喊“真的很好吃”的老师这次却不饿了:

  “第二天我们在课堂上一边听于老师讲课一边吃煤。我们满嘴乌黑,嘴角上沾着煤末子。不但男生吃,那些头天没参加吃煤盛宴的女生在王胆的引导下也跟着吃。伙夫老王的女儿——我的第一任妻子——王仁美吃得最欢。现在想起来她大概患有牙周炎,因为吃煤时她满嘴都是血。于老师在黑板上写了几行字便回头注视我们。她首先质问她的儿子、我们的同学李手:手,你们吃什么?妈,我们吃煤。老师我们吃煤,您要不要尝尝?王胆在前排座位上举煤大喊——她的大喊也像小猫叫唤——于老师走下讲台,从王胆的手里接过那块煤,放在鼻子底下,既像看又像嗅。好久,她一言没发,将煤还给王胆。”

  引述到此,想起莫言母亲的先见之明:“我母亲在听完我的故事后,有时会忧心忡忡地,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儿啊,你长大后会成为一个什么人呢?难道要靠耍贫嘴吃饭吗?’”看来莫言自坦”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倒是不假。

  再来看《吃相凶恶》中的这段叙写:

  “1960年春天,在人类历史上恐怕也是一个黑暗的春天。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草根,树皮,房檐上的草。村子里几乎天天死人。都是饿死的。起初死了人还掩埋,亲人们还要哭哭啼啼地到村头的土地庙去‘报庙’,向土地爷爷注销死者的户口,后来就没人掩埋死者,更没人哭嚎着去‘报庙’了。但还是有一些人强撑着将村子里的死尸拖到村子外边去,很多吃死人吃红了眼睛的疯狗就在那里等待着,死尸一放下,狗们就扑上去,将死者吞下去。”

  吃煤既不真,饿死人的指控不流于假语者几希?对照一下同年5月28日《人民日报》一则《新华社》前一天发自珠穆朗玛的电文:

  “年轻的中国登山队的三名队员——王富洲、贡布(藏族)、屈银华,5月25日清晨北京时间四时二十分集体安全地登上了世界最高峰——拔海八千八百八十二米的珠穆朗玛峰,从而完成了人类历史上从珠穆朗玛峰北麓攀上它的顶峰的创举……中国登山队这次由我国著名的登山家、登山运动健将史占春率领,从3月25日开始先后经过三次适应性行军,到第四次行军时突击主峰。在登山过程中,队员们在党的领导下,发挥了冲天的革命干劲,克服了高山极度缺氧和摄氏零下四十度左右的严寒等重重困难,发扬了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精神,团结互助,彼此支援,终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谁能想像一个饿莩遍野的国度还能有此豪情去征服天险!参酌同年其它月份的国内大事记:

  一月:举办冰上运动会

  二月:决定在黑龙江大庆进行石油探勘大会

  三月:北京举行运动学术会议

  四月:郑州黄河大桥建成通车

  六月:地质学院师生登上7100米积石山

  七月:打破女子600公尺日间集体综合跳伞世界纪录和摘下国际男网双打冠军

  八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民间歌舞团在北京公演“刘三姊”

  九月:举办全国游泳跳水锦标赛并破男子600公尺蛙泳世界记录

  十月:打破女子日间1000公尺及600米集体综合跳伞世界纪录

  十一月:打破男子日间1500公尺集体综合跳伞世界纪录并获国际乒乓锦标赛7项冠亚军

  十二月:打破直升模型飞机留空时间世界纪录

  再进一步检视当年度频繁的外事活动:

  一月:缅甸总理奈温来访6天

  二月:派船接运2000多名印尼华侨返国

  三月: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来访

  四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及外长陈毅等访问缅甸、印度、尼泊尔

  五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访问柬埔寨、越南和蒙古

  六月: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人民议长主席哈奇.列希来访

  七月:与加纳建交

  八月:国务院副总理陈毅访问阿富汗

  九月:与古巴建交

  十月:周恩来总理率团前往苏联出席苏维埃共产国际第22届代表大会

  十一月:国家主席刘少奇率团参加苏联十月革命43周年庆

  十二月:北越主席胡志明、柬埔寨元首施亚努来访

  耍贫嘴口喷的“在人类历史上恐怕也是一个黑暗的春天”还能相信吗?被誉为中国最优秀的文评家也是社科院博导的李建军就直指:

  “莫言写作最大的问题,就是‘文芜而事假’——芜杂、虚假、夸张、悖理。”

  什么一群孩子与老师因飢饿而啃人屎拍打出来的煤饼?这么一张投洋人所好、臭不可闻的狗嘴,非砸烂他不可!

  【文/古明浩,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