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游:再论巴以冲突


  如今,因了巴以武装冲突的再起,整个世界出现了支持巴勒斯坦或支持以色列两个不同的阵营。虽说在冲突几天之后,大家都一致谴责双方对平民的袭击,却仍然在支持巴以问题上营垒分明,西方普遍支持以色列打击哈马斯的行动,多数发展中国家支持巴勒斯坦人民主张建国的权利,阿拉伯国家多数支持哈马斯的行动。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西方国家出现了政客们与普通百姓们的不同政见,政客们绝大多数代表国家支持以色列,百姓们多数代表民间民意支持巴勒斯坦的合法权利。

  其实,在解决巴以冲突上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国家建立与存在的本源问题,以色列建国、夺地掠土的合法性在哪?

  一,以色列的合法性在哪?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一直存在着以色列建国的合法性问题,一直存在以色列建国后夺地掠土的合法性问题,无论从哪一角度来看,以色列的出现就是一个怪胎,不具任何合法性。

  关于巴以冲突,自巴以分治决议以来,逐渐形成一种错误的概念,不是以色列的侵略扩张有错、有罪,而是巴勒斯坦不服被侵略,被屠杀,反抗以色列侵略和扩张有罪,所谓恐怖主义的帽子全都扣在了巴勒斯坦人的头上。前有“法塔赫”,后有“哈马斯”都因武装反抗以色列的侵略和屠杀被冠以“恐怖组织”的名号。

  以色列之所以能强硬地、很顺利地侵占巴勒斯坦土地,巴勒斯坦难以保住自己的土地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当年的巴以分治的决议把巴勒斯坦的土地人为地分割成多块,各块土地都如同飞地一般互不相联,各块飞地不可能形成合力对抗整体以色列的侵略。如今三块飞地变成了两块,这次的巴以冲突以色列很可能把加沙这块飞地吞并,这一基本事实说明了什么?强占巴勒斯坦土地“有理”,反抗以色列强占巴勒斯坦土地“有罪”。

  以色列的强硬其根源就在于犹太人人口的膨胀会让它不满足占领区区巴勒斯坦一点地儿,它还要继续扩张,占领更多的巴勒斯坦土地,以色列不停地扩张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与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不断地爆发武装冲突。

  当然,巴以曾有过和平共处的机会,如果当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执行、落实当时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各自代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签署的“奥斯陆”和平协议,且认真落实该协议,中东地区或许能维持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相处几十年的和平。

  遗憾的是以色列没有打算落实该协议,并刺杀了主导该和平协议的拉宾,而阿拉法特也因各种势力的作用,不明不白地在法国医院去世,两位和平使者的去世堵住了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走向和平相处的道路。

  不过,按照社会存在的自然法则,中东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矛盾并不会因为“奥斯陆”协议而消失,奇怪的是,这一协议虽然没有落实,可巴勒斯坦的主流派法塔赫在与以色列的斗争上越来越软弱,默认了以色列建国的合法性,默认了以色列夺地掠土的合法性,但以色列却没有放松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继续强硬地对待巴勒斯坦。一软一硬让以色列在侵占巴勒斯坦土地更加肆无忌惮,开始长期执行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设新的犹太人定居点,企图固化侵占巴勒斯坦的土地。

  于是,扩张成为以色列在巴以冲突中的主要表现。

  正是以色列扩张性的存在,使我们看到了几十年来以色列给巴勒斯坦人制造出种种灾难,看到了以色列必然要屠杀巴勒斯坦人,必然要夺取巴勒斯坦的土地,也就必然使巴勒斯坦人对夺取他们土地、屠杀他们人民的犹太人产生世代的刻骨仇恨,最终导致巴以之间的问题成为世纪不解之题。

  对以色列不断地侵占巴勒斯坦土地的问题,以色列不断地屠杀巴勒斯坦普通百姓一事,世界有过公正的判决和惩罚吗?以色列的不合法不止是在建国上,还在它不断地强占巴勒斯坦土地上,还在它不断地屠杀巴勒斯坦平民上。

  二,以色列拿“圣经”的记载当建国的依据经不起推敲。

  世界上很多人把巴以冲突视为双方没有对错的冲突,完全是罔顾事实,抹杀了问题的本质,把一个反抗占领,反抗屠杀、反抗侵略的巴勒斯坦与占领他人领土,不断地屠杀巴勒斯坦人的犹太人同等看待,也就是把侵略者与反侵略者混为一谈,这也导致了世界舆论的偏向性出现。

  这种偏向性让以色列张嘴闭嘴就拿圣经的记载作为自己建国的依据,可屠杀巴勒斯坦人的合法性在哪?抢夺巴勒斯坦土地的合法性在哪?这不是让世人感到不解的事,而是二战后以色列在世界上重新开创了一个恶劣的扩张侵略有理的先例,这和二战中的两个战争策源地国家的侵略有何不同?

  很多人对西方世界支持以色列总是认为这是支持以色列生存的权利,其实这是支持以色列扩张的权利。

  人们只是奇怪,西方世界支持以色列扩张的理由是什么?显然它不是仅仅要利用以色列控制中东、抑制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发展,而是西方世界扩张性传统的延续。

  西方世界的扩张性既是历史的传统,又是其统治世界的需要。西方世界如今能执掌世界之牛耳,是当年西方世界从欧洲扩张到北美、中美、南美,扩张到澳洲,扩张到非洲,扩张到亚洲的“丰硕果实”,如今以色列继承其衣钵本质上也是西方世界向外扩张的一环,是当代西方世界向阿拉伯地区的扩张,西方世界怎么可能不支持这种扩张?这是西方世界支持以色列的根本原因,西方的扩张性决定了它必然支持“小儿子”以色列的扩张,巴以问题从根源性上讲,不是以色列或巴勒斯坦生存权的问题,而是扩张与反扩张的问题。

  众所周知,圣经是一部宗教典籍,是一部文学典籍,唯独它不是一部历史典籍,一个不是历史典籍的圣经,其所描述的事物其真实性能靠谱吗?凡看过圣经的都知道出埃及记的著名故事。不错,只是一个故事。那个带领犹太人走出埃及跨过红海的神话让犹太人获得生机,这有其真实性吗?由此,圣经故事又有多少真实的成分?

  即使圣经的记载有真实的可能性,那么在巴勒斯坦这块土地上,以色列之前是没人居住的土地?谁能证明这一点,犹太人怎么证明自己是最早居住在此地的?

  按照西方传统的历史说法,不论它真假吧,中东那地方是人类较早居住的热闹之地,按照当时的社会状况,应是较为发达的地区吧。犹太人是在那发源吗?依据是什么,还是圣经?可圣经记载之前谁最早迁徙到此处的能说清吗?显然,以色列拿圣经当作强占巴勒斯坦土地的依据,就如同强盗挥舞砍刀向过路者勒索的那把砍刀作为依据一样。

  然而,按照圣经所述,似乎犹太人与巴勒斯坦人是同根同源的。如是,巴勒斯坦人难道不是更具有在本地区存在的合法性?而驱赶巴勒斯坦人,强占巴勒斯坦人土地拿圣经当依据岂不怪哉?

  耶酥天上有知一定会痛斥以色列,把自己的兄弟如此残害,岂不是离经叛道?

  三,以色列强占巴勒斯坦土地是中东地区冲突的祸根。

  以色列强占巴勒斯坦的土地不仅是一种强盗行径,还是一种对二战后新世界秩序的挑战,是对历史上国家发展变化规律的挑战,是对社会发展进步的挑战。

  按照西方的人类学说,是非洲人散布到了世界各地,自然也应来到了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于是乎,非洲人才是最早在巴勒斯坦地区存在的民族,现在的非洲人难道不是更有理由赶走犹太人在此建立一个非洲人为主的国家,信仰什么宗教可能无关紧要吧?或许这是歪理,可以色列正是把这歪理当成了强占巴勒斯坦土地的理由。

  若按照犹太人的说法,他们有权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国,其建国是合法的,那世界各地是不是应该出现更多的新的各种不同的民族夺取现在的居民所在地而建国?

  其实,以色列拿圣经当借口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它们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这是一个弥天大谎,只是没有这个谎言真的就师出无名了。

  世界上国家存在的一大特征,那就是多民族共存共生,基本上不是以民族分类来形成国家的,以所谓某一民族单独在某一地方曾居住过为理由,剥夺现在居民或者是现在国家存在的合法性来建立他们自己新的国家,事实上是违背世界国家发展变化规律的,甚至可以认为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

  世界国家变化发展的规律就是各民族的融合与共生共存,更重要的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存在都不是以所谓虚无的、曾经的、假设的为理由!

  按照以色列的逻辑,世界上很多已消失的国家都有十二万分的理由要求重新建国,用武力夺取现在他们认为是他们国家曾经的土地。

  那么,曾在巴勒斯坦地区建国的国家是不是也有充分的理由再在此处建国?你在此建国过,那么我也在此建国过,英雄是以早晚来论的吗?用中国老话,那就是你有初一,此有十五,此乃天道也。

  如果任何一个民族都有理由拿历史的、不管是真实的还仅仅是文献记载的甚至是虚假的东西作为理由,挑起争端,发动战争,抢占其它民族或国家的土地并屠杀原本居住在此土地的人民来建立新的国家,世界上还有公理和正义吗?

  如果世界各地都按照以色列的逻辑行事,都按照以色列的行径行事,世界各地一定会出现如今中东地区武装冲突不断、战争不断的现象,冲突与战争将在世界各地此起彼伏,持续出现,进而整个世界将会陷入混乱之中,世无和平可言,这比世界大战更让人类陷入苦难的深渊!

  可以认为,以色列是中东巴以冲突长期存在的祸根。

  【文/清江游,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