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第四章:作家可以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吗

2022-12-01
作者: 颂明 来源: 红歌会网

  今天是周末,四世同堂10口人聚齐了,大儿媳妇特意为太爷爷做了一道家传菜——参枣田鸡汤。事先并没有告诉他,看他能不能尝出来。

  儿媳妇用小银碗给太爷爷盛了一碗汤:“太爷爷,这是孙媳妇专门为您煲的汤,尝尝可合您的口味。”

  爷爷喝了一小口,立刻把碗放下了:“参枣田鸡汤!哪来的田鸡?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吃不得。”

  儿媳妇笑着说:“太爷爷,您就放心地喝吧。这是你乡下的侄孙二喜自家养的,是办了养殖证的。他听说您老这两天胃口不好,就捉了几只专程给您送来了。”

  听说是家里养殖的,父亲才又接着喝了:“嗯~~少了一样料,鲜百合。”

  孙媳妇吐了一下舌头,转过头悄悄对儿子辰辰说:“瞧你太爷爷嘴有多叼,几十年没吃了,还能尝出少了一味料。”

  我父亲出身于大地主家,过去有很多秘传的私房菜,有的连我也只是听说没见过,早已经失传了。比如有一道闷鹅掌,是我爷爷最爱的下酒菜。那是把子鹅的脚用锤子砸扁,然后把伤了脚的子鹅关在笼子里,用最好的饲料喂。它的脚掌长成了一个厚厚的肉垫。还有一种闷笋芽。就是在新笋刚冒尖时用水缸罩住,竹鞭就在里面转圈生长。据说用斑鸠煨了,汤鲜肉嫩,口感醇厚。

  大儿媳妇津津有味地讲着太爷爷的爷爷的私房菜,辰辰听得直眨眼,突然脱口就问:“太爷爷,你家那么有钱,你怎么就出来闹革命了呢?你不是在革你自己家的命吗?”

  全家人一下子静了下来,都用责备的目光看着辰辰。辰辰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低下了头。

  我父亲放下了筷子,说:“问得好啊。因为那个时代太不公平了。像我们家,为了满足自己的口福,不惜残忍地去砸鹅脚,变着法儿做一些珍肴美味。可是更多人的穷人家连吃顿饱饭都是奢望。他们终年劳累却还要卖儿卖女。我们家有丫鬟、小使,那都是从穷人家买来的。他们差不多就像你这么大就被家人给卖了。这公平吗?这样的社会不值得被推翻吗?”

  看到父亲激动了,我赶紧上前给他捶了捶背:“别激动,别激动。再喝口汤顺顺气。”

  父亲微微地叹了口气:“现在富裕了,也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他用手指了指大孙子耀宗:“你开饭店,一定要遵纪守法,不能为了钱就什么都敢卖。”

  “是是是。”耀宗连连点头,“违法的事给再多的钱咱也不做。”

  “还有你,”他又指了指小孙子耀祖:“你是作家,也不能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耀祖把嘴一撇,嘟囔着:“嘿,怎么又牵扯上我了。我随我心,我写什么不写什么碍着别人啥事了?”

  父亲没听到他嘟囔什么,还在自说自话:“作品就是精神食粮。你把劣质的、有毒的东西拿到社会上去。那同样也是犯罪。别以为没人治得了你。”

  本来欢欢喜喜的一桌饭又让我父亲给搅得不欢而散了。耀祖出门时还撂下一句话:“大不了以后不回来吃饭了。”

  2022年11月30日星期三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