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亭:抗疫的出路在哪里?

2022-11-19
作者: 李华亭 来源: 红歌会网

  《新抗疫二十条》没有“中医”,差矣!

  昨天,全国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661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6248例,常矣!

  明天零时起本小区(水岸家园北区)封闭管理三天,烦矣!

  全球持续不断的“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高度发达的现代医学(西医)对于新冠病毒已经江郎才尽、束手无策了。抗生素?不起作用!抗生素对付细菌很拿手,但对付病毒----不灵。激素?不起作用!激素对提高人体免疫力有效,但应对“因子风暴”却是火上浇油。“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氯喹等所谓特效药更是令人失望。呼吸机、ECMO如何?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它们只能救急而不能救命,更多时候却使患者加速死亡。干扰素?更不用提了!功过相比,过大于功----它诱发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生,如甲状腺炎、免疫性肝炎,从而使肝炎加重,诱发和加重胆汁性肝硬化;它还能产生免疫反应诱导胰岛β细胞损伤而形成糖尿病,甚至可产生细胞吞噬脂膜炎;它对于眼耳等器官,可发生眶下出血,视网膜出血;它对听力损害是引发耳鸣,听力丧失;它对心血管系统可发生心律失常、心肌瘤、心包炎;它对于呼吸系统可产生致死性间质性肺炎,以及溶血性贫血。全世界迷信的疫苗表现如何?最近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给出的结论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获得疫苗有效性的证据!”哇噻,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不是拿人命闹着玩吗?世界上医疗资源最丰富的美国至今已被新冠病毒去了107万多条生命,西方科技强国也为此丧失了几十万条生命,面对当前的防疫局面,打了败仗的西方国家倒是率真和乖巧:躺平。他们不但如此,还对中国的抗疫说三道四,也要求中国躺平,然而中国能躺平吗?

  有人问:如果中医上场疫情会怎么样?曾记否,武汉疫情暴发时就是因为及时地采用了中医,所以才终止了死亡率的上升,这让西方国家瞠目结舌、刮目相看。中医还创造了重症患者的零转重率、医务人员的零感染率,医术、药品的高有效率,中医防疫堪称世界抗疫奇观,邻国朝鲜的抗疫秘诀就是中医中药!我是个中医迷,对中医在抗疫防疫方面的独到作用,笔者曾专门撰文总结出六大优势:

  一是中医具有强调内因、强化自身免疫力的预防性优势。中医认为,新冠病毒是一种寒湿邪气,而邪气都有同气相求的特性,也就是说这种邪气专门找身体湿气较重之人的麻烦,这就是为什么在同样的环境中,有些人感染了病毒而有些人却没有感染的原因,有些人感染病毒以后病情严重而有些人携带病毒却毫无症状的原因。中医认为,寒湿邪气是人们感染新冠肺炎的外因,而体内有湿气则是罹患此病的内因,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因而防治此病的重点应放在强身健体上。中医治病强调治未病,就是治疗未发作之病,而不是等病入膏肓了才被动应对。中医认为,只要人体的湿气去除了,寒湿性的新冠病毒对人体也就无机可乘、无可奈何了,这就是中医讲究的“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的真理性所在。

  二是中医具有辩证施治、不被假象所迷惑的科学性优势。中医与现代医学的主要区别在于是辩证施治还是辨症施治,证与症,一字之别,却差之千里。“症”就是症状,是疾病的外在表现,如咳嗽、胸闷、心痛等症状。“证”就是对疾病的症状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分析判断而得到的疾病的本质属性,只有找准了证,才能有的放矢地去治病,“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这叫辨证施治。面对新冠肺炎,中医对于初期肺炎患者,若观察其舌质淡或淡红,苔白腻,脉濡等证状的,中医就按寒湿郁肺之证来治疗;对于其舌质红,苔黄腻或黄燥,脉滑数等证状的,中医则按疫毒闭肺来治疗;对于重症肺炎患者,若观察其舌质紫暗,苔厚腻或燥,脉浮大无根等证状,中医则用治疗内闭外脱的药物来应对;对于其舌淡胖,苔白腻证状,中医则按肺脾气虚症来治疗。如此这般,新冠病毒还有什么招术(攻击)能打破中医的防线?还有什么魔法(变异)能躲过中医的围歼?

  三是中医具有妙手回春、立竿见影的治疗性优势。新冠病毒刚开始潜入人体只是在气管和大的支气管中停留、繁殖,复制自己的队伍,从而引起人体的抵抗而引起发烧、乏力、短气、干咳,与流感类似。人体在抵抗新冠病毒的同时会产出一种胶冻状黏液,这是正常的人体机理反应,然而正是这粘稠的液体如果不能及时清运出去,它就会堵塞肺泡、堵塞肺间质、堵塞小气道,从而导致肺的换气功能下降,从而导致病人长时间处于低氧或缺氧状态,从而最后导致呼吸功能衰竭,从而威胁人的生命。这就是新冠病毒令人生畏之处。对于新冠肺炎的“因子风暴”,现代医学可谓无计可施。那么中医是怎样治疗新冠肺炎的呢?中医治疗新冠肺炎很简单,总的原则是:通肺,健脾,祛湿,通便,用什么药物达到目的呢?清肺排毒汤!

  四是中医具有攻补并施、生降相因的兼容性优势。中医对太阳伤寒的患者给予麻杏石甘汤,即用麻黄与桂枝辛温驱散表邪,开肺气之闭郁,同时麻黄和杏仁降气平喘。重用石膏,应对寒邪入里化热的邪热壅肺证。部分新感患者只有很短的太阳表证或者根本没有表现,传变很快,所以加上小柴胡汤,解少阳枢机的邪气,防止邪传阳明,同时疏利三焦气机。针对邪传阳明的患者,就在清肺排毒汤的基础上随证进行加减。对舌苔厚腻,甚至已经由白发黄,郁而化热的湿邪则采用五苓散,达到清利水湿。方中的白术、茯苓具有健脾功能,用以缓解乏力,另加辛温的桂枝,帮助膀胱化气,采用射干麻黄汤,用来温肺化饮,下气去痰。用陈皮,枳实下气调中化痰,防止肺胃之气上逆。同时陈皮与半夏组成了著名的化痰剂“二陈丸”。霍香,清轻芳香,醒脾化湿,山药,建中补虚。以上诸药合用,则以和解少阳为主,兼和胃气,使邪气得解,枢机得利,诸证自除,并且实现了“祛邪不伤正,扶正不留邪”的预期目标,你说中医科学否?

  五是中医具有经济实惠、深得民心的比较性优势。清肺排毒汤您看这副药能值几个钱?便宜啊!您再看看在这次抗疫过程中,现代医学治疗新冠肺炎的费用,基本在几千到上万元不等,若危重症患者,从住院治疗到出院,如果再用上ECMO治疗,大约要花20到40万左右,个别者甚至需要上百万元。再看看疗效(中西医对比):中医组体温复常时间2.64±1.31天,西医组4.38±1.90天;中医组平均住院天数7.38±2.06天,西医组9.59±3.59天;中医组其他伴随症状消失率90.6%,西医组63.3%;中医组CT影像好转率88.2%,西医组68.8%;临床治愈率中医组91.4%,西医组61.1%;普通型转重型及危重型发生率,中医组5.9%,西医组35.3%;死亡率:中医组死亡8.8%,西医组38%。治疗费用和后遗症这两项相差得更是一乎没一乎了。中医药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中显示了令人信服的强势地位。

  六是中医具有广谱多效、无ADE效应的全面性优势。此条优势世人皆知,无须赘述。回望我国的抗击新冠病毒的历程,让我们感到,虽然中医在抗疫中作出巨大贡献,但在各种场合都没能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肯定,而且时不时地还遭到来自各方面的污蔑和排挤。在新冠病毒肆虐之时,有人就鼓噪放弃中医、排斥中药,提出要用西医的方法检验中医中药,这就如同用象棋的规则检验围棋,用蓝球的规则去打排球,真TMD是愚蠢之极,实在令人气愤;还有,在疫情相持阶段,也就是在“外防输入、内防扩散”之际,更有人置西医无效于不顾,放着现成的、有效的、低廉的中医中药不用,依然迷信西医西药,特别是极力地推崇疫苗,他们见疫苗没有预防作用就说疫苗可以防重症,后来见不能防重症就说疫苗可以防死亡,啊呸!疫苗不能防传染,它还是疫苗吗?它就是病毒,是灭活的病毒!是减量的病毒。有人说我国疫情长期得不到终结与疫苗泛滥有关系,我认为这话有一定的可能性,因为过去没有疫苗时才有“大疫不过三年”的说法,现在三年已经过了而疫情不绝,这是不是那些打着科学的旗号而大搞迷信疫苗活动的结果?这种丑恶行为着实令人深恶痛绝。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6.3亿例,死亡病例超658万例。当前,疫情仍然在世界范围内持续流行,最终走向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我国仍然面临着境外疫情输入和本土疫情传播扩散的双重风险。展望未来,人们在苦苦地探求抗疫的出路在哪里,疫情何时能够结束,我的答案是:抗疫的出路在中医,疫情结束的希望还在中医!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李华亭本文为作者原创投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