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毒蛇的牙齿


  如果单从文字上看,龙应台其人,似乎是那种平淡、雅致、清新的风格,似乎无意于感人,却又刻意地设法于无间中戏弄一下人的灵魂。一如龙应台这个名字,一如龙应台在公开场合一本正经、似乎不加修饰、又似乎落大落大方的举止。

  龙应台就以这种风格走进中国内地人民的视野,一度被那些主导中国舆论的媒体如《读者》《意林》《青年文摘》之类推到全国人民面前。龙应台此前对蒋介石的吹捧,也让人觉得,似乎不那么肉麻。蒋介石嘛,当我们看了龙应台的文字后,似乎也未必如共产党说的那么坏,共产党、新中国,自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美好。于是,蒋粉多了起来,似乎成了气候。

  总之,似乎,生活在内地的中国人接受了龙应台,至少在那些自信能够主导中国人好恶、感情的媒体看来,龙应台在全国人民特别是内地人民心里,应该是美好、善良、大方、正面的形象了。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我对龙应台的文字也看过一些。不是我想看,而是到处都是,防不胜防,不看也不行。现代的自媒体时代,各类自媒体自称针对读者的好恶推送相关文章,推来推去,其实,并不是按照读者的好恶推送文章,而是按照资本的好恶推送文章,似乎这样就可以塑造中国人的心理、精神、感情、好恶。其实,这种塑造人的灵魂的强制性做法,早在“思想解放”时,就开始了。只不过,在自媒体时代,这种做法更加露骨而已。

  龙应台,还有柏杨,南怀瑾,作家方主席、贾主席平娃、阎作家连科、莫作家言、易名人中天等等,还有美国什么著名智库学者,什么美国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什么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学者,沃顿商学院的教授,耶鲁大学的访问学者,中国的什么大学的什么国际大奖获得者,与美国总统或者总统助理一起吃过饭的专家。总之,加上花里胡哨的头衔、经历,似乎更容易让没见过世面的中国人接受。的确,这个策略取得相当的成功。龙应台,就是在此策略之下,被包装、推销到中国人面前的成功案例。

  我看过龙女士的《大江大河》部分文字,还有其他文字。不过,作为看惯了毛选,看惯了《地道战》《南征北战》,听惯了样板戏的一代人,对于龙应台的那种曲曲折折、刻意做作,却又难掩其浅薄、散发着阴阳怪气的文字,虽然不喜欢,但也犯不着花心思和这种人抬一杠。看闲书,闲文章,目的也是消磨时光,原本就不想动心思。可是,龙应台的文字,表面上平淡,内里却机心很深,当消除你的防备的时候,到你心灵深处吐口水、抹鼻涕,总让人心理反感。看着很累,又不想和这种作者搞脑子,就不想看了。

  所以,即使是国人痛骂的《大江大河》,我也没有骂过。外表包装得很精致,内里却散发出腐朽味的文字,敬而远之吧,不想惹自己生气,所以,也不想骂。

  作为“闲”文字的生产者,龙应台如果只是在《读者》之类小刊物上发些文章,恐怕也没有谁太当真。可惜,龙女士及其包装推送平台,高估了龙女士在中国人思想谱系中的地位,居然将此人推送到中国的大学讲台。这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有些蹬鼻子上脸了。结果,搞翻车了,自取其辱。

  南港这个地方,是中国近代最先受到殖民主义政治侵略、经济压榨和文化愚弄的地方,所以,那里的人民,敏感性最强,反抗意识也最强。龙女士在北京某大学的讲台上,尽管说出“不在乎大国崛起、只在乎小民尊严”这么荒谬的、直接打当地宣传教育部门脸的话,也并没有谁当场喝倒彩。究其原因,首都,鱼龙混杂,尤其混到那种大学的人,邀请龙女士做文化讲座的人,都一心向西,恨不能生在美国,故对龙女士怀抱一万分的敬仰,哪有心思察觉龙女士话语中的加枪带棒?即使有所察觉,但如果敢于怀疑龙女士优雅、缓慢、不容置疑、漫不经心的语气中透出的机锋,那岂不是毁琴煮鹤,岂不是对文化的大不敬。对了,提醒一下,当龙应台在内地火透半边天时,内地还流行一个说法,就是说,台湾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传承者,而大陆,已经革了文化的命,已经没有中华文化味道了,“崖山之后无中华”重演。此语境之下,龙应台女士承担“为往圣继绝学”的使命。承担这种使命的人,那当然是不能质疑的。

  不过,南港人民则不然。妖魔鬼怪,见多了,已经锻炼出一双双火眼金睛,能看透各种伪装。

  于是,龙应台女士在南港一家大学的讲座,翻车了。

  起因是因为《我的祖国》这首歌,中国最著名的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革命电影《上甘岭》插曲,1956年开始流行一直流行到今天,乔羽词,刘炽曲,最著名的歌唱家郭兰英演绎。这首歌自诞生之日起,就被全体中国人民传唱,妇孺皆知。我有些夸张地认为,中国人的精气神能够从满清民国的萎靡不振,转变到斗志昂扬,这首哥的作用不可忽视。偏偏,龙女士对这首歌极度“陌生”——其实,也不是陌生,当初我们掌握文化主导权时,也应该向龙女士推送过这首歌,以挽救其灵魂。作为一个“文化名人”,说她不知道这首歌,那是对她的眼界的低估。她在大学的讲台上问台下的听众,哪首歌对他们影响最深刻时,台下异口同声地回复:“我的祖国”。龙应台对这个答案偏偏又不信,为什么听众的回答,不是龙女士想像另外的某一首歌!为什么偏偏是《我的祖国》?凭什么是这首歌?听众的这个回答,似乎是故意和龙女士过不去。

  一贯优雅端庄的“文化天使”龙女士,为了显示对这首歌的“不屑一顾”,偏偏想考验一下台下的听众说的是心里话,还是故意给龙女士难堪才那么说的。于是,龙女士就问,“怎么唱的?”台下的听众在这所大学副校长的带领下,居然给龙女士表演了一个群众大合唱。

  这么个突如其来的大合唱,完全出乎龙女士的意外,彻底把龙女士搞昏头了。龙女士的震惊,并不是南港人民居然会唱《我的祖国》这样的歌曲,而是,作为西方文化重点渗透地、对内地进行文化渗透的桥头堡,听众的回答表明,为期四十的文化侵略,并没有改变港人的精神、好恶。原来,那么多年的文化强推,居然没有扭曲中国人的心理,没有改变中国人的感情,没有动摇中国人立场坚定、爱憎分明的善恶观念。所谓文化渗透,完全失败了。这个铁一般的事实,让被包装为文化天使、曾经俯视众生的龙女士多么绝望!

  龙女士“咯咯咯”地笑了。她是个熟练的演讲家,知道此时如何控制场面。一个笑场,终于让台下歌声停了。这个高超的救场技巧,暴露了龙女士的立场。

  如果是普通的中国人、普通的华人,当听到《我的祖国》这首歌时,他的自然反应是跟着唱和!因为他们的内心深处对这首歌有深厚的感情,绝对不会发出尴尬的笑!龙女士尴尬的笑,作为熟练的演讲家的救场技法,当然是高明的。但是,这种高明的做法,恰恰暴露了,她在感情上和台下的听众不是一路人!和全体中国人民、全体华人,不是一路人。

  她的这场居高临下的布道性演讲,演砸了!

  说实话,我希望她在北京的某大学的演讲演砸!给这种人砸场子的,应该是北京的那个大学。可惜,那个大学,当龙女士从台上向他们吐口水时,他们不但没有砸这个场子,反而给予掌声。

  是南港人民,给全体中国人民挽回了尊严!有人强调,南港要去殖民地化,这当然是正确的。不过,南港的殖民地化,是表面的,南港人民的心灵深处,是自尊的,是热爱祖国的,是独立自主的,所以,在不经意的文化战场上,他们会不经意地做作出顶天立地的行动!及时地弥补了中国文化阵地上的空缺,当场击退买办的文化挑衅。

  对于四十年来的香港文化,特别是影视,及影视中体现的民族情怀、国家情怀,我的定位是,在中国民族、阶级文化阵地完全弃守,帝国主义在文化伪军带领下四处侵略,中国文化阵地即将全面沦陷之际,南港文化人为中国人民守住了这个阵地,使之不至于沦陷,为时达四十年之久。我们应该感谢南港文化人,高度肯定和赞扬他们在思想文化阵地上的坚守和取得的成绩。

  表面上是文化天使、实质上帝国主义文化帮凶、文化伪军的龙应台,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她的毒蛇的牙齿刚刚露出来,就被南港人民敲掉了,她不得不铩羽而归!

  这次,作为两岸人民友好使者的大熊猫“圆圆”不幸病故,两岸人民内心深处都很难过。连民族败类、买办势力的代表人物蔡某文,尽管没有像给美国拜登死了宠物狗那样慰问,但惧于民心,也没敢出恶语。倒是一贯伪装成善良、纯真的文化天使形象的龙应台,在两岸人民都很难过的时刻,把这个可爱的小天使比作“黑白无常”。她再一次吐出毒蛇的牙齿,再一次犯了众怒,她的文化帮凶的真面目,再一次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

  顺便说一句,类似《读者》《意林》那类靠贩卖龙应台式心灵鸡汤而大红特红的媒体,在中国,永远丧失了人心,无论再怎么营销,也不可能有前途了。

  新的时代,已经到来。龙应台,自然在倒在新时代面前。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