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在农村调研的正确方法

2022-09-28
作者: 周伯通 来源: 周伯通公众号

  他去农村待了32天,那是1927年3月份的时候,去了肯定要走访,到了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这些地方,他是各个阶层的人都去拜访了,开篇他就说了这样一句:许多农民讲的道理,和绅士那里听来的有所不同,有的甚至完全相反。

  这也给我们现在的人一个警醒,有的人调研工厂的时候,就是和老板组织的几个人在会议室开个会就结束了,去农村调研,和村长组织的几个人在会议室开个会就结束了,这样的方法都很欠妥,流于形式,听不到大多数人的声音。

  当时湖南的农村搞农会,不同人有不同的心态,乡绅们觉得糟糕的很,满城风雨地去造谣,说他们在做恐怖的事情,为所欲为,说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以前被绅士们看不起的泥腿子,居然掌权了,这让他们非常难受。

  而农民们呢,心态也不一样,富农怕入会抽丁,就是担心让他多交钱,中农呢,锅里还有米煮,担心农会到底能立起来吗?苦战奋斗的是贫农,乡村人口中,贫农占了70%以上。老蒋的干部就去打击这些人,还抓了农民协会的委员。

  他肯定了农会的作用,但也看到了其中的不良分子,不能因为不良分子而取消这个有意义的事情,在整顿纪律的口号下,对群众宣传,对本人训练。后来有了农会的地方,禁赌博,清盗匪,道不拾遗,夜不闭户,农民才发现了组织的好处,连两公婆吵架,也跑到农会去解决。

  于是他提出反对农民运动的言论必须纠正,凡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作恶最多的地方,农民反抗最力,闹的最大。他和农民说了这样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看起来过分的举动,实在是被压迫久了,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已经没办法矫枉了。

  而土豪劣绅妄图保持旧秩序,维护宗法的思想和制度,为此他开出药方,要在农村做好以下十四件事情。

  1,将农民组织在农会里,让他们能够为自己代言。

  2,政治上打击地主,把农民权力提上来,人人平等。有些罪恶昭著的一定要处理,甚至杀头,因为有些土豪劣绅当年得势之时,杀农民是不眨眼的,例如长沙新康镇何迈泉,办团十年,在他手里死掉的贫农将近一千人。美其名曰是“杀匪”。现在农民杀几个这样的坏人,难道不应该?

  3,经济上打击地主,不准囤积居奇抬高物价,不准加租加押,不准放高利贷,减息。

  4,收回土豪劣绅把持乡镇机关的权力,这些“乡里王”坏事做的太多,要剥夺他们权力。

  5,推翻地主武装,建立农民武装,建立乡民自治机关,让农民的事自己商量着办。

  6,打倒旧式衙门,凡是土豪劣绅霸占了乡镇权力的,几乎都是贪官污吏,而农民组织的地方,都是廉洁的。土豪劣绅倒了,就没有了讼棍,这些讼棍害人不浅。经常拿些法律说事。现在都交给农会去处理。以前乡里人怕城里人,现在城里人怕乡下人,差役下去,再也不敢敲诈了。

  7,推翻祠堂族长的族权、城隍庙菩萨的神权、丈夫的男权。这些都是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不仅仅男人受害,女人还多受一害,就是男权之害。自此之后,祠堂那种沉塘、活埋没有了,女人不能进祠堂吃酒的老例也被打破,庙产改成农会场所或农民学校,破除迷信。妇女要组成乡村女界联合会。这个时候土豪劣绅又开始造谣了,什么农会不孝祖宗,农会欺神灭道,农会主张共妻等等。我们要引导农民,菩萨要农民自己去丢,烈女祠,贞节牌坊要农民自己去摧毁,别人代办是不行的。什么风水,那些关圣帝君。观音大士,老百姓敬了几百年,打倒土豪劣绅了么?不是农会来打倒的么!你要减租,你是信神有用,还是信农会有用?

  8,普及宣传,开一个法政学校,做简单的标语、图画和演讲,口号要简单,内容要实在,意义要明了,不能讲一些农民听不懂的话,农民听不懂不接受,这就不是为农民好。

  9,农村诸禁,比如禁掉赌博和鸦片。但有些禁止得商议,比如打坐轿子的人,你这反倒替阔人省了钱,轿工要失业了,农民要想清楚了怎么办?就是把抬轿子的价格涨上去。不要搞铺张浪费的酒席,不允许杀牛等。农民为了经济自卫,有价格话语权,必须组织合作社。之前农村禁止工业品下乡,并非是他们拒绝工业贸易,而是他们没收入。

  10,清匪,一定要打掉农村里面的乡村恶霸,他们把社会风气搞的乌烟瘴气。

  11,废苛捐杂税,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12,发起文化运动,之前农民不喜欢洋学堂,不愿意上学,是因为教的内容和他们无关,有些甚至是神学。我们要办农民学校,让农民学到有用的东西,让农民觉悟起来,他们是国家的主人。

  13,搞合作社运,搞消费、贩卖、信用贷款三种合作社,这样就能打击囤积居奇抬高商品价格的商人、而且能让农产品卖上价格、国家给他们贷款,让放高利贷的人不能生存,净化农村的经济环境。

  14,号召老百姓修道路,修塘坝,在农会的领导下完成,让他们意识到不能靠天吃饭,要把农村水利道路设施做好,这样在天灾之年能够应对。

  他在农村调研的方法我是十分佩服的,他做的几乎是一个系统,高屋建瓴地看问题,能抓住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比如农会里也有调皮捣蛋的,他主张教育和引导,而不是禁止。这就是符合这样一个原则: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但又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他最终的目的是要让农民的素质自己提高起来,自己管理自己,而不是别人给他代办。比如穷的叮当响却拿香油钱拜菩萨,还有给女人搞贞节牌坊的,如果我们下去直接给砸毁了,那就是不讲道理,好心办坏事。要让他们自己认识到这些东西是他们身上的枷锁,需要他们自己去砸毁。

  那怎么去做?给他们教育,让他们明白道理,光明白道理也没有用,吃不饱饭的时候,没人听你讲道理,那么就要依靠农会,给他们地位提上来,让土豪劣绅不敢欺负,让他们的经济好起来!那如何经济能好起来呢?除了废除苛捐杂税,还要出去修道路、修塘坝,从此他们干活不再是为地主,而是为了自己,积极性就上来了,这就是一环套一环。农民后来就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了,自发地就行动了起来。

  当年老蒋的人听了湖南这样搞,很害怕,他嘲笑地说道:你们那边文化人嘴里天天喊要唤起民众,现在民众起来了,你们又害怕的要死,这和叶公好龙有什么两样呢?

  现在时代不同了,当年那种险恶的农村环境早已经不存在,但是工作方法还是通用的,不能光凭一纸文件来传达,要系统地解决问题。比如不让烧稻草、秸秆、甚至不让做柴火饭,那就要解决后续的事情,之前稻草是留给牛在冬天做饲料的,现在农民个体户不养牛了怎么办?是否有养牛公司给拖走,不做柴火饭,那农村能不能通天然气?通了天然气,农民用不用得起?这些问题都是一环套一环的,需要整体解决方案。

  农民是讲道理的,当年发起乡村卫生运动,是告诉过他们,爱干净不得病,水也要烧开喝,在给每个村庄配一个赤脚医生,什么血吸虫病之类的,两年内给消灭的干干净净。而且那时候还有农技站,教农民科学养鸡养猪,然后怎么去沤粪,让牲畜的粪便回田,我小时候天一亮就出去捡猪粪,起晚了还拾不到,然后堆起来发酵,生粪变熟粪。

  这些现在少见了,因为单个的家庭不搞养殖了,顶多养几只鸡。多是大户在养,大户在牲畜身上用的是抗生素和饲料,在农田里用的都是化肥和农药,那么这些都需要指导,必须合理的使用。还有我们老家山区,是不适合种水稻的,但农民年年种水稻,根本不挣钱,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种什么,这也要有人去指导,先做一个试点,用一个产业带活一个村庄。有些农村就做的比较好,带头人厉害,比如一个村子养螃蟹或者一个村子养河虾,还养出品牌来了。

  他当时的身份比现在的专家要高级的多,他去农村待了32天,才下笔写了一个报告。现在有些专家开着宝马下乡,第二天就写了农村问题解决方案,就属于胡闹了,还有些自媒体,32天跑遍了全国,也写一些不成熟的东西,都有误导倾向。

  要从政治上、经济上、教育上这几个方面系统性给农民引导,扶上马、送一程,最终让他们自己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老是靠别人不是个办法,这就需要有一个农村组织,有困难了,我能从群体力量中找到解决办法。

  贫穷,不仅仅是物质贫穷,还有精神贫穷,精神一贫穷,就容易信教,自己就没脱贫的意愿了,解决精神贫穷,得让他们有精神归属感,人有了盼头之后,主动地改变自己生活的愿望就会与日俱增。

  我希望把力量下沉到农村,城市过度开发,已经饱和了。那农村要怎么做,把拆掉的学校和医院再搬回来?也不是!毕竟有些村庄就剩下几十个人了,那么是否把中心村庄做好,就地城镇化呢?还有我在想,那些荒芜没几个人的村庄,能否允许城里人下乡建房呢,现在好些人不愿意待在城里,可以拿些荒芜的村庄做试点,不过这都得做一个来看看,不能一下子放开全搞。

  其实这种方法已经有经验的,云南的好多人不是申请去了大西北某地嘛,给一套房,然后给十亩地,去了不少人,如果不去,那块地就成了千里无人烟了。所以山清水秀的农村,由于出生率低以及进城打工造成的荒废的农村,是否也可以借鉴一下大西北某地的经验。

  不过这需要有头脑的知识分子下乡,在农村待32天,农民以及我这样的农民工想不到好的方法,是因为接触外界的太少,我连大城市都没去过,只缘身在此山中,往往困在其中,却不得脱身,人穷脑回路就短,打螺丝打到智障,想不出好主意。

  现在国家条件好了,我建议给知识分子一天补助800块,去住在农户家里,专门研究农村,这总比在网上天天崇洋媚外挣微薄的美分要有意义的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